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四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元稹(八)

◇ 永福寺石壁法华经记

按沙门释惠皎自状其事云:永福寺一名孤山寺,在杭州钱塘湖心孤山上。石壁《法华经》在寺之中,始以元和十二年严休复为刺史时惠皎萌厥心,卒以长庆四年白居易为剌史时成厥事。上下其石六尺有五寸,短长其石五十七尺有六寸,座周於下,荩周於上,堂周於石,砌周於堂。凡买工凿经六万九千二百有五十,钱十经之数。经既讫,又成二石为二碑,其一碑,凡输钱於经者,由十而上,皆得名於碑,其输钱之贵者,若杭州刺史吏部郎中严休复、中书舍人杭州刺史白居易、刑部郎中湖州刺史崔元亮、刑部郎中睦州刺史韦文悟、处州刺史韦行立、衢州刺史张聿、御史中丞苏州刺史李谅、御史大夫越州刺史元稹、右司郎中处州刺史陈岵,九刺史之外,绅之由杭者,若宣慰使库部郎中知制诰贾饣束以降,鲜不附於经石之列,必以输钱先後为次第,不以贵贱、老幼、多少为先後;其一碑,僧之徒思得声名人文其事以自广。予始以长庆二年相先帝无状,谴於同州,明年徙会稽,路出於杭。杭民竞相观睹,刺史白怪问之,皆曰:「非欲观宰相,荩欲观曩所闻之元白耳。」由是僧之徒误以予为名声人,相与日夜攻刺史白乞予文。予观僧之徒所以经於石、文於碑,荩欲相与为不朽计,且欲自大其本术。今夫碑既文,经既石,而又九诸侯相率贡钱於所事,由近而言,亦可谓来异宗而成不朽矣;由远而言,则不知几万千岁而外,地与天相轧,阴与阳相荡,火与风相射,名与形相灭,则四海九州,皆大空中一微尘耳,又安知其朽与不朽哉?然而羊叔子识枯树中旧环,张僧繇世世为画师,历阳之气,至今为城郭,狗一叱而异世卒不可化,锻之子学数息则易成,此又性与物一相游,而终不能两相忘矣;又安知夫六万九千之文,刻石永永,因众性合成,独不能为千万劫含藏之不朽耶?由是思之,则僧之徒得计矣。至於佛书之妙奥,僧当为予言,予不当为僧言,况斯文止於纪石刻,故不及讲贯其义云。长庆四年四月十一日,浙江东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通议大夫使持节都督越州诸军事越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元稹记。

◇ 翰林承旨学士厅壁记

旧制,学士无得以「承旨」为名者,应对、顾问、参会旅次班第以官为上下,宪宗章武孝皇帝以永贞元年即大位,始命郑公为承旨学士,位在诸学士上,居在东第一ト。乘舆奉郊庙,辄得乘厩马,自灶由内朝以从;揭鸡竿,布大泽,则升丹凤之西南隅;外宾客进见於麟德,则止直禁中以俟。大礼大诰令、大废置、丞相之密画、内外之密奏,上之所甚注意者,莫不专受专对,他人无得而参。非自异也,法不当言。用是十七年间,由郑至杜,十一人而九参大政,其不至者,卫公诏及门而返,事适然也,至於张,则弄相印以俟其病间者久之,卒不兴,命也已。若此,则安可以昧陋不肖之稹,继居九丞相、二名卿之後乎?俯仰瞻睹,如遭大宾。每自诲其心曰:「以若之不俊不明,而又使欲恶欹曲攻於内,且决事於冥冥之中,无暴扬报效之虑,遂忿行私易也。然而阴潜之神,必有记善恶之馀者,以君父之遇若如是,而犹举枉措直,可乎哉?使若之心忽而为他人尽,数若之所为而终不自愧,斯可矣。」昔鲁共王馀画先贤於屋壁,以自警临;我以十一贤之名氏,岂直自警哉!由是谨述其迁授,书於座隅。长庆元年八月十日记。

◇ 重修桐柏观记

岁太和己酉,修桐柏观讫事,道士徐灵府以其状乞文於余,曰:有葛氏子,昔仙於吴。乃观桐柏,以神其居。葛氏既去,复荒於墟。墟有犯者,神犹祸诸。实唐睿祖,悼民之愚。乃诏郡县,厉其封隅。环四十里,无得樵苏。复观桐柏,用承厥初。俾司马氏,宅时灵都。马亦勤止,率合其徒。兵执锯铝,独持斧。手缔上清,实劳我躯。棱棱巨幢,粲粲流珠。万五千言,体三其书。置之妙台,以永厥图。不及百年,忽焉而芜。芜久将坏,坏其反乎。神启密命,命友余徐。徐实何力,敢告俸馀。侯用俞止,俾来不虚。曾未讫岁,奂乎于于。乃殿乃阁,以廪以厨。始自础栋,周於墁圬。事有终始,侯其识欤。余观旧志,极其邱区。我识全圮,孰烦锱铢。克合徐志,冯陈协夫。

◇ 沂国公魏博德政碑

陛下以元年正月壬戌诏臣稹曰:「朕有臣宏正,自魏入镇。魏人思之,因守臣状其德政,乞文於碑。尔司予言,其文以付。」臣拜稽首,退而奏书於陛下曰:

始安禄山以元宗四十三年盗幽州兵,劫击郡县,逾关据京,天下掉挠。肃宗征之,海内甫定,而夹河五十馀州,或服或叛,更立迭夺,废置、征伐、朝觐、赋入之宜,皆自为意。五纪四宗,容受隐忍。田承嗣始有魏、博、相、卫、贝、澶之地,承嗣卒,以其地传兄子悦,悦传绪,绪传季安。既而季安悍诞淫骄,风勃蛊蠹,发则喜杀左右,渐及於骨肉,往往顾妻子曰:「安用此?」由是内外惴悸。妻元氏,因人不忍,移置他所。馀一月乃卒,是岁先皇帝元和之七年八月也。季安子怀谏始十馀岁,众袭故态,名为副大使,而家臣蒋士则逆虐用事。士众不分服,日夜相告曰:「田中丞兴博大孝敬,於军谨廉,读儒家书,好言君臣事,傥可依倚为将帅乎?」闻者皆踊跃,一朝牙旗下(一作丁)众来捧附。兴仆地不肯起,众亦不肯去。乃大言曰:「尔辈即欲用吾语,能不杀副大使,且许吾取天子恩泽,洗汝痕秽,使千万众知君臣父子之道,从我乎?」皆曰:「诺。」遂杀蒋士则等十数人,以兴知留後事,移怀谏於外,明年归之朝,荩七年之十月四日也。兴乃图六州之地域,籍其人与三军之生齿,自军司马已下,至於郡邑吏之废置,尽献於先帝。先帝诏兴以工部尚书长魏、博、相、卫、贝、澶之地,仍敕司封郎中知制诰裴度使於兴,且以钱一百五十万缗,赐其军,曲赦管内,使百姓一年勿复事,问耆羸,赈乏困,褒殛诛之不以法者。魏之人相喜曰:「归天子乃如是耶!」兴又悉取魏之僭服、异器,人臣所不当为者,斥去之。先帝曰:「兴吾六州善心者,田兴也。使兴宏吾至正,不亦可乎!」因名曰宏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