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七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杜佑

佑字君卿,京兆万年人。贞元三年累拜尚书左丞,转刑部尚书,十九年拜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和元年册拜司徒,封岐国公。七年薨,年七十八,赠太傅,谥安简。

◇ 进通典表

臣闻太上立德,不可庶几;其次立功,道行当代;其次立言,见志後学。由是往哲,递相祖述,将施有政,用邦家。臣本以门资,幼登官序,仕非游艺,才不及人,徒怀自︹,颇玩坟籍。虽履历叨幸,或职剧务繁,窃惜光阴,未尝辍废。夫《孝经》、《尚书》、《毛诗》、《周易》、《三传》,皆父子君臣之要道,十伦五教之宏纲。如日月之下临,天地之大德,百王是式,终古攸遵。然率多记言,罕存法制,愚管窥蠡测,岂达高深?辄肆荒虚,诚为臆度。每念懵学,莫探政经,略观历代众贤著论,多陈紊失之弊,或阙拯救之方。臣既庸浅,宁详损益,未原其始,莫畅其终。尚赖周氏典礼,秦皇荡灭不尽,纵有繁杂,且用准凭。至于往昔是非,可为来今龟鉴,布在方策,亦粗研寻。自顷纂修,年逾三纪,识寡思拙,心昧词芜,图籍实多,事目非少,将谓功毕,有愧乖疏,固不足发挥大猷,但微臣竭愚尽虑。凡九门计二百卷,不敢不具献上,庶明鄙志所之。尘渎圣聪,兢惶无措。

◇ 论边将请系党项及吐蕃疏

臣伏见近者党项与西戎潜通,屡有降人指陈事迹,而公卿廷议,以为诚当谨兵戎,备侵轶,益发甲卒,邀其寇暴。此盖未达事机,匹夫之常论耳。夫蛮夷猾夏,唐虞已然。周宣中兴,猃狁为害但命南仲,往城朔方,驱之太原,及境而止,诚不欲弊中国而怒远夷也。秦平六国,恃其兵力,北筑长城,以拒匈奴,西逐诸羌,出於塞外。劳力扰人,结怨阶乱,中国未静,白徒竞起,海内扰,实生谪戍。汉武因文、景之富,命将兴师,遂至户口减半,竟下哀痛之诏,罢田轮台。前史书之,尚嘉其先迷而後复。盖圣王之理天下也,唯务绥静人,西至流沙,东渐于海,在南与北,亦存声教。不以远物为珍,匪求遐方入贡,岂疲内而事外,终得少而失多。故前代纳忠之臣,并有匡君之议。淮南王请息师於闽越,贾捐之愿弃地于珠崖,安危利害,高悬前史。昔冯奉世矫汉帝之诏击莎车,传其王首於京师,威震西域,宣帝大悦,议加爵土之赏。萧望之独以为矫制违命,虽有功效,不可为法,恐後之奉使者,争逐发兵,为国家生事,述理明白,其言遂行。国家自天后巳来,突厥默啜,兵强气勇,屡寇边城,为害颇甚。开元初,边将郝灵亲捕斩之,传首阙下,自以为功,代莫与二,坐望荣宠。宋为相,虑武臣邀功,为国生事,止授以郎将。由是讫开元之盛,无人复议开边,中国遂宁,外夷亦静,此皆成败可徵,鉴诫非远。且党项小蕃,杂处中国,本怀我德,当示抚绥。间者边将非廉,亟有侵刻,或利其善马,或取其子女,便贿方物,徵发役徒,怨苦既多,叛亡遂起,或与北狄通使,或与西戎寇边。有为使然,固当惩革。《传》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管子》曰:「有国家无使勇猛者为边境。」此诚圣哲识微知著之远略也。今戎鬼方强,边备未实,诚宜慎择良将,诫之完葺,使保诚信,绝其求取,用示怀柔。来则惩御,去则谨备,自然彼怀我德,革其奸谋,何必遽图兴师,坐致劳费。陛下上圣至仁,覆育群类,动必师古,谋无不臧。伏望坚保永图,置兵衽席,天下幸甚。臣识昧经纶,学惭博究,窃鼎铉之宠任,为朝廷之老臣,恩深莫伦,志恳思报,臧否备阅,刍荛上陈,有渎旒,伏深惶悚。

◇ 三朝行礼乐制议

晋司律中郎将陈颀云:「昔杜夔传旧雅乐四曲:一曰《鹿鸣》,二曰《驺虞》,三曰《伐檀》,四曰《文王》,皆古声辞。」太和中,左延年改夔《驺虞》、《伐檀》、《文王》三曲,更作声节,其名虽存,而声实异,惟夔《鹿鸣》今不改易也。魏伐正朝大会,太尉奉群后行礼,东厢雅常作者也。後有三篇:第一曰《於赫篇》,咏武帝,声律与古《鹿鸣》同;第二曰《巍巍篇》,咏文帝,用左延年所改《驺虞》声;第三曰《洋洋篇》,咏明产,亦用左延年所改《文王》声。第四复用《鹿鸣》之声,重用而除古《伐檀》。及晋初,食举亦用《鹿鸣》。按《左传》穆叔如晋,晋侯享之,工歌《鹿鸣》之三,三拜曰:《鹿鸣》所以嘉寡君也,敢不拜嘉。」《毛诗》云:「《鹿鸣》燕群臣嘉宾也。」既饮食之,又实其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後忠臣嘉宾得尽其心也。《诗》传并无行礼,及叔孙通所制汉仪,复无别行礼事。荀氏云:「魏氏行礼食举,再取周书《鹿鸣》又以宴嘉宾,无取於朝。」考之旧闻,未知所应。荀勖乃除《鹿鸣》旧制,更用行礼诗四篇,先陈三朝朝祭之义,食举歌诗十二篇,元肇群后奉璧,趋步拜起,莫非行礼,岂容另设一乐,谓之行礼耶?荀讥《鹿鸣》之失,似属误谬,还制四篇,复袭前轨。

◇ 三朝上寿有乐议

《礼记》但有献酬,无上寿文,惟《诗·雅》云:「再拜稽首,天子万寿。」《豳风》云:「为此春酒,以介眉寿。」虽非灼然明文,要是仿佛其实,古者诗工皆歌之,故可得而言也。汉兴,叔孙通定礼仪,七年长乐宫成,诸侯朝礼毕,复置酒,侍坐殿上,皆伏,尊卑以次起上寿。汉故事上寿四会曲,注言但有钟鼓,无有歌诗。魏初作四会,有琴筑,但无诗雅乐。郭琼云:明帝青龙二年,以长笛食举第十二古置酒曲代四会,又易古诗名曰《羽觞行》,用为上寿曲,施用最在前。《鹿鸣》已下十二曲名食举乐,而四会之曲遂废。汉故事邓吴及琼等食举之曲,与时增损,张华上雅乐诗表云:魏上寿食举时及汉代所施用,其文句长短不齐,皆未合於古雅。汉故事则云上寿四曲,华亦言有歌辞,会其注当是阙文,晋代歌诗,傅元述具存。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