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四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绛(二)

◇ 论安国寺不合立圣德碑状

陛下布惟新之政,划积习之弊,行前王所不能行,革历代所不能革,四海延颈,日望德音。今忽自立圣政碑,示天下以不广,彰满假之渐,招矜炫之讥。《易》称「大人者与天地合德,与日月合明」,执契垂拱,励精求理,化成天下,高视百王。岂可以文字而尽圣德?又安以碑表而赞皇猷?若可叙述,是有分限,乃反亏损盛德,岂谓敷扬至道哉?故自尧舜禹汤文武,并无建碑之事,至秦始皇荒逸之君,烦酷之政,然後有罘、峄之碑,扬诛伐之功,纪巡幸之迹,适足为百王所笑,万代所讥,至今称为失道亡国之主,岂可拟议於此哉?陛下嗣高祖、太宗之基,举贞观、开元之政,思理不遑食,从谏如顺流,固可与尧舜禹汤文武方驾而行,又安得追秦皇暴虐不经之事,而自损圣德?近者阎巨源请立纪圣功碑,陛下详尽事宜,皆不允许,今忽令立此碑,与前事颇乖,可否相违,是非殊异。况此碑既在安国寺中,不得不叙载游观崇饰之事,述游观且乖理要,叙崇饰又匪政经,固非哲王所宜行也。伏乞圣慈,特赐寝罢。臣职忝近密,理合献陈,庶申葵藿之诚,冀增海岳之大。谨奏。

◇ 论泽潞事宜状

臣昨已具状,陈乌重允不可便授以泽潞,请与河阳,却除孟元阳泽潞。臣进状後,至日晚,方见承璀文状,奏行营事宜,其乌重胤,承璀已会与文牒,令勾当留後。详览惊叹,实所痛心。且泽潞五州,据山东要害,河北连结,惟此制之,磁邢三州入其腹内,国纪所在,实系安危。比者磁道为从史所据,凶狡情状,昭然可知。比年与刘济、王士真相结,又奏其男充都知兵马使,如此奸状,圣情具知。今地降灵,陛下神略,坐致凶竖,却收一道,奈何欲与重胤,却弃此镇?陛下昨追从史者,庶於利害,须以计擒,然於国家,已失大体。今泽潞重镇,承璀辄以文牒,便差人为留後,遽请旌节,无君之心,孰甚於此!陛下昨收泽潞,人神同庆,国柄再立,制度重显,今忽与本军将,物情顿沮,朝经大紊。自削形势,却恐不如从史。向者从史虽怀蓄奸蠹,已受朝命方镇;今重允一时素无功策,承璀一牒,便居重位。河南、河北诸侯闻知,愤怒之心,必生言语。盖以专权日久,莫不各有将校,且惧且恨,必谤朝廷,皆谓重允与承璀交通作计,遂却从史,代其使主,便与节度。岂唯事同致怒,实亦人情难堪。傥刘济、茂昭、季安、执恭、韩宏、师道耻有名位与重胤同列,继有表章陈其情状,并承璀专授重允之罪,不知陛下何以处之?若总不答,即方镇之心大阻;若别处分,即朝廷之体顿亏。是令承璀取怨天下。从史以泽潞不容,遂至狼狈,若承璀为天下不容,何以自保?或恐因此遂乱。今重允便除河阳,亦是望外之福,况新有从史事,岂虑重允迟回?重胤所得方隅,已是承璀之力。元阳若与泽潞,又是事望所推,不唯忠义,堪为腹心,兼有才略,实可委任。两河方镇,亦必忻欢,朝廷制度,又再修举。利害悬远,事在不疑。况重允须为从史结托刘济、士真,构间虚辞,为国生事,至使圣恩特遣朝官,委曲宣谕,仅得宁止。如是则事迹固无远大。臣岂与重允嫌隙,岂与元阳有亲故,盖为社稷之计,朝廷之势可惜尔。伏望圣恩断在不疑,与重允河阳,足以赏逐从史效,与元阳泽潞,足以压河北诸侯之势。朝廷收得威柄,承璀免有负忧责。机便易失,时事难遇,伏望定於神虑,遂此至公。臣等恳切上陈,不避忌讳者,伏以获居近密,特授恩光,若缄不言,上负陛下。伏惟圣慈,俯鉴愚款,速降制命,以副人心。

◇ 论河北三镇及淮西事宜状

群臣见陛下西取蜀,东取吴,易於反掌,故谄谀躁竞之人,争献策画,劝开河北,不为国家深谋远虑。陛下亦以前日成功之易而信其言。臣等夙夜思之,河北之势,与二方异。何则?西川、浙西皆非反侧之地,其四邻皆国家臂指之臣,刘辟、李独生狂谋,其徒皆莫之与,辟、徒以货财之,大军一临,则涣然离耳。故臣等当时亦劝陛下诛之,以其万全故也。成德则不然,内则胶固岁深,外则蔓连势广,其将士百姓,怀其累代煦妪之恩,不知君臣逆顺之理,谕之不从,威之不服,将为朝廷羞。又邻道平居,或相猜恨,及闻代易,必合为一心,盖各为子孙之谋,亦虑他日及此故也。万一馀道或相表里,兵连祸结,财尽力竭,西戎北狄,乘间窥窬,其为忧患,可胜道哉!济、季安与承宗事体不殊,若物故之际,有间可乘,当临事图之。於今用兵,则恐未可。太平之业,非朝夕可致,愿陛下审处之。且以吴少诚病必不起,淮西四旁,皆国家州县,不与贼通,朝廷命帅,今正其时,万一不从,可议征讨。故臣愿舍恒、冀难致之策,就申、蔡易成之谋。脱或恒、冀连兵,事未如意,蔡州有衅,势可兴师,复以财力不赡而赦承宗,则恩威两废,不如早赐处分。

◇ 论镇州事宜状

臣等再三思度,敢不详审。伏以镇州人心固结,难即改移。邻境事同,必相扶会。当其无事,则相疑沮,见有改易,则却同心,意者以子弟为谋,他日还虑及此。情状可见,事理昭然。今若欲除大臣守镇,臣愚必知未可,不如且示怀抚,以收其心。所以频有奏陈,伏冀俯存含忍,实虑别除人後,制命不行,即须兴师,且事征讨。盖以江淮水旱,人力困穷,陛下每切忧劳,尚加赈恤,财赋所入,经用不充。今若镇州用兵,须令诸处进计用兵数,供费已多。万一四邻之中,同类潜相扶结,相为影援,延引岁时,则为患益深,所费转广。纵陛下悉出府库,以给军须,若更淹延,将何及计?兵连之後,势不得休,北狄西戎,素多奸狡,忽乘间隙,侵犯边疆,又须兴兵,以事防遏,首尾应敌,则内外忧危。臣等必知兴师未可。自陛下临御天下,诸州连帅,频建军功,言事者不计始终,喜功者轻议讨伐。今镇州事势,与刘辟、李不同。何者?剑南、氵制西,本非反侧之地,刘辟、李,暴生狂逆之心,唯以财货诱人,人心本无结固,又四面皆是国家兵镇,事与河北不同,所以恳请诛讨,料其事势,举必万全。今镇州事宜,与此有异,外则结连势广,内则胶固岁深,以此用兵,必为不可。其刘济、季安,虽有疾患,至於事体,与镇州略同,若亡没之後,或别有其便,即相其便可否,临时裁制。伏以崇勋盛烈,底定四方,必有其时,可以断致。自镇州有故,臣夙夜思量,诚愿因其此时,收得一道。事有未可,不敢因循,沥竭肺肝,备陈愚款,贵得万全之计,上酬不次之恩。事之安危,伏冀圣虑所切,惟望不纳浮议,断在宸衷。臣不胜恳切之至。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