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6部 卷五百九十八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欧阳詹(四)

◇ 怀州应宏词试片言折狱论

夫子说季路于人曰:「片言折狱者,其由也欤?」夫子之言,盖有激于季路之云也。后之人不穷圣旨,以为夫子美夫季路,任一时之见,轻而折狱者,十有八九焉。迂哉!斯人也。夫两讼之为狱,狱折而有刑。刑者,亻刑也;亻刑者,成也。一成而不可变,不其重欤?

古之帝王,将刑一人,循三槐,历九棘,讯群臣,讯群交,讯万人。亿兆绝议,然后致法。徇于朝、于市、于野,昭然与众,方弃之,所以不易也。君莫圣于尧,而有舜、禹、稷、契佐之;莫明于舜,而有夔龙、缙云、高阳佐之。莫哲于禹,莫贤于汤,莫察于文武,莫敏于成康,于时皆济济盈朝,明明在位。岂无独见,而可臆断?慎刑之道,如斯不敢失,明刑狱不可轻也。凡至狱讼,多在小人,至于讼也,皆欲己胜,何则?不胜,乃罪戾随之。若是,则君子时或妄讼于人,未有小人而能自讼者。片之为言偏也,偏言一家之词也。偏词虽君子不信之,矧非君子乎?且先师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巫以鬼神占,医以筋脉体,无恒之人,筋脉且不足以自体,而况讼乎?鬼神不足以为占,而况视听乎?以斯折狱也,小则肌肤必有扶扑之滥焉;大则性命必有之冤焉。

夫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师老聃而崇周公,此六人无一以伤于人者。夫子岂好轻伤哉?脱夫子实为片言可以折狱也,不几乎一言可以丧邦欤!夫子之言,非于季路,贤者审之,片言不可以折狱,必然之理也。

◇ 自明诚论

自性达物曰诚,自学达诚曰明。上圣述诚以启明,其次考明以得诚。苟非将圣,未有不由明而致诚者。文武周孔,自性而诚者也。无其性,不可得而及矣。颜子游夏,得诚自明者也。有其明,可得而至焉。从古而还,自明而诚者众矣:尹喜自明诚而长生,公孙宏自明诚而为卿,张子房自明诚而辅刘,公孙鞅自明诚而佐嬴。明之于诚,犹玉待琢,器用于是乎成。故曰「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器者,隐于不琢而见于琢者也;诚者,隐于不明而见乎明者也。无有琢玉而不成器,用明而不至诚焉。呜呼!既明且诚,施之身,可以正百行而通神明;处之家,可以事父母而亲弟兄;游于乡,可以睦闾里而宁讼争;行于国,可以辑群臣而子黎;立于朝,可以上下序;据于天下,可以教化平。明之于诚,所恨不诚也;苟诚也,蹈水火其罔害,弥天地而必答,岂止君臣乡党之间乎!父子兄弟之际乎!大哉!明诚也。凡百君子有明也,何不急夫诚?先师有言曰:「生而知之者上也。」所谓自性而诚者也。又曰:「学而知之者次也。」所谓自明而诚者也。且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夫然,则自明而诚可致也。苟致之者,与自性而诚,异派而同流矣。知之者知之,委之者知之。

◇ 珍祥论

汉武帝览交门之歌,顾谓东方大夫曰:「古人列后巍巍荡荡者,则予今日其庶几乎?」东方大夫曰:「何谓也?」曰:「远人率俾,天降珍祥。殷汤上感,实获白狼;周成旁浃,远致越裳。放勋曰圣,幸祀四方;武乙不淑,出有震亡。予享虞舜于九疑,吊罢民乎盛唐;登名山于华阴,俯大川乎浔阳。天清地谧,符应昭彰。是旷迹交神,致放勋之庆;修身远害,免武乙之殃。紫芝产于甘泉,白麟呈于雍;天马生于渥洼之域,宝鼎出于汾水之滨。风云草木,相继于时。头飞鼻饮之长,涅齿穿胸之貌。绝域款塞,无月无之。是多白狼之祉,不少越裳之珍也。比夫巍巍荡荡,尔有何见而感焉?」

东方大夫曰:「噫!陛下误意巍巍荡荡欤?非古所谓巍巍荡荡者。夫巍巍者德之容,荡荡者化之称,非谓广游从于险阻,幸仿佛于神祗,录莫测于妖祥,免偶然之压溺,致傥来之贡赋,获无用之戎狄耳。且此之数者,理不可冯亦明也。秦皇帝周施天下不为德,我太宗不下阶闼不为微,周懿死于牖下不为是,虞舜崩于苍梧不为非。虢叔得神丧其国,西伯无神人以归。龙降于庭夏道昧,雉ず于鼎商祚辉。苗民逆命尧以盛,有缗来宾桀以衰。以此观之,即虐如秦皇,虽车辙遍于宇内,不如太宗端拱于堂上也;弱如周懿,虽终于帷席,不如虞舜之没于草莽也;淫如虢叔,虽获灵祜,不如西伯无所祷祈也;邪如孔甲,虽有嘉祥,不如武丁之妖怪也;酷如夏桀,虽异人屈膝,不如唐尧域中之解体也。天道冲融,变化无穷,发祥布象,时异始而同终。神理密,吉凶罔测,示形告兆,亦同纪而异极。有多端以表善,有积庆以稔慝,有无灾以厚毒,有见眚以警德。今多端多庆,不知天之表善欤?其稔慝欤?无灾无眚,不知神之厚毒欤?其亦警德欤?以是先王或不致珍祥而有天下,或屡服蛮夷而覆宗社,或有鸿灾巨眚国以宁,或有灵踪异迹而身以倾。珍祥之实,乍凶乍吉;妖怪之踪,乍吉乍凶。譬诸药工也,其有活人之者,亦有杀人之者焉。譬诸酒醴也,虽有败人之道,固有成人之道焉。」武帝曰:「若之何而信之?」曰:「唯德可以信之。钦若上帝,辑宁下民。其表善也,虽休勿休,则百福是遒;其稔慝也,将覆不覆,则转祸为福。且人神之主,天地之心也。孰为妖怪,神也?孰为珍祥,天地也者?苟修德以待人,未有主人恰悦而客忿怒,心善而形为恶也。若有其德,目睹妖怪,其巍巍也,若无其德,日对珍祥,其未荡荡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