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德裕(十四)

◇ 旧臣论

或问先王论道之臣,事後王乎?曰:「不改先王之道则事之,改先王之道则去之。」以事尧之心事舜、禹者,其皋陶、益、稷乎?以事武王之心事成王者,其周、召乎?以事汉高之心事惠帝者,其萧、曹乎?曹参尚不易萧何之规,况高祖之道?昔区区楚国,醴酒不设,穆生先去。且穆生岂为己也,盖伤废先王之道,不忍见後王之面,其不去者,焉得免胥靡之恨哉!魏晋以降,居相位者,皆面愧心而已。又有攘臂於其间者,摭先王之道以讳旧过,改张先王之道以媚新君,弃先王之故老以掩其羞,用先王之罪人以协其志,若天地间无神明则已,倘有神明,鬼得而诛之矣。

◇ 阴德论

陈平称:「吾多阴谋,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亦已矣,不能复起,以吾多阴过也。」至曾孙何国绝。班生著陈平之言,以为世戒,理当然矣。而丙丞相才及子显,黜为关内侯,至孙昌乃绝,国绝三十二复续,而张汤、杜周子孙,世有令名,皆在显位,其故何哉?丙丞相於汉宣之德,可谓至矣。晋荀息以忠贞之故,不敢负献公,程婴以托孤之义,不忍斯赵氏,所以继之以死,终不食言。丙丞相於史皇孙,微君臣之分,无亲戚之情,而保养曾孙,仁心恻隐,置於燥,给以私财,介然拒天子之使,因是全四海之命(原注:《汉书》称「因赦天下郡邸狱系者」,是恩及四海也)。又奏记霍光,决定大策,既而显征卿之美,削士伍之辞,其深厚不伐,古所未有。夏侯胜以为「有阴德者,必享其乐,以及子孙,是宜笃生贤人,世济其美」,古所谓有後者,良谓是矣,焉在传爵邑而已哉。张、杜有後者,岂用法虽深,而所治者或能去天下之恶,除生人之害,所以然也。

◇ 臣子论

士之有志气而思富贵者,必能建功业;有志气而轻爵禄者,必能立名节。二者虽其志不同,然时危世乱,皆人君之所急也。何者?非好功业,不能以戡乱;非好名节,不能以死难。此其梗概也。好功业者,当理平之世,或能思乱;唯重名节者,理乱皆可以大任。平淡和雅,世所谓君子者,居平必不能急公理烦,遭难亦不能捐躯济危,可以羽仪朝廷,润色名教,如宗庙瑚琏,园林鸿鹄,虽不常为人用,而自然可贵也(原注:世谓王刘之俦也)。然世亦有不拘小疵而能全大节者。如陈平背楚归汉,汉王疑其多心,令护诸将,又疑其受金,可谓不能以名节自固矣。及功成封侯,辞曰:「非魏无知,臣安得进?」汉高曰:「若子可谓不背本矣。」其後竟诛诸吕以安刘氏。近日宰相上官仪,诗多浮艳,时人称为上官体,实为正人所病,及高宗之初,竟以谋废武後,心存王室,至於宗族受祸。郭代公,侗傥不羁之士也,少不以名节自检,当萧岑内难保护睿宗,虽履危机,竟全臣节。则名节之间,不可以一概论也。陈平能不背魏无知,所以必不负汉王矣,今士之背本者,人君岂可保之哉?

◇ 忠谏论

人君拒谏有二:一曰生於爱名,二曰不能去欲。虽桀、纣、桓、灵之君,未能忘名,自知为恶多矣,畏天下之人知之,将谓谏己则恶不可掩,故不欲人之谏己。如晋献非骊姬寝不安,齐桓非易牙食不美,必不能去之,亦不欲人谏己。人臣忠谏亦有二:欲道行於君,可使身安国理者,其辞婉;欲名高後世,不顾身危国倾者,其辞讦。若考叔启大隧以成庄公之孝,仓唐献犬雁以复文侯之爱,留侯封雍齿以安群臣,招四皓以定惠帝,此所谓婉也。谏大夫言婢不为主,白马令言帝欲不讳(原注:刘、李二人名各不便,故书官),激主之怒,自有其名,望其听从,固不可得,此所谓讦也。汉元帝欲御楼船,薛广德当乘舆谏曰:「臣自刎颈,以血污车轮,则陛下不入庙矣。」张猛曰:「乘船危,就桥安,圣主不乘危。」元帝曰:「晓人不当如是耶。」则知谏之道在於婉矣。唯英主必能从谏。何者?自知功德及生人者大矣,虽有小恶,不讳人言。如汉高械系萧相国,及闻王卫尉之言,乃曰:「我不过为桀纣主,而相国为贤相。」此所谓不讳也。近日名臣王石泉居相时,子为眉州司士,天後尝问曰:「卿在相位,子何远乎?」对曰:「庐陵是陛下爱子,今犹在远,臣之子焉敢相近?」有以见君子之心,亦仓唐之比也。

◇ 管仲害霸论

昔管仲对桓公曰:「宫中之乐无所禁御,不害霸也;举贤而不能任,此害霸也。」余窃窥敬仲此对,是欲一齐国之政,满桓公之志。然则非专任亦不能致霸,故一则仲父,二则仲父,桓公所以能九合诸侯,为五霸之首。中代蜀主之任孔明,苻坚之用景略,虽关羽不能移,樊世不能惑,蜀与秦皆君安国理,非专任之效欤?桓公得敬仲则兴隆霸业,汉元信石显而反秽明德,信任同而理乱异者何也?所任用非其人也。近世有以宫中之乐饵其君者,而苞苴日行,纪纲日坏,朋党益炽,谗言益昌,得非窃管仲之术,违管仲之道?庄周称「所谓至智也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又曰「跖不得圣人之道不行」,岂斯之谓也。

◇ 慎独论

士君子爱身防患,无逾於慎独矣。能惧显觏(原注:《诗》曰:「无曰不显,莫予云觏。」),不为暗欺,忠信参於外,虽有盗贼,不能为患矣。《易》曰:「无有师保,如临父母。」斯之谓也。贼入赵孟之门者,睹其盛服将朝,不忘恭敬,悔受君命,至於触槐,所以知其不为患也。向使赵孟未辟寝门,尚安衽席,思变诈之数,无肃敬之容,为盗者必激其怒心,增其勇气,焉得保其首领哉?推是而言,人不可以不诚矣。若乃怀诈饰智,意忌貌亲,人已见其肺肝,而自谓无迹,天已夺其魂魄,而不寤将亡,此汲黯所以面折公孙宏,留言李息,庄周称「贼莫大於德,为有心以有眼」。为德者尚不可以有心眼,况为恶者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