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八十一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吕周任

周任,德宗朝官侍御史。

◇ 泗州大水记

《春秋左氏传》曰:「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其於水也,反利为害矣。在唐尧时,包山陵而浩滔天,在汉武时,浮桑而浸钜野,皆震荡上心,昏垫下人,其故何哉?天其或者警休明而表忠诚也。皇唐贞元八年,岁在壬申夏六月,上帝作孽,罚兹东土,浩淼长澜,周亘千里,请究其本而言之。是时山泐桐柏,发喷涌,下注淮渎,平湍七丈,浮寿逾濠,下连沧波,东风驾海,潮上不落,两水相逆,溅涛倒流,矗缩回薄,冲壅淮泗,积阴骤雨,河泻瓴建,不舍昼夜,至於旬时。乾坤合怒,雷为屯,以水济水,吞州漂防,走不及窜,飞不及翔,连薨为河海,噍类如鱼鳖,事出虑外,孰能图之。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泗州刺史武当郡王张公亻丕,以其始至也,聚邑老以访故,搴薪楗石以御之,其渐盛也,运心术以驭事,维舟编桴以载之,遂连轴促橹,敛邑之嫠老弱,州之库藏图籍,官府之器,先於远墅,军资甲,士女马牛,遽迁於水次。将健丁壮,遏水之不可者,任便而自安,迨数日而计行矣。洪波汗漫,不辨涯,惊飚鼓涛,舟不得不覆;巨浪崩山,城不得不圯。崇邱如岛,稍稍而没,厦屋如查,泛泛相继,天回地转,混茫其中。公独与左右十数人,缆丹於郡城西南隅女墙湿堵之上,以向冲波之来,不亦危哉!公之左右失色,同辞请移。公曰:「亻丕癸子守土臣也,苟有难而违之,若王命何?且南山隔淮,几五六里,吾能往矣,况是别境,离局奸也,虽死不为。」公於是使部内十驿,迁於虹城西鄙而南,傍南山而东四百里,达维扬之路,俾星邮无壅。又东北直渡,经下邳五百里,至於徐州,通廉察之问。又移书淮南南城将,令断扁舟往来,立标树信,以虞寇贼之变。公每端拱对水而诉曰:「亻丕奉圣主明诏,司牧此州,以亲万姓,河公何为不仁?降此大,亻丕之罪也。」厉声正色,阽危不挠,历数旬而水定,又再旬而水耗,自水始至,及水始耗,已六时矣。又一时而复流,郊境之内,无平不陂,郛郭之间,无岸不谷,尺椽片尾,荡稀无所有。可异者,惟公之路寝与内寝,岿然存焉,岂不可浮而往,抑不可颠而坏乎?斯则神仰公之仁,先庶物而遗巳;神赏公之忠,临大难而守节。神高公之义,动适权以成务,故保其听政养安之所,旌公之善也。昔召伯之理也,人爱某棠而勿翦,方兹神灵扶持,不亦远乎!公乃舍车而徒,弃盾而泥,吊亡恤存,绥复军郡。远轸圣虑,诏左庶子姚公吊而赈之,至於修府署,建城池,诏有司计功而偿缗,立廛市,造井屋,公申劝科程,以贳以贷,才逾年而城邑复常矣。其馀缩板为垣,树柳为丽,端衢四达,廨宇双峙,双阙云耸,琼台中天,即公之新惠也。天炎流行,何代无之,逢昏即盛,遇贤即退,故刘昆反风而火灭,王尊临河而水止,盖中诚之至也。公尝领羸兵守孤城,以百当万俾国家全山东之地,名载青史,公即国之长城也。今以一苇之航,纟圭於危堞之上,以当涨海之势,城颓而一块不倾,水止而所济获全,公即国之贞臣也。固知明主之委任於公也,皆感而通焉。周任不敏,学於旧史氏,借古人以谕公,或曰未同年矣,谨述而记之。时贞元十三年岁在丁丑清和之月,哉生魄,勒於石。

◎ 王损之

损之,贞元十四年进士。

◇ 曙观秋河赋(以「寥天晓清,景曜昭晰」为韵)

邈彼斜汉,丽於中天,遇良宵之已艾,与清景而相鲜。势则昭回,既阑干而远映;时方萧瑟,亦滥而高悬。的尔遥分,凄然仰眺,澄奕诙之浮彩,隐苍苍而引耀。孤星回泛,状清浅之沉珠;残月斜临,似沧浪之垂钓。轻晖幕幕,远景萧萧,色分隐映,光凝寥。拟瀑布而不落,似轻之欲销,夜景将分,清光向晓。萦碧落以回薄,澹晴空而缥缈,跻攀不及,限一水以心遥,瞻望空劳,邈九霄而思杳。发迹无际,凌虚不倾,积曙色之牢落,涵爽气之凄清,疑曳练而势远,讶残虹而体轻。远想牵牛,渐失迢迢之状;摇思弄杼,无闻轧轧之声。景气潜昭,氛埃远屏,宁在地以为状,信滔天而挂影。可以玩清光,狎馀景,分晖爽亮,向晓色而亭亭;远势纵横,带秋光之耿耿。伟兹垂象,倬彼青霄,映星躔之的的,出路以昭昭。想穿凿之初,悠然莫测;稽源流之始,邈矣方遥。则知匪自人功,实惟天设,自虚无而想像,界寥廓而昭晰。意天边之横注,远若波澜;想空裹之潜流,遥疑呜咽。宜其临清Г,挹澄澈,傥天路之可,与清漪而比洁。

◇ 钦马投钱赋(以「好善驰名,叶乎前志」为韵)

昔人有暗室无欺,行行路歧,涉清流之荡漾,指白水以驱驰。乘匹马而来,念兹枯渴;倾一襄以用,投彼涟漪。且水本无情,人能誓志,俯濯缨之上善,控奔蹄之小驷。兼隅是切,斗升之水无多;重价将酬,子母之钱尽弃。汤汤浅濑,历历五铢,饮之而忘其量也,投之而无乃甚乎!同济河而沉璧,异浊水以求珠,隐金沙之中,迷於赤仄;落繁之上,混彼青蚨。嗟乎!利巳则多,洁身诚鲜,在一饮而何损?投半两而称善。凫下处,对鹅眼而难分;鲔游时,杂鲸文而不辨。练影,波声,满腹而自资行道,坠钱而孰谓沽名?郭况之家人傥来,讶移金穴;汉代之赀郎或见,犹认水衡。浦溆萦盈,汀洲重叠,吴酌贪而难并,王不言而雅叶。致香醪而一醉,且乏杖头;入春溜以俱沉,不漂榆荚。澄明水底,散乱马前,乍似拣金之碛,何殊种玉之田。逐好利之徒,无辞俯拾;同贯珠之子,几误旁穿。是知雅志无俦,常情不到,将均勺水之直,自胜饮冰之操。则坠银瓶於井底,思妇徒伤;投竹杖於陂中,仙翁可报。贤哉项氏之心,从吾所好。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