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四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绛(一)

绛字深之,赵州赞皇人。擢进士、宏词,元和六年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十年出为华州刺史,入历兵部、吏部尚书。文宗朝检校司空,为山南西道节度使,累封赵郡公。监军使杨叔元怨绛,激募兵为乱,害之。年六十七,赠司徒,谥曰贞。

◇ 太清宫观紫极舞赋(以「大乐与天地同和」为韵)

开元中,赐海内以正朔,示天下以礼乐。舞紫极於宫庭,飨元元於云幄。乃树以旌旃,设以宫悬。由中出以表静,用上荐於告虔。盛德之容,昭之於行缀;至和之节,奉之以周旋。激乎流音之下,存乎大乐之先。八佾以敷,肃然舞於清庙;九奏之作,杳若享乎钧天。如是则文始不得盛於汉日,大章未可比於尧年。振万古而独出,岂百王之相沿。洎乎秉翟而叙,候乐以举。协黄钟,歌大吕。乍阳开於箫管,忽阴闭於。淹速以度,正直是与。若中止而离立,复徐动而进旅。和之感物,应鸟兽以跄跄;礼以成文,垂衣裳之楚楚。由是俾有司夙夜在公,候吉日鼓钟于宫。方将万舞,爰节八风。於以易其俗,於以告厥功。因乎所自,制在其中。申敬也,其恭翼翼;宣滞也,其乐融融。齐无声於合莫,感有情而统同。则其业之所肄,习之则利。作兹新乐,著为故事。享当其时,舞於此地。退而成列,周庙之干戚以陈;折而复旋,鲁宫之羽斯备。美乎!冠之象以峨峨,舞其容以ェェ。合九变之节,动四气之和。散元风以条畅,洽皇化之宏多。是时也,天地泰,人神会。舞有容,歌无外。故曰作乐以象德,有功而可大。

◇ 对宪宗得贤兴化问

陛下兴圣怀,发德音,追帝皇之高风,绍祖宗之丕烈,思延钧筑之士,想致唐虞之化,非臣凡近愚昧,所宜获承圣言而祗应清问也。臣闻圣人与天地合德,日月合明,思发於志,故《易》曰:「出其言善,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又曰:「先天而天勿违,後天而奉天时。天且不违,而况于人乎?」昔周成王泣启金滕,皇天为之反风;宋景公诚发德言,妖星为之退舍。天人相感,今古同时。《记》曰:「川泽通气,山川出云,嗜欲将至,有开必先。」言圣灵相通,有感而应也。今陛下以上圣之资,抚易化之运,积励精思理之志,求希代济时之贤,感於诚怀,劳於梦想,言出於口,行加於人。神祗将必效灵,才俊固当接武,岂惟殷宗求於傅说,周文获於渭滨。愿言必从,志诚斯感,惟圣人为能之。

抑臣又闻,奏必观其实不观其文,信其行不信其言,若欲天下副陛下之诚,从陛下之化,自非圣躬行之,以导其下,则无由而致。未有表正而影不直,声鸣而响不答也。今陛下以常士之礼,而待拔俗之贤,以九品之禄,而望超代之器,是由垂蜗蚓之饵,以钓吞舟之鳞,设弓弋之缴,以罗垂天之翼,固不可得而致也。昔文王养老而伯夷、太公出,昭王礼士而邹衍、乐毅至,故必以身先之,以诚致之,未有不应者也。陛下诚能正身励己,尊道贵德,亲信端士,远弃邪佞,尽忠进直者奖之,希合从谀者斥之。与大臣言,敬而信之,不使小人参其事;与贤士游,亲而礼之,不令不肖者构其隙。唯义所比,不论亲疏,惟仁是行,不论贵贱。去冗官无益於时者,则禄及才能矣;出宫女之希御幸者,则时无怨旷矣;简繁数之仪,则礼得其节矣;除靡曼之奏,则乐得其和矣;将帅廉,则士卒勇矣;官师公,则治化洽矣;法令行,则下不违矣;教化笃,则俗必迁矣。如此,则圣问周达,德声遐宣,可使金石孚变,鸟兽率舞,而况於人乎?将必贤哲慕义,英彦赴响,伊尹必负鼎而来,吕望必投钓而起,由余必弃戎而委质,甯戚必舍牛而效用。三杰成功於高祖,四七展才於光武,龙吟则山起,虎啸则谷风生,自然之应也。然後陛下坐明堂,朝群後,兴教化,作礼乐,正风俗,厚人伦,远比尧舜兴崇,近与祖宗合德,时臻至理,代称中兴,则向者圣念所思,睿心企及,何远之有哉!唯陛下勤行之尔。若言之不至,我至也,伏惟陛下念之,伏惟陛下勤之而已。

◇ 对宪宗论朋党

臣历观自古及今,帝王最恶者是朋党。奸人能揣知上旨,非言朋党,不足以激怒主心,故小人谮毁贤良,必言朋党。寻之则无迹,言之则可疑,所以构陷之端,无不言朋党者。夫小人怀私,常以利动,不顾忠义,自成朋党。君子以忠正为心,以惩劝为务,不受小人之佞,不遂奸人之利,自然为小人所嫉,谮毁百端者,盖缘求无所获,取无所得故也。忠正之士,直道而行,不为谄谀,不事左右,明主顾遇则进,疑阻则退,不为他计苟安其位,以此常为奸邪所构,以其无所入也。夫圣贤合迹,千载同符,忠正端悫之人,所以知奖,亦是此类,是同道也,非为党也,岂可使端良之人,取非僻之士,然後谓非朋党也。陛下亲行尧舜之道,高尚禹汤之德,岂谓上与数千年尧舜禹汤为党?是道德同也。孔子圣人也,颜回已下十哲,希圣者也,更相称赞,为党乎?为道业同乎?且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又曰「吾不复梦见周公」,远者二千年,近者五百年,岂谓之党?是圣人德行同也。後汉末,名节骨鲠忠正儒雅之臣,尽心匡国,尽节忧时,而宦官小人,憎嫉正道,同为构陷,目为党人,遂起党锢之狱,以成亡国之祸,备在史册,明若日月,岂不为诫乎?诗人嫉谗佞之人曰:「敢彼谗人,投畀豺虎。」可为三复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