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武少仪

少仪,宪宗朝官国子司业大理卿。

◇ 射隼高墉赋(以「君子藏器待时」为韵)

羽族纷纷,彼飞隼兮独劲捷而莫群。心耿介以腾踊,毳斑斓而被文。击每依於素节,翔亦致於青云。匪全身以自爱,宁有齿而见焚。贯矢落庭,既垂名於孔宣父;搏鸠陷网,又伏罪於信陵君。今也何时,轻乎所履。伊广甸不游,乃高墉爰止。信非位乎是蹈,宜贾害而鬻死。吾尝问术於列御寇,学艺於熊渠子。尔或舍诸,吾斯过矣。我矢惟良,我弓未藏。度中而发,於何不臧。矧专精而致用,奚得失之难量哉?於是正色敛容,凝心定志;睨目引满,注矢神萃。惊弦骇括,将辟易以翻飞。裂臆洞胸,已披离而迸坠。观彼隼之贻戚,谅吾人之会意。故君子周而不比,用则择地。无苟进以蹑高位,无躁求以享厚利。智昧於是,安往而免夫颠踬。然则怀贪怙力者怨所聚,材小任崇者覆可待。故圣人明彖象以立言,悬日月而不改。或有人兮,修其词,遇其时。三覆射隼之兆,载质射隼之期。幸寸长而罔贵,冀一闻而在斯。

◎ 相马赋

徐先生相马,不相色。不相力,相其德。奥乎不可测,何以征之?鬣青丝兮风生,眼黄金兮电光。蹄盘摊而散花,毛翕而成章。众人观之,已骈於路傍,不啻於堵墙。一曰为龙,一曰为鹿,中间何敢乎比方。先生则异於是,忘筌於毛质之外,引镜於肺腑之里。见其心兮如思勿思,见其目兮如视非视。虚舟为动,乔木为止。合大道而自然丧一,齐至人而何处有似。若此者,足不以遵地,影不以逐形。腾六合,喷四溟。截飞鸟,遗流星。日车为之不转,风驭为之中停。贰师为之罢贡,伯乐为之焚经。卓然擅天下名,宜乎不尔。直中绳,曲中钩。徘徊阊阖之游。圆中规,方中矩。蜿交衢之舞。亦以其次。噫!徐公不至。驽骀共皂於骐骥。徐公一来。骐骥出群於驽骀。由此观之,世上贤才,用则虎,否则鼠。何以异哉?小人也,内顾无国马之贤,遇君有徐公之术。早已蒙於一顾。至今长鸣,犹未骋於千里。更思翦拂,超然自得,然自失。傥受恩兮果如前,则平生之愿毕矣。

◇ 王处士凿山引瀑记

琅琊王易简,今之独行士也。虽承冠冕之绪,不践名利之途。怡心旷澹,笃志廉直,精识雅鉴,洞元镜微。司徒相国好山水之游,深吏隐之兴,启沃多暇,不孤胜赏。遇良辰丽景,必载酒携宾,将陶性情,屡造郊野,每车马の至,簪裾蒲席。布褐之客,唯王生焉,得贤而亲,亦可知矣。

岐公有林园亭沼,在国南朱陂之阳,地名樊川,乡接杜曲。却倚峻阜,旧多细泉,萦树石而散流,沥沙壤而潜耗,注未成瀑,浮不胜杯。王生睨之,叹而言曰:「天造斯境,人有遗功。若能疏凿控会,始可见其佳矣。」公乃命僮使,具畚锸,稽度力用,而请王生主之。生於是周相地形,幽寻水脉;目指颐谕,浚微导壅。穿或数仞,通如一源,窦岩腹渠,引涓溜,集於澄潭,始旁决以淙泻,复涌流而环曲。觞徐泛,自符洛之饮;管弦乍举,若试舒姑之泉。映碧而夏寒,间苍苔而石净。懿夫!曩滴沥以珠堕,今潺而练垂,又何以助清澜於荷池,滋杂芳於药囿。不易旧所,别成新趣。岐公乘间留玩,毕景忘疲,优游宴适,更异他日矣。王生之灵襟巧思,不其至欤?

在昔神龙、景龙之间,故人中书令韦公嗣立,有别业在骊山之下,云松泉石,奇胜幽绝。中宗皇帝尝亲幸焉,既而第从臣之篇咏,为国朝之盛美。因诏改其谷名幽栖谷,赐韦公号逍遥公。渥恩稠叠,时罕为比。上之爱女安乐公主,恃宠骄恣,求无不得,遂奏请买韦公此庄,以为游观之地。上不许之。曰:「大臣所置,宜传子孙,不可夺也。」公主竟惭而止。信足以辉焕史笔,作程将来。况兹池台林圃,密迩旧庐,所居之别馆也。贻厥百代,保之无穷,猗彼瀑泉,亦与庆流而不竭矣。少仪忝公门客,窃迹翰苑,谬当授简,俾纪王生之能事,因获略而叙焉。其馀则已具奉常权公之记述,故不复重列云。

◇ 移丹河记

高平古泫氏邑也,其沿代改名,图经详矣。初相地而居之,盖以土厚水深为善,农凿井而饮者,则以穿壤剖石为艰,故千家之中,数井而已。绠以远引而多绝,瓶以难升而骤羸。则虽有端赐之机智,无施其巧捷;虽有管宁之仁惠,无杜其忿斗。况牛马俟乎满腹,必遵乎十里之河;而瓜蔬期乎给口,常望一旬之雨。朝夕劳苦,岁时饥馑,可胜道哉!嘻!凡为前敝滋久,终俟後贤乃革,不然,岂子男百辈,而莫之是恤?

贞元七年,潞州屯留令平原明济,受连帅相国大司空义阳王李公之命,假领兹邑,抚桉疲黎,其清勤简惠,不异於屯留之政,政可知也。下车之日,咨访故老,问人疾病。佥曰:「公之至也,俗咏其苏矣。惟水之歉,讵敢求救於公耶?」明侯闻之,若疚於心,且形於色。曰:「夫穷必有泰,固常理也,此岂无望!前或未思,吾将退而虑之。」由是发智周之妙,躬循郊原,目究川谷,度高下之势,相引决之宜。有丹水者,始自县之西北,山源高而派平,可议壅以导。明侯载审厥事,将利於人,乃下谋於乡耋,次白於郡守,上言於节制。才获所请,爰臧其功,乘井税之暇,候农桑之隙,先储乎薪刍之物,次具乎锹锸之器。然後量功命日,使里人乐助,竞子来而展力。故不更数,宛其有成。始潴流而为潭,因疏渠以绕郭;筑防以补其陷隙,刳木以道其险阻,脉分枝散,贯邑周闾,弥苔草之间,阴阴槐柳之下。遂使家开沼,户植芰荷,滥觞可以寄傲,垂钓可以烹鲜。岂直丰畦圃之沃灌,恣闾之饮濯?路有奉浆之义,井为应汲之泉,人无荷担之劳,畜无奔走之困而已也!复於潭侧,特建水祠,列树敞亭,别成佳境。将俾水依神而永久,人赖水而无极,庶功用不再,且祈报有归焉。明侯睹夫众情之欣洽,足以间居而赏玩。化舄之馀,阅王凫之双飞;临堂之际,调宓琴而合响,不其美尔!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