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二十八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吕温(四)

◇ 送薛大信归临晋序

先师曰:「益者三友。」吾能得之,岂惟直谅多闻而已。可以旁魄天人,谈尧舜之道,则有吾族兄皋;可以根本性情,语颜、夷之行,则有太原王师简;可以发扬古训,论三代之文,则有河东薛大信。此三君子,或道以乐我,或行以约我,或文以博我。遭时则有光,遁世则无闷。其为益也,不亦大乎!大信与予最旧,始以孝弟馀力,皆学於广陵之灵岩寺,云卷其身,讨论数岁。常见大信述作,必根乎六《经》,取《礼》之简,《乐》之易,《诗》之比兴,《书》之典刑,《春秋》之褒贬,《大易》之变化,错落混合,峥嵘特立。不离圣域,而逸轨绝尘;不易雅制,而瑰姿万变。有若起日观,尽成丹霞;峰折灵掌,无非峻势。皆天光朗映,秀气孤拔,岂藻饰而削成者哉。圣上方欲观人之文,润色鸿业,秉笔者如三光得天,每贺大信有其时矣。无何,予被乡曲之誉,赋於阙下,以文乖时体,行失俗誉,再为有司所黜。此时大信亦与计偕,知机全高,匣刃不试。昔赵杀鸣犊,仲尼临河而逝;予之见黜,子亦逡巡。事虽不同,其所感一也。岁八月,以岵屺之感告予于归。予思古人有处有赠,乃语之曰:「吾闻贤者志其大者。文为道之饰,道为文之本。专其饰则道丧,反其本则文存。且使不存,又何伤矣。彼邦是尧舜之遗俗,唐叔之所理,必有忠信如君者焉。问安之暇,可与之处,琢磨仁义,浸润道德,考皇王治乱之迹,求圣哲行藏之旨,达可以济乎天下,穷何以摅其光明,无为笔砚间也。行矣大信,苟非同志,勿矢予言。」

◇ 送友人游蜀序

始吾挹至源之貌,若陇底积雪,耸寒木於云;次吾览至源之文,若骊龙相追,弄明月於泉窟;末吾听至源之论,若泰山欲雨,倒气于沧溟。如其貌,可以振肃周行;如其文,可以光润石渠;如其论,可以感动宣室。而沦荡江海,垂二十年。则不知天所以生之之意。贞元甲乙岁,以亲故劝勉,来游京师。时然後言,无辩以动众;乐然後笑,无欢以接物;义然後取,无食以宁居。慨然悔之,决策长往。因登紫阁峰而指曰:「西南青冥,色连岷峨。吾行何归?山尽则住。」翌日告别於友人。太原王元运顾谓予曰:「高云出岫,无时雨之会,与风悠扬,转远而散。若至源者,其犹云耶?盍亦赠之,序予和汝。」

◇ 汉舆地图序

舆地之有图,古也。自成周大司徒掌天下土地之图,以周知广轮之数,而职方氏之图复加详焉。迨汉灭秦,萧何先收其图书,始具知天下厄塞、户口多少之差,然则尚矣。武帝元狩六年,将立三子为王,御史大夫奏《舆地图》,请所立国名,乃开齐、燕、广陵之封。《舆地图》之名,至是始见,史迁之所载可考也。光武皇帝之徇河北,邓禹杖策而从之,说以大策,有天下不足定之语。其後帝登城楼,披《舆地图》,指示禹曰:「天下郡国如是,今乃得其一,子前言天下不足定何也?」禹复申其说。盖光武志在天下,当神州赤县,未入经略之际,其君臣更相激厉如此。故能兼制六合,司空之所掌,无寸地尺天不归於封域,桉图分封,并建诸子,以为藩屏。呜呼盛哉!用敢纟由绎其意,而为之序曰:

自古合天下於一者,必以拨乱之志为主。志之所向,可以排山岳,倒江海,开金石,一念之烈,无能御之者。光武之在河北,崎岖於封豕长蛇之间,瞑目裂眦,更相长雄。积甲成山,积血成川,积气成云,积声成雷,九流浑淆,三纲反易,虽十家之市,无宁居者,则光武何所恃哉?亦恃其拨乱之志而已。光武之志,以皇天全付所覆於我有汉,今乃瓜分幅裂,沦於盗贼,此子孙之责也。责之所在,虽有登天之难不敢辞,虽有暴虎之危不敢避,虽有蹈风火之厄不敢回,奋然直前,以偿吾祖宗之所付,必使吾祖宗之旧物,咸复其初,然後吾责始塞焉。此志一立,故虽处一郡之地,如视天下之广。慷慨愤悱,气干霄,拨乱之志,盖肇於此矣。方其志之未立,则一郡至小,而群盗之地,奚翅十倍,吾众至少,而群贼之兵,奚翅十倍,恢复之功,犹捕风系影,若不可期者。及既有其志,则规模先定,几谋先立,兆之於前,而必之於後。若青若齐,若陇若蜀,若楚若越,皆吾志中之一物也;若盆子,若王昌,若嚣若述,若步若丰,皆吾志中之臣仆也。彼方缮寨置栅,而不知吾已破之於掌上;彼方峨冠被衮,而不知吾已缚之於胸中。是以论光武克复郡县之迹,则有难易焉,有先後焉;若夫光武恢复之志,则一披舆图,而万里之幅员,皆入於灵府,岂尝得一邑而始思得一州,得一州而始思得一部。大矣光武之志也!斯其所以祀汉配天,不失旧物欤。厥後建武二十二年,匈奴右贤日逐王比遣使奉匈奴地图。二十四年,北款五原塞,愿为藩蔽,乃立之为南单于,俾预藩臣之列。是知光武有一天下之志,非特《舆地图》之所纪皆为臣妾,而匈奴地图之所纪亦为臣妾焉。则志也者,其拨乱济世之枢极欤。故述之以告来者。

◇ 地志图序

广陵李该,博达之士也。学无不通,尤好地理,患其书多门,历世浸广,文词浩荡,学者疲老。由是以独见之明,法先圣之制,黜诸子之传记,述仲尼之职方,会源流,考同异,务该畅,从体要,倬然勒成一家之说。犹惧其奥未足以昭启後生,乃裂素为方仪,据书而图画,随方面以区别,拟形容而训解,命之曰《地志图》。观其粉散百川,黛凝群山,元气剖判,成乎笔端,任土之毛,有生之类,大钧变化,不出其意。然後列以城郭,罗乎陬落,内自五侯九伯,外洎要荒蛮貊,禹迹之所穷,汉驿之所通,五色相宣,万邦错峙。毫厘之差,而下正乎封略;方寸之界,而上当乎分野。乾象坤势,炳焉可观。与夫聚米拟其端倪,画地陈乎梗,固不可同年而语其详略也。每虚室燕居,薄帷晴褰,普天之下,尽在屋壁,户纳四海,窗笼八极,名山大川,随顾奔走,殊方绝域,举意而到,高视华裔,坐横古今,观帝王之疆理,见宇宙之寥廓,出遐入幽,曾不崇朝,与夫役形神於岁月,穷辙迹於区外,又不可并轨而论劳逸也。且夫删百代之弊,综群言之首,繁而不乱,疏而不漏,才识以润之,丹青以炳之,使嗜学之徒,未披文而见义,不由户而观奥,斯训导之明也。穷地而述,举世而载,事极鸿纤,理通昧,混一家之文轨,张大国之襟带,核人物之虚实,总山川之要会,表皇威之有截,明王道之无外,斯乃功用之大也。见苍梧涂山,则思舜禹恤民之艰;睹穷边大漠,则悟秦汉劳师之弊;览齐墟晋壤,则见桓文勤王之霸;观洞庭荆门,则知苗蜀恃险之败。王者於是明乎得失,诸侯於是鉴於兴替,斯又惩劝之远也。然则本之所以广学流,申之足以赞鸿业,垂之可以示後世,岂徒由近观远,以智自乐,为室中之一物哉。而时无知音,道不虚行,举地成图,闻天无路,此志士儒林所以为之叹息也。某久从君游,辱命序述,庶明作者之意,俾好事君子知其所以然。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诸葛武侯庙记
章士钊“此诚开辟鸿蒙、独标己见之论”(《柳文指要》)。此外别有纪述。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