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八十八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符载(一)

载字厚之,蜀人,隐居庐山。李巽观察江西,辟掌书记。试太常寺协律郎,授监察御史。

◇ 愁赋

愁之为物也,亲贱贫,傲富贵。无贤知兮不肖,事违衷而必至。非元黄之色,殊甘辛之味。其去也若缘云之难,其来也类走丸之易。愁兮愁,志士蹇以徘徊。郁风云之气,挺栋梁之材。思宏廓以经济,刻洪勋於鼎鼐。命路犹隘,天衢未开。沧波悠悠以东注,白日忽忽其西颓。元德拊髀以泣下,孔明抱膝而思来。愁兮愁,静女怅其谁语。耸端操而不爽,抱明心以自处。当泮冰之良辰,期鸣雁之得侣。桃李艳於淑景,蕙兰生於幽渚。望蹇修兮不来,念良人兮何许。愁兮愁,边塞兮行役。始忘家而徇国,忽时淹而岁积。金河流而更遥,铜柱去而太剧。凝云披岭,惊沙满碛。马向北以嘶风,人上陇而吹笛。功名慨其缅邈,鬓发飒以斑白。伏波据鞍而骨惊,定远操戈而涕激。愁兮愁,禁掖兮恩光。争修曼态,竞饰明。动千金之巧笑,希一顾於君王。娇妒盈於思虑,移夺起於毫。何长门之咫尺,邈阻绝乎陵冈。宫殿深兮月皎,歌吹清兮夜长。班姬无言以掩扇,陈後回裾而就床。愁兮愁,春与秋兮登临。放臣寓目,游子开襟。枫江千里,青壁万寻。微波荡漾,灌木萧森。香杂花而覆水,见高叶之乱林。起宋玉之沉思,伤屈平之远心。悉兮愁,往事纷其断续。申生被谮,周勃受辱。乐毅无阶以返燕,黄权何计而归蜀。投令君於虚器,疑卞和之美玉。李广失路於匈奴,徐泛舟於海曲。过山阳而日晚,望西陵而树绿。包胥感激於秦庭,邹阳畏逼於梁狱。愁兮愁,羁志杳而无伴。鸿渐於陆,层霄未半。怀戴君与利物,每行吟而坐叹。安得百斛之醇醪,使斯愁也霞开而云散者哉!

◇ 新广双城门颂(并序)

贞元十四年,我常侍锺陵之政成,繇赋均调,法令修理,男女大小,祗承教化,土地千里,蚩蚩浩浩,莫不心,化为端良。然後覃思闲暇,将有改筑,自我宫府,至於门台,是用乘时,洗故作新。先是城有赘墉,横亘东西,盘护便地,甚曰无壮,瞻彼,亦特其门,崇未及雉,广不容轨。公掘平夷,垣修涂坏,撤规模,岩岩四扉。每五夜将旦,候吏云委,鼓鸣逢逢,訇然洞开。轩盖绝尘而并骛,军旅拥关而坌入,旗过优游,马不骈蹄,徘徊流览,胜气洋溢。改作之致,腾氵前人,真卓然之思也。君子谓公气冥元极,智游象郁,以盛德统於大位,苟视民之弊,吾见其雍阏不和之气,决防溃泽之不若也,岂复有烦冤淫滥之志,渐於风俗哉!循迹观改,正在於是。公尝自濡翰,有所纪叙,实恐挥谦,休声不扬。小子愚陋,赞述铭颂,请刻於贞石之阴,使新门之绩也皇皇然。颂曰:

锺陵古城隘不工,丽谯隙穴废崇墉。右貂作镇寝前踪,中央砥平蒙笼。严城朝旦日,高开四门车马通。此邦此绩垂无穷,敢绍华藻扬清风。

◇ 蕲州新城门颂(并序)

城於防,《春秋》书之,重时也。城於蕲,舆人诵之,美功也。何可谓之功?曰馀得言之矣。大唐庚辰岁秋九月,岳鄂观察使御史中丞郑公前牧於蕲春,始佩铜虎符。是年冬十一月,蔡人不虔,天子诏诸侯之师诛破之。我有疆场,与人腹背,虑祸甚剧,为虞落然,民大愁恐,若寇暴至。是邦也,夙昔无事,人傲慢,垂百馀祀,城隍不张,颓墉坏堞,仅为平野。公乃度旧址,量客土,备畚锤,啸丁壮,勃焉而兴。於是谨刀布以索力,考鼓以荡气,严进退以设令,立师伍以程课,徒雷呼,万锤星飞,诛惰耸劳,间无留时。凡甲子五癸,即然城成矣。墉高三雉,门容两辙,周回一千八百四十步,门台睥睨,霞云截,如崇山断岸,邈不可向,议金汤者,我居首焉。日者嗣曹王皋讨希烈之叛,於此尝具板干,作为坯筑,役徒巨亿,经费称是,树而复溃,卒无能名。风俗老以为蛟螭灵怪,蟠窟固护,使人不见其绩也。公躬自省视,循理辨物,心祷且计,辅之至诚,遂用坚致。呜呼!蕲城,楚旧封也,疆淮蔡,迩申息,地当隘束,实生攻夺。若向时敌者驱铁衣,出穆陵,袭我无备,摇胫而至,即江淮之南,吾见其波动矣。然俾夫大藩倚其固,属郡抱其势,千里士庶,高枕而卧,寇不致萌弯弓捻矢之意者,新城之谓也。繇是大君听民间威声闻望,以公有文武上才,秉心塞渊,可以防方隅,可以握权贵,故拔自ヘ牧,雄居盛府。山川幢盖,皆旧物也,寄任之重,无其邻。夫贤为世出,绩因时达,微新城,吾见公之力才事业,其堙郁不扬乎?鲰生作颂,颂以後。辞曰:

庚辰之岁,鹑首有彗,人用五兵。维彼蕲下,疆及风马,实启戎情。在昔无虞,蔑其,埤堞颓倾。我公作守,恢拓荒旧,及新其城。百堵言言,四阿孱颜,矗如云平。扼衡据会,寇不敢过,生人休戚。维兹盛烈,遭时而发,鸿振芳名。我有贞石,不追不琢,孰闻风声。是用作颂,冀兹不朽,与日永明。

◇ 贺樊公畋获虎颂(并序)

虎在毛物,有刚猛而为暴者也。畋而获之,睹令施而士勇者也。且荆为泽国,疆亘云梦,伐ば,弋鸿雁,盖便习也,唯获虎则异,故大而张之。六年冬十二月腊日甲辰,节度使御史大夫樊公大畋於郢城,修军礼也。先期之辰,命耆将宿帅,将骑步兵五千,盛陈於所舍之地。越翌日,朝阳始升,郊牧静夷,建大旆之彤彤,抗高旌之萎蕤,无小无大,千戟万羽,闪舒绚焕,胶曷爽错,状涛涌而波汩,咸从公而观之。於是树兰防,列辕门,表旗鼓,而卒伍萦纡辽蔓,星陈鳞次。中军发号,沸渭四起,拉榛棘,秘梗ㄅ,高央埤,踣健足,骁翅。脂染鸣镝,血湔飞帜,或溃溃以狂顾,或奔犭彖而灭地,竭锐精以图免,虽绝ㄕ而犹视。士气方雄,乃纵火攻,烈焰炎炎,烧云飙风,延阴深巷,荟翳蒙笼,呼未终,山平泽通。其有冒郁攸,走煤烬,蒙茸袒裼,徒搏独杀者,不可胜道。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