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八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权德舆(一)

德舆字载之,天水略阳人。贞元时累官礼部侍郎,转户部。元和五年拜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罢为本官检校吏部尚书留守东都,封扶风郡公,拜太常卿,徙刑部尚书,出镇兴元。卒年六十,赠左仆射,谥曰文。

◇ 伤驯鸟赋

纷羽族之多端兮,同飞而类殊。有鸲鹆之微禽,亦播质於洪炉。因稚子之嬉游,得中园之坠雏。恣饮啄以驯扰,来目前与坐隅。尔乃栖以笼槛,铩其羽翼,翼留轩以为娱。俾遐翥之无力,乍踉跄而将举,顾衤离而复息,虽主人之见容,终使丧天和於自得。或亲宾至止,徽轸徐触。每闻弦而鼓翼,亦追节而翘足。貌宛转以成态,声间关而助曲。乍寂寥以闲暇,若凝情以相瞩。理轻毳以自洁,类山元之王。每翔集以安卑,同君子之自牧。思谢尚之起舞,迈风流之逸躅。苟鲁昭之不君,固乾侯之出辱。方渡济以申儆,伊凉德之自覆。徵故老之相传,验曩记之或存。在端午之司晨,翦其舌而能言。巧喉啭以达情,顺人心而不谖。方渴日以呈材,愿朱明之骏奔。忽愀惨以憔悴,响哀音於帘箔。竟啁啾而不去,若徊翔之有托。心讶而未辨,狸犭生之攫搏。俄毙踣而不胜,纷血洒以毛落。彼葛卢与冶长,通鸟兽之音声。阙君子周防,无古人之至精。既不能纵尔於辽廓,又不能遂尔之生成。使异类之得志,曾未极其飞鸣。则本夫养之之惠,适足以害其生生。又忆夫清江之使者,东海之波臣,苟其时之不来,则刳肠而涸鳞。ス钟鼓而反悲,马皂栈而多死。虽为遇之巳甚,固又夭其天理。尝闻乎贤圣之理物也,智愚殊方,薰莸异藏。善用无弃兮互见其长,各有攸处兮两不相伤。官天地而府万物,由此道而为常。吾既悟斯理之不早,因失之而後防。收视听以冥观兮,遂群性之茫茫。

◇ 洞庭春溜满赋(送陆灞赴荆州)

湖渺渺兮荡东风以发春,春溜满兮连净绿以无垠。接远色於青草,散晴辉於白。及夫反照安流,烟花明丽,霞生水底,鸟没空际。听棹讴之四起,见片帆之远逝。杳空旷以澄鲜,穷千里於一睇。若乃路转涔阳,波连沅湘。杜蘅秀兮蕙若芳,写翠兮沉夕阳。月明露下霭苍苍,结遐想於骚人兮,悄目极以心伤。婉婉长离,翩翩彩。远泛桃花之浪,去从莲府之辟。兮水兮,指前程於空碧。

◇ 行舟逗远树赋(送严赴东阳)

有美一人兮,桂为楫,兰为舟。逗远树之晴影,泛春江之碧流。乍迷云叶,稍映洲。凝暮色於愁睇,空蔼蔼以悠悠。的轻舟,亭亭远质。喜扬ぎ之渐近,嗟转,岸而还失。映微波以葱,贮岚翠之蒙密,怆南浦之别离,占横塘之风日,柳怨别兮枫伤春,望不辨兮愁杀人,空江边兮远郊外,纷离绪兮相对颦。В落照以微明,幂夕烟而又晦。波茫茫兮景沉沉,思结缆於清阴。惜归舟之不驻,伤远目以轸离心。

◇ 齐抗平章事制

敕:寅亮天工,缉熙王度。调阴阳以遂群品,敷教化以统百官。必得其人,乃济於理。是咨茂德,允式具瞻。中散大夫守太常卿上柱国赐紫金鱼袋齐抗,植操清贞,秉心谅实,精达政理,详明典彝。才器可以济时,忠正可以激俗。莅事惟肃,休声茂闻。宜入赞於中枢,俾发挥於景化。式是百辟,毗予一人。可守中书侍郎门下平章事,散官勋赐如故。於戏!政之得失,在於弼谐。尔其竭诚启沃,以广视听。尽规献纳,以赞谋猷。俾人叶中,时乃之绩。无替朕命,厥惟懋哉。

◇ 进士策问五道

问:六经之後,百氏塞路,微言大义,浸以乖绝。使昧者耗日力以灭天理,去夷道而趋曲学,利诱於内,不能自还。汉廷用经术以贵位,傅古义以决疑狱,诚为理之本也。今有司或欲举建中制书,置五经博士,条定员品,列於国庠,诸生讨论,岁课能否。然後删非圣之书,使旧章不乱,则经有师道,学皆颛门。以为如何?当有其说。至於九流百家,论著利病,有可以辅经术而施教化者,皆为别白书之。

问:《易》曰:「君子夕惕若厉。」《语》曰:「君子坦荡荡。」《礼》之言纟衣则曰:「恶其文之著也。」《儒行》则曰:「多文以为富。」或全归以为孝,或杀身以成仁,或玉色以山立,或毁方以瓦合,皆若相戾,未能尽通。颜回三月不违仁,孟轲四十不动心,何者为优?柳下惠三黜而不去,子文三巳而无愠,何者为愈?召忽死子纠,管仲相小白,棠君赴楚召,子胥为吴行人,何者为是?析疑体要,思有所闻。

问:周制什一,是称中正。秦开阡陌,以业农战。今国家参酌古道,惠绥元元,均节财征,与之休息。丰年则平籴於毂下。

恒制则转漕於关东,尚虞地有遗利,人有遗力,生之者少,靡礼宾司者多,粟帛浸轻而缗钱益重,或去衣食之本以趣末作,自非翔贵之急,则有甚贱之伤。欲使操奇赢者无所牟利,务农桑者沛然自足,以均货力,以制盈虚,多才洽闻,当究其术。至若管仲通币之轻重,李悝视岁之上下,有可以行於今者,因亦陈之,美利嘉言,无辞悉数。

问:惩忿窒欲,易象之明义,使骄且吝,先师之深诫。至若洙泗之门人故人,渐渍於道德,固巳深矣。而仲由愠见,原壤夷俟,其为忿与骄不亦甚与。商不假盖,赐能货殖,从我之徒,而吝缺如是,皆所未达,试为辨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