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九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德裕(二)

◇ 二芳丛赋(并序)

馀所居精舍前,有山石榴黄踯躅,春晚敷荣,相错如锦。因为小赋,以状其繁而焉。

单鸣矣,众芳已衰。美嘉木之并植,惜繁荣之後时。观其擢纤柯以相纟,糅鲜葩而如织。金散蹄之辉,玉耀鸡冠之色。一则含情脉脉,如有思而不得。类西施之容冶,服红罗之盛饰。复似朱草发其英蕤,长离奋其羽翼。一则凝思怅怅,若将翱而未翔。疑嬴女之性情,郁金之薄妆。又似黄星烂於霄汉,瑞鹄来於建音。彼红荣之煜煜,丽幽丛而有光。其舒焰也,朝霞之映白日;其含彩也,丹砂之生雪床。彼缃蕊之灿灿,隐众叶而闲芳。其繁姿也,时菊之被秋霜;其秀色也,鸣鹂之集荑杨。由是楚泽放臣,小山游客。厌杜蘅之び靡,忘桂花之洁白。玩此树而淹留,倚幽岩而将夕。嗟衰老之已遽,念流芳之可惜。况鳞悲失浪,羽畏虚弹。有杨朱之危涕,无越石之暂欢。岂独琴感猗兰之晓,诗嗟蕙草之残。思欲揖金膏而驻魄,扳珠树而辍餐。顾人间之华艳,何足幽赏而盘桓。

◇ 畏途赋(并序)

乙卯岁孟夏,馀俟罪南服,自历阳登舟,五月届於蠡泽。当隆署赫曦之候,涉浔阳不测之川,亲爱闻之,无不挥泪。今明主祝网,幸得生去炎方,或有勉馀改辕而陆者,因答此赋。

馀以轩冕来寄,庙堂非据。贺客旋轸,吊宾在户。自淮服而载驰,贯岷山而上溯。气溢於大浸,温风发於中路。於时行潦猥至,百川皆注。望九派而无际,横扁舟而径度。非如渔父之勇,已忘胥靡之惧。神将骇而还伏,蛟欲绝而自去。岂有幼安之感,幸无杜侯之虑。访浔阳之故里,怀靖节之旧居。陈一樽以遥奠,悲三径之久芜。当其辞簪组,返蓬庐。逸妻宾敬,稚子欢娱。临流赋诗,卧壑观书。对南山之幽霭,荫嘉木之扶疏。不为轩冕之累,焉得风波之虞。何夫子之早悟,居一世之不如。然代有覆舟之子,皆由任其智力。比舳为轻禽,以席帆为快翼。载已重而皆积,途既远而未息。志扰扰以争先,日冥冥而作慝。既而戕风鼓怒,氛改色。深则困於巨浪,浅则触於危石。虽有神人,莫能拯溺。谈者未知患难之所来,常以川流为怵惕。今馀所谓畏途,且作蠡泽。敬仲以为(阙二字),蒙庄以为衽席。苟能虑於几微,又何畏於行役。

◇ 知止赋(并序)

古人称山林之士,往而不能返,朝廷之士,入而不能出。先哲所以趋舍异怀,隐显殊迹,盖兼之者鲜矣。今馀自春秋至西汉,取其卿大夫进能知止、退不失正者,缀为此赋。

观《春秋》与汉册,求知止之大夫。鲁莫高於柳蕙,卫莫贵於甯俞。吴乃得於延州,楚乃尚於於菟。虽至圣无轨,超然不拘。犹叹行藏以与颜,称卷舒而善蘧。则由圣门而进退者,岂不勇于知止乎。在汉留侯,与道为徒。厌华屋而不处,思赤松以游娱。清则两龚,美则二疏。父子欣以相顾,衰老至而归欤。祁青衿,载负经书。蔼蔼元冕,祖我城隅。叹冥鸿之不及,皆雪涕以涟如。嗟馀生之疲病,念寄世之须臾。曾涉险而知惧,痛摧轮之不虞。谅难复於玷缺(原注:韦元成作诗自著:「复玷缺之艰难。」),且覃思於元虚。聊挥金於馀日,乃回驾於迷途。况乎托北阜以为宅(原注:应璩书曰:「南临洛水,北据邙山,托崇岫以为宅,因茂林以为荫。」),就东山而结庐(原注:左思徙居洛城东,著《经始东山庐》诗)。仲既得於清旷(原注:仲长统论曰:「欲卜居清旷,以乐吾志。」),陶岂叹於将芜。其远眺也,则伊出陆浑,北绕皇居。度双阙之苍翠,若天泽之逶迂。少室东映於原隰,鸣皋西对於林闾。其近玩也,则槛泉流於一壑,嘉木盈於万株。径被芳荪,映芙蕖。听求友之鸣禽,见自乐之鱼。徙奇树於台岭,隐翠叶而垂珠。得怪石於震泽,耸青岑而韬瑜。昔有淮侯种瓜,陶相灌蔬。窃比君子,亦能荷锄。或引蔓於长阪,或遵流於清渠。傲情人世之外,寄迹羲皇之初。望夕景於平林,眺寒烟於故墟。のば远而腾倚,凫雁去而相呼。酌盈樽而自慰,赖鸣琴而不孤。怀绮皓而披素卷,想瀛洲而观画可必尚遍游於名岳,蠡长往於五湖。嗟夫!世於知止之道,若存若无。李斯忘於税驾,惠子疲於据梧。尽生涯以自若,何智力之有馀。庶收光之未晚,期终老於桑榆。

◇ 剑池赋(并序)

丙辰岁孟夏月,馀届途丰城,弭楫江渚,问埋剑之地,则有池存焉。感其至灵之物,亦有沦弃,非遇识者,无由振发。虽人亡剑去,而故事可悲。因维舟俄顷,以为此赋。

天地神物,龙泉太阿。光耀时促,沉埋日多。往者紫气冲星,时人莫识。吴已亡而气存,宝乃隆於敌国。既精感而上达,当龙变而不息。未遭风雨之会,尚假雷生之力。岂通塞之有时,何显晦之难测。我不自振,掘之而得。虽潜朽壤之中,每受莓苔之蚀。诚宜英主用之,提携指挥。内以靖诸侯,外以服四夷。为东序之秘宝,备有国之光仪。一见留於邑长,一获佩於台司。始谓伸於知己,终乃屈於不知。既而长鸣玉匣,跃入涟漪。化锋锷兮奋迅,焕晶光兮陆离。垂尾沧波,断鲸鲵之族;矫首清汉,江海之祗。昔时在狱,今成废池。宝常弃於兹地,人载怀而孔悲。况乎耶溪水涸,赤堇山闭。巧冶既没,作者旷世。风胡已远,壮武复逝。斯物倘存,知之者谁氏。惟人代兮去不留,嗟双剑兮焉可求。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