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九十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权德舆(八)

◇ 右谏议大夫韦君集序

洙泗门人登四科者,唯称端木赐、卜商可与言《诗》,以其善於取类,敏於喻礼。然则缘情咏言,感物造端,发为人文,必本王泽。贞元十二年夏四月庚辰,皇帝御麟德殿,命通儒硕生,与缁黄上首,杂论奥赜,互相发明,繇是京兆韦君以四门博士召见。三元六学,博辩宏大,精义具举,宸心乃愉。寻献七百字诗一章,词华彬蔚,诏旨优答。浃日授秘书郎,逾月迁右补阙,未半岁拜右谏议大夫。其馀以文发身,以直事君,言事侍从,论思讽议,贾生当受之问,方朔擅不穷之智,近臣渥命,荣冠一时,荐绅竞劝,岩谷皆耸。初君年十一,尝赋铜雀台绝句,右拾遗李白见而大骇,因授以古乐府之学,且以环琦轶拔为己任。至弱冠,乃喟然曰:「四始五际,今既远矣。会情性者,因於物象;穷比兴者,在於声律。盖辩以丽,丽以则,得於无间,合於天倪者,其在是乎!彼惠休称谢永嘉如芙蓉出水,锺嵘谓范尚书如流风迥雪,吾知之矣。」遂苦心藻虑,俪词比事,纤密清巧,度越群伦。尝著天竺寺六十韵,鲁郡文忠公序引而和之,使画工图於仁祠,摘句配境,偕为胜绝。又於江南著卧疾二十韵,晋国忠肃公手翰以美之曰:「卓尔独立,其在我韦生乎!」其为名臣宗公所称赏如此。又与竟陵陆鸿渐、杼山僧皎然为方外之侣,沉冥博约,为日最久,而不名一行,不滞一方。故其曳羽衣也,则曰遗名;摄方袍也,则曰尘外;被儒服也,则今之名字著焉。周流三教,出入无际,寄词诣理,必於斯文。自贞元五年,始以晋公从事至京师,迨今十年,所著凡三百篇,尝因休沐,悉以见示。德舆鄙昧,不能言诗,徒以掖垣之寮,辱命为序,岂爱之厚而忘其不能欤?前此论著,别为篇第,後此者方纟由怀仙章句,而不复赋人间之事矣。今兹诗集,以类相从,献酬属和,因亦编次,且以《圣诞日麟德殿三教讲论》诗为首,凡十卷云。

◇ 唐使君盛山唱和集序

古者采诗成声,以观风俗,士君子以文会友,缘情放言。言必类而思无邪,悼《谷风》而嘉《伐木》,同其声气,则有唱和,乐在名教,而相博约,此北海唐君文编盛山集之所由作也。初文编以英华籍甚,辉动朝右,书法草奏,为明庭羽仪。谈者谓翰飞密侍,润色告命,如取诸怀之易也。八年夏,佩盛山印绶,朱雨︶而西,天子雅知其文采,慰勉甚厚。且曰:「第如新莅,分我忧叹。」於是惠而保之,四封熙熙,比岁连课,为百城表率。十九年冬,既受代转迁於夔,上方以恺悌纾息之为大,人文华国之为细。或者蕴而决之,使目不暇瞬,庸讵知向时岁月,不来之推毂邪?理盛山十二年,其属诗多矣,非交修继和,不在此编。至於营合道志,咏言比事,有久敬之义焉。暌携寤叹,惆怅感发,有离群之思焉。班春悲秋,行部迟客,有记事之敏焉。烟草木,比兴形似,有寓物之丽焉。方言善谑,离合变化,引而伸之,以极其致。昔魏文帝称刘公干五言诗之善者,妙绝一时。抱朴子云:「读二陆之文,恐其卷尽。」今览盛山之作有似之。凡汉庭公卿左右曹方国二千石军司马部从事暨岩栖处士令弟才子,稽合属和,二十有三人,共若干篇。盍簪则七子偕赋,发函亦千里善应,尊贤下士,备见於斯,葳蕤照烛,虽南金青玉之不若也。噫!文编所友善者,仆多善之,周星之间,物故殆半。梁宽中、杨懋功,尤为莫逆,交友零落,如何可言?况其雅音已矣,多叹三复,感念涕Д,集於笔端。是集也,编於德舆,尝有木桃琼瑶之往复,辱求序引,所不敢让者。俟夫子徵还,道旧之日,破涕为笑於斯文也。

◇ 左武卫胄曹许君集序

建安之後,诗教日寝,重以齐梁之间,君臣相化,牵於景物,理不胜词。开元天宝已来,稍革颓靡,存乎风兴。然趋时逐进,此为橐,绅佩之徒,以不能言为耻,至吟咏情性,取适章句者鲜焉。有许氏子者,名经邦,字某。世得命官,不书於此,如举其始终之略,以著於篇。君天授纯静,不迁於物,修检之中,须有夷旷。早孤家于鄱阳,有佳山水,遂以贞Т为心,不近声利,孝敬温信,著於州里。保闲乐退,无所挠屈,家人近习,未尝见其喜愠之色,谋学业文,以此为适。相国第五公之为郡也,轼闾悬榻以礼之,咨於连帅,荐授试左武卫曹参军,有别墅去家百里。秋八月,溯溪而上,滩激险,不幸溺於秋涛之中。呜呼!践儒行而未申其用,沾初命而未至於禄,受全气而不终其寿,此三者,所以为士友之病。凡所赋诗,皆意与境会,疏导情性,含写飞动,得之於静。故所趣皆远,其道退,其徒寡,不交当世,故知之者稀,惟昌黎韩愈、泰山羊滔最为友善。羊既物化,韩为江西从事,今年冬,予役於锺陵,而君去世之三岁也,文行实录,皆得之於韩。噫嘻!士之修道向晦,不耀於时以泯没者,可胜道哉?如许君者,洁身於困约之中,讲艺於蓬茨之下,以六义之文为富,以一亩之宫为泰。齐人吹竽,楚人泣玉,故志业内固,英华未发,介然居易,以至殁身,其古之墙东谷口之徒与,韩以其诗三百篇授予,故类而为集。

◇ 韦宾客宅宴集诗序

太子宾客韦兄,票彡华缨,佩金龟,为清时大僚,有数年矣。始以博士奉朝请,周历台阁,出分藩符,入作卿长,乃领内府。又宾东朝,拜章乞告,优诏得请,致仕就第,燕闲自颐。中外族属,尝僚贵仕,以觞酒祝延,发礼修贺者多矣。以兄始登朝行,实自礼寺,蕃祉吉禄,此为椎轮。於是众君子学通行修,尝践此任者,与今之引经据古,屈职在列者,同声撰日,复修兹会。乃有夏官小司马左右曹侍臣书殿东观柱下史南宫郎九旋十(疑)而鄙夫忝焉。入门而右,胜迎步,耸(阙一字)槛於宾位,罗松篁於石径,清冬之时,寒翠溢目,则熙春众卉,灼骀荡,又可知也。轩盖上下,壶觞交错,聆主人之言,则同史;听众宾之论,如在曲台。徜徉乎礼文,博约乎法义。乐在名教,庆兹寿宠,中饮沾醉,抗音击节。乃相谓曰:季伦金谷,实有歌诗,元亮斜川,亦疏爵里。况今贺得谢之美,赋必类之词,爱景美禄,遗簪投辖,盛集之若是者有几,安可没而不书?猥微菲薄,因附官业。今裴辛吕三君子,皆讲学称职,而司勋满岁复留,再帖郎位,犹四命焉。前此者,柱史之超拜浃日矣,鄙夫之忝兹一纪矣,二左曹东观二十年矣(原注:「陈君二十年,冯君二十年,张君十八年,今云二十年,开中半也)。小司马向三十年矣,而主人逾四十年矣。其于折中定议,损益於仪法多矣(原注:兵部二十八年,主人四十五年,向逾举全数也)。外有平阳长乐二连帅韦君柳君,绛郴和三郡守裴君李君(阙二字)前苏州韦君信州陆君,(阙一字)守之介刘君,六邑之长姜君,合中外历是者十九人,因广斯文,且为礼官之籍。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