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八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符载(二)

◇ 邓州刺史厅壁记

国家自禄山犯德,五兵勃起,毒流天下,於邓最剧。是州也,地宜政事,与他郡不类,故得详备而记之。按《天官书》:「角亢之下为邓。」邓侯吾离之国也。本楚地,六国时属韩。秦昭王三十五年取韩地,南阳郡,既灭韩,徙天下不轨之人而实之。至两汉间,多封勋庸大臣、外戚主家。气高野旷,地方千里,控二都之浩穰,道百越之繁会,藩阃桐柏,陂池江汉,商於临汝,环我股臂,故自前代至於我唐,战争攘夺,千载不息,多为暴强者攻取之。其望雄,其俗豪斗伉健,尚畋猎,藏亡匿死,横猾难制。其有临之者,疏致不中,辄失声实。

天宝十五年春,鲁炅自商州刺史御史中丞领是州牧。是年六月,二京陷於胡虏,虏帅阿史那、王立、李节来寇我焉,鲁接战,大败之。其明年春,逆将武复围我焉,鲁培墉补卒坚峙,自据正月至於八月不下。他日绝食,整旗犯出,彼将乘病而困之,反手与斗,贼颇横溃,因退保我城焉。鲁屯居顺阳山谷中,积数月。肃宗皇帝升宝位灵武,诏加御史大夫襄邓节度,复牧我垒,完葺如故。至德初,寇仇灭定,颍国公来以御史大夫代鲁公之政。先是有骁将李钊、梁崇义者,二人素齐名,皆负威望,会来朝京师,钊得授权柄,崇义不欲出其下,攘城纵迹,因杀而并之,代宗含垢务理,未即显戮,遂署为襄阳节度,是州隶焉。崇义以受命之际,状不明白,蒙秽跋扈二十馀年,晚节谋叛,无臣子道,天子命淮西节度李希烈诛之。希烈无妄生衅,复以怒取,使宿贼封有麟主张焉。建中四年,希烈僭逆於梁,诸侯之师荷戟四会,有麟亦婴城自守,连攻不拔。景寅岁,皇帝厌乱,淮西始定,连帅陈仙奇裨将李季汶来讨之。季汶雅有胆略,以机擒敌,以诚誓众,遂枭有麟以闻。是时天子尤宝邓为咽喉之地,以为兵戎之後,黎人破碎,苟非贤哲,不能生活,乃诏尚书金部郎中王公绥而治之。

其始至也,宣天子之恩泽,使民沐浴之,垂方伯之教令,使民承受之,然後以大诚受物,以至信结物,以元机运物,以严禁肃物,构坏竿为庐舍,销遗镞为锄耜,伐蒿莱为场圃,掘腥秽为泉井,交父子之欢,正夫妇之伦,依仁化者,如水赴壑。首年而富,中年而教,季年而政成,其籍版自四千户至於万三千户,其藏屯粟自三千斛至数(一作四)万斛,其馀饰传遽之舍,作栖旅之馆,储什器之用,盖馀力也。先是有奉天御侮臣十数辈,上多其功,既侯王之,复赐得公田五十万亩,以我郡壤宽且腴,将并力焉。公以为邓在邦畿千里之内,诡随授与,则上以耗天子之地,下以贻齐民之困,坚秉古制,不输尺土。此又政之殊尤者也。

於戏!民之生也,如鸟兽然,饥食渴饮,难驯易骇。名公端士,承时之平,因俗之阜,或以智力理之可也。若移之於疮毒之後,非德信积中,和粹发外,以诚被物,如父爱子,则何以臻於此!夫人君在上,百辟在下,其欲正生人之性命,敷大中之教化,扶淫僭之风俗,行明白之刑赏,非有功者,则不得操其柄焉。故刺史於他官为重,汉制秩中二千石,冠进贤,银印表绶,隼龙节,盖所以大其威而昭其德也。今天下郡国,仅四百馀所,上忧黔首,垂意於理,有淳政被民者,增秩赐金,如汉宣帝时。济济多士,作民父母,遐迩一德,同思於理,则雍熙仁寿文化,岂其远乎?载寓游乐土,闻公抚凋瘵之民也善,故书宇下,以贻为政,或足文行佞,亦无取焉。自贞元二年夏五月,郡公名氏品秩,迁授雄剧,年代浸远,亦列叙其次,使将来者览之,端如贯珠也。五年八月十五日记。

◇ 江州录事参军厅壁记

录事参军之於郡县,纪纲也,车辖也。纲弛则目疏,辖抗则载输,政之成败,亦繇是也。自汉魏以还,历江左,郡有督邮主簿;国朝省掾主簿,复为录事参军。其於勾稽失,纠愆谬,省抄目,守符印,一州之能否,六曹之荣悴,必系乎其人也。其人强,其务举,其人困,其务削,循名考实,岂容易哉!况浔阳古郡也,地方千里,江涵九派,缗钱粟帛,动盈万数,加以四方士庶,旦夕环至,驾车乘舟,叠毂联墙,威猛则腾口以飞讪,阿懦则腹非而生诮,重轻之得,尤难其人。陇西李尹少昌,切玉弗刂锺之利也,恪勤强毅,当官而行。其於公家也,不掩善以蔽才,不隐过而贷非,不苛细以作烦,不阔略而破方,刚柔疏致,雅得其度。繇是官府有程准,案牍无留闲,游我宇下,清风凛然。是时郡守李公,以巨鹿超异之政,来领此郡,内用六条,外理百姓,使人人门户兴行孝睦,井赋均一,然後从容郡ト,时与羽衣缝掖讲黄老言,其馀枝叶节目,委於有司而不领。故李君得以息心奉法,上事牧守,下督寮吏,畅於中,发於外,人无间言也。夫士无贵贱,尊有道也,位无大小,观有政也。苟素飧碌碌,俾躬处厚禄,虽多亦奚以为?是宜书录事之美於壁间,耸善而儆不肖,盖《春秋》之微旨矣。先是此庭此宇荒凉亵黩,端士不履。今前後有修竹,左右有廓庑,穆然清邃,皆自我焉。聊记述之,序遂以李君为首,亦所以重绩而新厅也。

◇ 襄阳北楼记

天时有晦明,人情有舒惨,或感瘁交构,郁凝不发,非登高远眺望,则无以疏达其气,导冲和之性焉。蔼蔼襄阳,山水之乡,徵南兴岘亭之赏,贤王造北楼之胜,缅邈千载,遐襟一致,静操其旨,得不根柢於是乎?然势胜则同,制作乃异,请得本末而言之。先前之人,公舍之内,特达危榭,以瑰硕之材,树洼杂之地左右荟,顾视生熟,人莫能登,甚无光辉。我公怀之,思有所致。会异日官府无事,携邹生、枚叟之客,高步纵睹於城之墉,次於北隅,大获伟地,公竟符曩意,据陴不去,元机一发,楼在吾目。由是振陈成新,拔卑为高,经营鼓智,才力什一,笑之下,峨峨横空。襄人骇之,谓灵物佐助,不然者,何以不殚货,不峻程,不罢民,而成不朽之绩,容易若此之甚也?夏五月辛巳,公欲亟逞遐瞩,亦既乐只,为食肴酒,聚宾而登之。异其势隐轸,气崇融,上乘百雉,旁压万井,飞陛虹指,长槛云截,陵昭回而永睇,关万态之纷纠。楚山无际,汉水远去,郢门商雒,微茫天外。当是时,大火炎炎,里如燔,更簟骤盥,躁灼不解。及其燕也,即窈霭静深,端和肃清,轻飙四来,冲闼动扃,座宾相顾,如在颢气。况乎春之发舒,秋之寥,固不言而胜矣。壮而不侈谓之范,作而不费谓之智,登降有序谓之礼,享宴有惠谓之仁,道崇者声辉,位大者物举,绅君子,咸谓为此楼与羊公岘亭不没矣。若掘客土,斩异材,砻他山之石,夺齐人之力,肆浩荡之观,穷靡之乐,实曰凉德,贾谤不暇,亦文者何述焉?野人鲰劣,备详公明白这实,敬扬休休,为来者大猷。五年六月十五日记。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