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十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德裕(十五)

◇ 小人论

世所谓小人者,便辟巧佞,翻覆难信,此小人常态,不足惧也;以怨报德,此其甚者也;背本忘义,抑又次之。便辟者疏远之,则无患矣;翻覆者不信之,则无尤矣;唯以怨报德者,不可以预防,此所谓小人之甚者也;背本者虽不害人,亦不知感。昔伤蛇傅药而能报,飞食椹而怀音,以怨报德者不及伤蛇远矣,背本忘义者不及飞远矣。至於白公负卵翼之德,宰遗灌溉之恩,陈馀弃父子之交,田忘跪起之礼,此可与叛臣贼子同诛,岂止於知己之义也。世以小人比穿窬之盗,殊不然矣。夫穿窬之盗,迫於饥寒,莫保性命,於高赀者有何恩义,於多藏者有何仁爱?既无恩义仁爱,则是取赀於道,拾金於野。若能识廉耻而不为,是有偿金者之行矣;若能忍饥馑而不食,是有蒙袂者之操矣。所以陈仲弓睹梁上之盗,察非恶人。以是而言,盗贼未为害矣。然操戈,挟弓矢,以众暴寡,杀人取财者,则谓之盗,比於以怨报德者,亦未甚焉。何者?人之父子兄弟,有不相知者;有德於人者,是已知之矣,焉得负之哉?

◇ 近世良相论

客谓馀曰:「杨子《法言》有《重黎》《颜骞》二篇(颜子名犯庙讳,不书),品藻汉之将相。敢问近代良相,可得闻乎?」馀曰唯唯。夫股肱与君同体,四海之所瞻也,恩义至重,实先於爱敬,非社稷大计,不可以强谏,亦犹父有诤子,不获已而诤,岂可以为常也?唯宜将明献替,致其主於三代之隆。《孝经》曰:「天子有诤臣七人。」非宰相之职也。必求端士正人以当言责,导其謇谔,救其患难而已。唯圣人言,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焉用彼相?此亦将明献替之谓也。使其君昭明令德,不至於颠危也。汉之良相十数人矣,公孙宏开陈其端,而不肯廷辨,固未可也,萧望之刚不护阙,王嘉︳而犯上,致元、哀二後有信谗邪之恶,戮忠直之名,此其失者也。魏相、薛广德持重守正,弼谐尽忠,可谓得宰相体矣。近世贞以制动,思在无邪,松柏所以後凋,藜藿由是不采,贵不患失,言必匪躬,似薛广德者,郑丞相、陈丞相有之矣(原注:此谓故右仆射郑司徒,故左仆射陈司徒)。麟之为瑞也,仁而不触,玉之为宝也,廉而不刿,恕以及物,善不近名,高朗令终,天下无怨,似丙博阳者,王丞相、郑丞相有之矣(原注:此谓故中书王丞相,故郑丞相)。好古洽闻,应变肤敏,几可以成务,知足以取舍,仁爱乐善,勤瘁奏公,逢时得君,不失其正,似倪宽者,韦丞相、李丞相有之矣(原注:此谓故中书韦司空,故侍中李司空)。困於О,以尽天涯,虽剑光不沉,而鸾翮长铩,灵均之九死无悔,柳下之三黜非辜,既没不瞑,号於上帝,似萧望之者,所谓李丞相矣(原注:此谓故临淮李司空也)。馀亦同病,莫保其生,知我者以为忠,亦已鲜矣。庶乎数世之後,朋党稍息,以俟知者耳。

◇ 货殖论

欲知将相之贤不肖,视其货殖之厚薄。彼货殖厚者,可以回天机,斡河岳,使左右贵幸,役当世奸人,若孝子之养父母矣。阴阳不能为其寇,寒暑不能成其疾,鬼神不能促其数,雷霆不能震其邪,是以危而不困,老而不死,纵人生之大欲,处将相之极位,兄弟光华,子孙安乐。昔公孙朝穆好酒及色,而不慕荣禄,邓析犹谓之真人,况兼有荣乐乎?後世虽有贬之者,如用斧钺於粪土,施桎梏於朽株,无害於身矣。则《大易》之「害盈福谦」,老氏之「多藏厚亡」,不足信矣。昔秦时得金策,谓之天醉,岂天之常醉哉?故晋世惟贵於钱神,汉台不惭於铜臭,谓子文无兼日之积,颜氏乐一瓢之饮,晏平仲祀不掩豆,公仪休相以拔葵,皆为薄命之人矣。如向者四贤,天与之生则生,天与之寿则寿,穷达夭寿,皆在彼苍,而望贵幸之知,奸人之誉,终身不可得矣。馀有《力命赋》以致其意,庶後之知我者,兴叹而已。

◇ 近世节士论

客又谓馀曰:「近世将相,既已闻之矣。敢问士君子身在下位,而义激衰世者,有其人乎?」馀曰:焉得无之,丁生、魏生是也。昔盖宽饶多仇少与,在位及贵戚人与为怨,唯谏议大夫郑昌,愍伤宽饶忠直忧国,为文吏所抵挫,上书曰:「山有猛兽,藜藿为之不采,国有忠臣,奸邪为之不起。」宽饶上无许史之属,外无金张之托,职在司察,直道而行,郑昌可谓好是正直矣。梅福南昌一尉耳,与王章无荐引之私,无游宴之好,当王凤之世,权归外戚,上书曰:「鸢鹊遭害,则仁鸟增逝,愚者蒙戮,则智士远退。」折直士之节,结谏臣之舌,群臣皆知其非,然不敢争,天下以言为戒,最国家之大患也,梅福可谓不畏强御矣。馀顷岁待罪庙堂,六年窃位,而言责之官,执宪之臣,屡荐丁生,称其有清直之操。亦有毁之者,曰「体羸多病,必不能举职」。馀惑是说,未及升之於朝。而一旦触群邪,犯众怒,为一孤臣,独生正言无避,亦郑昌、梅福之比也。昔贯高竟能以不生白王,而高祖贤其然诺,戴就不忍以臣谤其君,而薛安感其壮节,周燕宁恨於不食,陆续岂辞於禁锢,世历千祀,有此几人?魏生为酷吏所逼,终不诎服,词义雅正,有古人之风,亦贯高、戴就之俦也。呜呼!田叔、孟舒,皆位显於朝,而魏生亦舆疾远窜,溘尽道途,疑其幽魂必上诉於天矣。或曰:「自古名节之士,鲜受厚福,岂天意於善人薄耶?」馀曰:非也。夫名节者,非危乱不显,非险难不彰,免全性命者,尚十无二三,况福禄乎?若使不受困辱,不婴楚毒,父母妻子恬然安乐,则天下之人尽为之矣,又何贵於名节者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