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德裕(十二)

◇ 代刘沔与回鹘宰相颉於伽思书

会昌三年八月二十日,大唐河东节度使检校右仆射刘沔致书於九姓回鹘颉於相公阁下:嚷者回鹘因延陀之乱,归心中国,太宗亲幸灵武,纳彼降人,置瀚海都督,列於内地。爰初封植,自我深恩,回鹘立国立家,莫非唐德。皇帝自闻回鹘乖乱,继以灾荒,为纥扌乞斯所攻,国已残灭,可汗率伤痍之众,席卷而来,朝迁遣告谕之使,毂击於外。诚宜恭听诏命,渐归漠南,国家得以施拯救之恩,成诏携之礼。昔呼韩单於亦以离乱,归附汉廷,定计之初,则遣子入侍,款塞之後,又来朝京师,即得为臣之义,实展外藩之敬,然後汉家拥护出塞,救恤加恩。况回鹘累代称藩,久修臣礼,只合先请朝谒,自陈艰危。太和公主是帝室爱女,太皇太後夙所锺念,可汗亦宜遂其情礼,便遣入朝。虽皇帝不许,当勤固请,为可怜之意,陈自托之诚,岂不感明主之心,塞华夷之望?则我之救恤,无所愧怀。而乃睥睨边城,桀骜自若,邀求过望,如在本蕃,遐迩之人,无不惊叹。今又深入边境,残虐生人,以退浑为名,侵暴未已,黎庶伏窜,莫敢定居,秋稼盈畴,不遑收刈。夫欲求大国之援,继姻好之情,当务交欢,岂宜如是?

来书又云:「蕃人易动难安,加忿怒後,不可制得。」只如回鹘为纥扌乞斯所困,岂可一日暂忘,举国将相遗骸,弃於草莽,累代可汗坟墓,隔在天涯,固宜泣血枕戈,尝胆思报,大雪冤耻,告谢幽魂。回鹘忿怒之心,合施於彼。而欲灭弃仁义,逞志中华,天地神,岂容此事?《诗》云:「刚亦不吐,柔亦不茹。」回鹘以纥扌乞斯之强,不敢报复,可谓吐刚矣;轻退浑之弱,惟务伤杀,可谓茹柔矣。又《诗》云:「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怒以止乱,不闻生乱。望相公深思此义,勿更轻言。

今弊邑恃回鹘之信,不惮回鹘之怒。若外与中国结怨,内为纥扌乞斯所排,迁集鸟徙,流离蓬转,以沔揣度,终难取济。前代郅支单於,不事大汉,寄命坚昆,寻又远托康居,自成夷灭。往事之戒,得不在怀?昔呼韩之败也,其臣伊秩訾劝呼韩称臣事汉,从汉求节,呼韩纳用其策,竟保安全。又戎子驹支将预晋盟,执政以有二心数於朝,驹支乃自称不侵不叛,何恶能为,执政嘉之,遽命即事。今相公以伟才宏略,匡弼可汗,既无秩訾之明,谨於事大,又无驹支之辨,自达其诚,而欲绝累代之欢,兴二国之祸,称虽释憾,何以戴天?又古人云:「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倘自改悔,实未为晚。恐未尝思此,聊布所怀,信之与否,幸垂见示。不具。沔白。

◇ 代忠顺报回鹘宰相书意

来牒云「未得般次归国,不知今日推明日,回鹘闻此事,尽头闷」者。国家富有四海,岂惜微细资财?比在京交付药罗葛九政(药罗葛,氏也)之时,已不管领。只缘可汗都无定所,来去不常,又无大段驼马,自取般次,恐诸蕃劫夺,须稍安详。欲令送至东北岭外,忽虑万一散失,又以词语见尤。望依前自遣驼马般运,此令兵马护送。又云:「け没斯王子不合亲近。」我国家统御四夷,皆同赤子,倘顺於国,尽合绥怀。如天地之广,无不覆载,如江海之大,无不包容。况け没斯是先可汗子孙,今可汗兄弟,穷而归命,尤所矜怜。若弃其款诚,何以柔远?回鹘须自愧不恤兄弟,令其不安,更欲追寻,是何道理?彼酋长如迫於饥渴,愿归国家,优待之礼,必与け没斯无异,想知朝廷眷遇回鹘之深也。如可汗早依圣旨,不入边疆,但归漠南候命朝廷岂有所惜?又云:「回鹘往前蕃人,易动难安,不可制得。」朝廷只要回鹘承顺国家,常为好事,惟行仁义,不作尤违,则朝廷欲疏隔回鹘一日不得。若只务侵扰汉界,劫夺牛羊,以此为强,实所不惮。如此行事,与诸小部落何如?欲称回鹘强大,岂肯敬贵?忠顺边将粗才,性本愚直,辄此忠告,幸垂三思。

◇ 代刘沔与回鹘宰相书意

纥扌乞斯专使将军踏布合祖、达千《辶葛》悉禾亥义、判官元因娑拽汗阿已时等七人至天德上表云:「破灭回鹘之时,收得皇帝女公主。缘与大唐本是同姓之国,固不敢留公主,差都吕施合将军送至南朝,至今不知信息。不知得达大唐,为复被奸人中路隔绝?缘此使不回,今出四十万兵寻觅。若被别人留连不放,请子细报,即差人就彼寻觅,上天入地,终须觅得送公主使。若入吐蕃国去,即至吐蕃。」皇帝自览表章,颇深轸念。缘与回鹘可汗久修邻好,加以姻亲,艰难之时,常展勋力,情义至重,休戚是同。今纥扌乞斯仇怨可汗,兼求公主,必虑大兴兵甲,纠合诸蕃,长驰南行,直至塞上。今可汗人众饥馑,兵数无多,强敌倘来,将何御捍?非惟大唐之力,救助至难,兼恐边城之民,因此罹患。可汗须与将相熟议,早务良图,依倚侧近山川,深自藏匿,且送公主归国,以避责言。且纥扌乞斯虽来,足得免祸。又踏布合祖云:「纥扌乞斯即移就合罗川,居回鹘旧国,兼以得安西、北庭、达怛等五部落。」又云:「昨者二千骑送踏布合祖至碛北,令累路逢着回鹘杀。踏布自本国至天德西城,更不逢着回鹘一人,无可杀戮。又恐回鹘与吐蕃通信,已令兵马把断三河口道路。」则筹略兵马之势,揣度可知。且兴废在天,否泰有运,纥扌乞斯以寡为众,以弱为强,岂止人谋,固是天赞。古人云:「大福不再来。」盖以天亡之後,终难再振。若欲且依黑车子,延引岁时,不惟雄豪所耻,实亦诸蕃轻笑。倘纥扌乞斯逼逐,则黑车子之心,焉可保信?不如早归大国,自保安全,顺天命以去危,恃姻好而求福。皇帝宠待存恤,必更加恩。辄献良箴,幸垂采纳。恐要见纥扌乞斯表本,今亦录往。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