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白居易(十四)

◇ 谢赐设及匹帛状

右,今日高品刘全节奉宣进旨,以臣等在院覆策毕,特加慰问,并赐设及匹帛者。臣等职在掌文,诏令考策,虽竭鄙昧,犹惧阙遗。岂意皇鉴下临,圣慈曲至,惠加赐食,荣及承筐。宠厚缣缃,仰难胜於元贶,恩深醉饱,退有愧於素餐,徒积惭惶,何酬庆赐。

◇ 荐李晏韦楚状

△朝议大夫前使持节海州诸军事守海州刺史上柱国李晏

右,前件官比任海州刺史,被本道节度使配诸州税麦,一例加估征钱。晏频申奏,恐损百姓,本使称用军事切,不得已而从之。及被人论,朝廷勘覆,责不闻奏,除削官阶。在法诚合举行,於晏即为独屈。况晏累为宰牧,皆著良能,清白公勤,颇闻於众,自经停罢,已涉三年,退居洛阳,穷饿至甚。身典三郡,家无一金,据此清廉,别堪优奖。又建中初,李正己与纳连反,汴河阻绝,转输不通,晏先父洧,即正己堂弟,为徐州刺史,当叛乱之时,洧以一郡七城,归国效顺,弃一家百口,任贼诛夷,开运路之咽喉,断凶渠之右臂,遂使逆谋大挫,妖寇竟消,从此徐州甬桥,至今永为内地,如洧之子,实可念之。臣伏以洧之忠功不可忘,晏之吏材不可弃,伏希圣念,量授一官,庶使廉吏忠臣,闻之有所激劝。

△伊阙山平泉处士韦楚

右件人隐居乐道,独行善身,敛迹市朝,息机名利。况家传簪组,兄在班行,而楚独栖山卧云,炼气绝粒,滋味不接於口,尘埃不染於心,二十馀年,不改其乐,志齐箕颍,节类颜原。绅之间,多所称叹,臣为尹正,合具荐论。虽飞鸿入冥,自忘饮啄,而白驹在谷,亦贵絷维。傥蒙彼周行,縻之好爵,降羔雁之礼命,助鹭之羽仪,足以厚贞退之风,遏躁进之俗。兹亦盛事,有裨圣朝。

以前件谨具如前。臣伏以念功振滞,前王之令猷,贡士推能,长吏之本职。其李晏韦楚等,并居府界,不践公门。臣实谙知,辄敢论荐,有涉尘黩,无任兢惶。谨具奏闻,伏听敕旨。太和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河南尹臣白居易状奏。

◇ 为宰相谢恩赐酒脯饼果等状

右,中使某奉宣圣旨,赐臣等前件物等。俯偻受赐,竦跃荷恩。天酒来以分甘,御羞降而示惠,臣等省躬知感,因物言情。宠过加笾,惧多尸素之责,荣同醴,惭无曲蘖之功,徒沥丹诚,岂酬元造。

◇ 为宰相谢恩赐吐蕃信物银器锦彩等状

右,臣等材愧庸虚,职叨辅弼,遇天下削平之日,当西戎即叙之时,遂使殊方,致兹远物。此皆率由元化,感慕皇风。人臣既绝外交,问遗敢为己有?今蒙重赐,益荷圣慈。况来自外夷,知德广之所及,降从中旨,仰恩深而不胜,感戴惭惶,倍万常品。

◇ 为段相谢恩赐设及酒脯等状

伏蒙圣慈,特加宠锡,珍羞出於内府,旨酒降於上尊。捧戴欢荣,不知所措。臣久叨台鼎,新忝节旄,勤劳无展於股肱,醉饱有惭於口腹。

◇ 为段相谢借飞龙马状

伏以出从内厩,行及中涂,假飞龙之骏驹,代跛鳖之蹇步。执鞭拜命,借马喻身,取其恋主之心,以表为臣之节。恩深易感,情恳难陈,竦踊之诚,倍百群品。

◇ 为段相谢手诏及金刀状

诏赐累加,惭惶交集。宠来天上,感动人间。且金蕴其坚奉之而永贞王度,刀宣其利,操之而远耀天威,岂惟佩作身荣,实可藏为家宝。况臣望阙渐远,受恩转多,比坚而报国有时,效死而杀身无地。

◇ 晋谥恭世子议

晋侯以骊姬之惑,杀太子申生。或谓申生得杀身成仁之道,是以晋人谥为「恭世子」。载在方册,古今以为然。居易独以为不然也。大凡「恭」之义有三:以孝保身,子之恭;以正承命,臣之恭;以道守嗣,君之恭。若弃嗣以非礼,不可谓道;受命於非义,不可谓正;杀身以非罪,不可谓孝。三者率非恭也,申生有焉,而谥曰「恭」,不知其可。若垂之来代,以为训戒,居易惧後之臣子,有失大义守小节者,将奔走之。将欲商榷,敢征义类。在昔虞舜父顽母へ,舜既克谐,瞽亦允若。申生父之昏,姬之恶,诚宜率子道以几谏,感君心以至诚。虽申生之孝,不侔於舜,而献公之顽,亦不逮於瞽,盍以蒸蒸之,俾不格於奸乎?故咎之始形,则斋栗祗载,为虞舜可也;若不能及,祸之将兆,则让位去国,为吴泰伯可也;若又不能及,难之将作,则全身远害,为公子重耳可也。三失无一得,於是乎致身於不义不祗,陷父於不德不慈,负罪被名,以至於死,臣子之道,不其惑欤?夫以尧之圣,《书》美曰「允恭」,舜之孝,《书》美曰「温恭」,今以申生之失道,亦谓曰「恭」,庸可称乎?周之衰也,楚子以霸王之器,奄有荆蛮,光启土宇,赫赫楚国,由之而兴,谥之为「恭」,犹曰甭。今申生徇其死不顾其义,轻其身不图其君,俾死之後,弑三君,杀十有五臣,实启祸先,大乱晋国。则楚恭之得也如彼,申生之失也若此,异德同谥,无乃不可乎?

左氏修《鲁史》,受《经》於仲尼,盖仲尼之志,丘明从而明之,无善恶,无大小,莫不微婉而发挥焉。至於申生之死也,之谥也,略而无讥,何其谬哉?何以核诸?且仲尼修《春秋》,明则有凡例,幽则有微旨,其有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者,率书名以贬之,故书曰「晋侯杀其太子申生」。不言「晋人」而书「晋侯」,且名「太子」者,盖明晋侯不道,且罪申生陷君父於不义也。以微旨考之,则仲尼明贬可知矣,以凡例推之,则左氏之阙文可知矣。呜呼!先王之制谥,岂容易哉!善恶始终,必褒贬於一字,所以彰明往者,劝阻来者,故君子於其谥,无所苟而已矣。繇是而言,则「恭世子」之谥,不亦诬乎?不亦诬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