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7部 卷六百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刘禹锡(十一)

◇ 唐故朝议郎守尚书吏部侍郎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赠司空奚公神道碑

呜呼!有唐清臣尚书吏部侍郎奚公,贞元十五年十月甲子薨於位。诏赠礼部尚书。太常考行,谥曰某。是岁腊月丁酉,葬於万年县之某原。後三十有四年,子为诸侯,为大夫,门户有炜。於是门下生琢石纪德,揭於新阡云。

公讳陟,字殷衡,其先在夏为车正,以功封於薛下,古以降为谯郡人。或因仕适楚,复之秦,今为京兆人。隋唐之际,再世以明经为博士,家有赐书。曾祖简亦以文学为太子司议郎。大父乾绎,仕至光州刺史。烈考讳某,有道而尚晦,终徐州司功参军,赠和州刺史,由子贵也。

天以大运生万物,而以正气锺贤人,至和来宅,其德乃具,公实有焉。幼而擢陵苕之秀,长而成清庙之器。群伦月旦,咸以第一流处之。及从乡赋,洎升名太常,果居上第。明年,诏郡国征贤良,设四科以尽材。公居文词清丽之目,授宏文馆校书郎。时德宗新即位,声ピ虏庭,西戎畏威,贡内附。诏谏议大夫崔河图持节即虏帐以报之。使臣欲盛其宾寮以自大,遂嘿表公为介,授大理评事。除书到门,公方为人子,不敢许以远,称病弗果行。归宁寿春,养志尽敬。丞相杨炎勇於用材,擢公为左拾遗,奉安舆而西。未几,再集荼蓼,居後丧将阕。是岁建中四年,京师急变,黄屋顺动,狩於巴梁,公徒行间道以归王所。既中月,而诏授起居郎,充翰林学士。创钜愈迟,病不拜职,改太子司议郎。从大驾回,入尚书为司金元士,且参榷之务。有顷,持愍册宣恩於蓟门,将行,锡银朱於青蒲上。复命称旨,转吏部员外郎。是曹在南宫为眉目,在选士为司命。公执直笔,阅簿书,纷盘错,一瞬而剖。时文昌缺左右丞,都曹差重,遂转左司郎中,寻迁中书舍人。执事者系公识精,以斟酌大政,非独用文饰也。会江淮间民被水祸,上愍焉,特命公宣抚之,许以便宜及物。赤车所至,如东风变枯,条其利病,复奏咸可。转刑部侍郎。时主计臣延龄以险刻贵幸,而与京兆尹相恶,以危事中之,尹坐谴,已又逮系其吏峻绳之。事下司寇,主奏议者欲文致而甘心焉。公侃然持平,挫彼岳岳。君子闻之,善其知道不私。刑曹既清,以馀刃兼领选事。居一年,授权知吏部侍郎,又一年即真。是秩言能审官者,本朝有裴、马、卢、李四君子,物论以公媲焉。时得病发痈,有国医方直禁中,上促遣如第,且敕之曰:某贤臣也,悉术以治之。及有司以不起闻,上震悼加等。

公娶琅琊王氏,石泉公之曾孙,友婿皆一时彦士。长子某,蚤不禄。第二子敬则,历太仆少卿,今为濮州刺史兼侍御史中丞,锡金紫,以课最就加贵秩,俾视九卿。第三子敬元,以词艺似续,登文科,历左补阙,今为尚书刑部郎中。第四子炅,举进士。最小子某。咸砥砺纂修,宜为名公家子。其迈德垂裕之光也乎!

公少以名器自任,及显达,急於推贤。视其所举,则在西省荐权丞相,由右史掌训辞;在中铨表杨仆射,由地曹郎综吏部。二公後为天下伟人。凡执文章权衡以揣量多士,一入中禁考策词,三在天官第章句。披沙剖璞,由我而显者落落然居多。推是风鉴,移於大冶,则范之内无非祥金。嗟乎!天不遐其福而孤民望,使《由庚》之什不作於贞元中,惜也!初,公既终,诏赠大宗伯,後以第三子在郎位被霈泽,再追褒至司空。故昔之葬仪用常伯,而今之碑制用三公云。铭曰:

仁麟智龙,为瑞一辰。未若君子,瑞於人伦。惟唐德宗,道类汉宣。责实绳下,风棱言言。公丁斯时,籍在隽贤。从难表节,执羁而还。帝曰汝器,黄流瑟然。可为大寮,左右化源。乃饰王度,乃驰轩。既执刑柄,亦操吏权。阳和熙熙,贮在颜间。守法持正,嶷如秋山。火不侵玉,幸臣畏伏。凤鸣祥烟,枭噪低ㄣ,帝方倚用,天不假年。公寐无寤,其名愈远。门人达者,赤舄元衮。公居甚卑,其德愈尊。两子朝服,骈驱朱轮。佳城何在,胄贵之里。螭首龟趺,德辉是纪。呜呼後人,下拜於此。

◇ 高陵令刘君遗爱碑

县内之大夫鲜有遗爱在其去者。盖邑居多豪,政出权道,非有卓然异绩结於人心,浃於骨髓,安能久而愈思?大和四年,高陵人李仕清等六十三人思前令刘君之德,诣县请金石刻之。县令以状申於府,府以状考於明法吏,吏上言:谨桉天宝诏书,凡以政绩将立碑者,其具所纪之文上尚书考功。有司考其词宜有纪者,乃奏。明年八月庚午,诏曰:可。令书其章,明有以结人心者,揭於道周云。

泾水东行注白渠,酾而为三,以沃关中,故秦人常得善岁。案《水部式》:决泄有时,畎浍有度,居上游者不得拥泉而颛其腴。每岁少尹一人行视之,以诛不式。兵兴以迁,寝失根本。泾阳人果拥而颛之,公取全流,浸原为畦,私开四窦,泽不及下。泾田独肥,他邑为枯。地力既移,地征如初。人或赴诉,泣迎尹马。而上泾之腴皆权幸家,荣势足以破理,诉者复得罪。繇是咋舌不敢言,吞冤含忍,家视孙子。

长庆三年,高陵令刘君励精吏治,视人之瘼如瘭疽在身,不忘决去。乃修故事,考式文暨前後诏条。又以新意请更水道入於我里。请杜私窦,使无弃流;请遵田令,使无越制。别白纤悉,列上便宜。掾吏依违不决。居二岁,距宝历元年,端士郑覃为京兆,秋九月,始具以闻。事下丞相、御史。御史属元谷实司察视,持诏书诣白渠上,尽得利病,还奏青规中。上以谷奉使有状,乃俾太常撰日,京兆下其符。司录姚康,士曹掾李绍实成之,县主簿谈孺直实董之。冬十月,百众奔,愤与喜并,口谣手运,不屑鼓。揆功什七八,而泾阳人以奇计赂术士上言:白渠下,高祖故墅在焉,子孙当恭敬,不宜以畚锸近阡陌。上闻,命京兆立止绝。君驰诣府控告,具发其以赂致前事。又谒丞相,请以颡血污车茵。丞相彭原公敛容谢曰:「明府真爱人,陛下视元元无所忄吝,第未周知情伪耳。」即入言上前。翌日,果有诏许讫役。仲冬,新渠成。涉季冬二日,新堰成。驶流浑浑,如脉宣气。蒿荒沤冒,迎耜释释。开塞分寸,皆如诏条。有秋之期,投锸前定。孺直告已事,君率其寮躬劳徕之,徒欢呼,奋衤发衤而舞,咸曰:吞恨六十年,明府雪之。レ奸犯豪,卒就施为。呜呼!成功之难也如是。请名渠曰刘公,而名堰曰彭城。桉股引而东千七百步,其广四寻而深半之,两涯夹植杞柳万本,下垂根以作固,上生材以备用。仍岁旱,而渠下田独有秋。渠成之明年,泾阳、三原二邑中,又拥其冲为七堰以折水势,使下流不厚。君诣京兆索言之,府命从事苏特至水滨,尽撤不当拥者。繇是邑人享其长利,生子以刘名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