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六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卷四百六十六  ◎ 陆贽(七)

◇ 论裴延龄奸蠹书

十一月三日,具官臣某,惶恐顿首献书皇帝陛下:臣闻君子小人,用舍不并,国家否泰,恒必由之。君子道长,小人道消,於是上下交而万物通,此所以为泰也。小人道长,君子道消,於是上下不交而万物不通,此所以为否也。夫小人於蔽明害理,如目之有眯,耳之有充,嘉谷之有蟊,梁木之有蠹也。眯虽之目,则天地四方之位不分矣;充子野之耳,则雷霆蝇黾之声莫辨矣;虽后稷之穑,禾易长亩,而蟊伤其本,则零瘁而不植矣。虽公输之巧,台成九层,而蠹空其中,则圮折而不支矣。是以古先圣哲之立言垂训,必殷勤切至,以小人为戒者,岂将有意雠而沮之哉。诚以其蔽主之明,害时之理,致祸之源博,伤善之衅深,所以有国有家者,不得不去耳。其在《周易》则曰:「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必乱邦也。」在《尚书》则曰:「除恶务本」;「去邪勿疑」。在《毛诗》则曰:「无纵诡随,以谨无良」;「曾是掊克,敛怨以为德」;「盗言孔甘,乱是用饣炎」;「谗人罔极,交乱四国」。在《论语》则曰:「恶利口之覆邦家者。」在《春秋》则曰:「聚敛积实,不知纪极。」「毁信废忠,崇饰恶言,靖谮庸回,服谗慝。天下之人,谓之四凶」。在《礼记》则曰:「小人行险以徼幸」,「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小人使为国家,而灾害并至,虽有善人,无如之何」。臣顷因读书,常愤此类,不图圣代,目睹斯人。户部侍郎裴延龄者,其性邪,其行险,其口利,其志凶,其矫妄不疑其败乱无耻,以聚敛为长策,以诡妄为嘉谋,以掊克敛怨为匪躬,以靖谮服谗为尽节,总典籍之所恶,以为智术,冒圣哲之所戒,以为行能,可谓尧代之共工,鲁邦之少卯。伏惟陛下协放勋文思之德,而鉴其方鸠亻孱功;体仲尼天纵之明,而辨其顺非坚伪。则天讨斯德,圣化允孚,小往大来,孰不欣幸。迹其奸蠹,日长月滋,阴秘者固未尽彰,败露者犹难悉数。今请粗举数事,用明欺罔大端,悉非隐微,皆可覆验。陛下若意其负谤,则诚宜亟为辨明;陛下若知其无良,又安可曲加容掩。愿择左右亲信,兼与举朝公卿,据臣所言,阅实其事。傥延龄罪恶无状,即臣之奏议是诬,宜申典刑,以制虚妄,俾四海法朝廷之理,兆人戴陛下之明。得失之间,其体甚大,不当复有疑虑,使辨之不早,以竟失天下之望也。前岁秋首,班宏丧亡,特诏延龄,继司邦赋。数月之内,遽功能,奏称:「勾获隐欺,计钱二十万贯,请贮别库,以为羡财,供御所须,永无匮乏。」陛下欣然信纳,因谓委任得人,既赖赢馀之资,稍宏心意之欲,兴作浸广,宣索渐多。延龄务实前言,且希睿旨,不敢告阙,不敢辞难。勾获既是虚言,无以应命;供办皆承严约,苟在及期。遂乃搜求市ㄩ,豪夺入献,追捕夫匠,迫胁就功。以敕索为名,而不酬其直;以和雇为称,而不偿其佣。都城之中,列肆为之昼闭;兴役之所,百工比於幽囚。聚诅连群,遮诉盈路,持纲者莫敢致诘,巡察者莫敢为言。时有致诘为言,翻谓党邪鬼直。天子毂下,嚣声沸腾,四方观瞻,何所取则?荡心於上,敛怨於人,欺天隐君,远迩危惧,此其罪之大者也。

总制邦用,度支是司,出纳货财,太府攸职。凡是太府出纳,皆禀度支文符,太府依符以奉行,度支凭按以勘覆,互相关键,用绝奸欺。其出纳之数,则每旬申闻;其见在之数,则每月计奏。皆经度支勾覆,又有御史监临,旬旬相承,月月相继,明若指掌,端如贯珠,财货少多,无容隐漏。延龄务行邪谄,公肆诬欺,遂奏云:「左藏库司,多有失落,近因检阅,使置簿书,乃於粪土之中,收得银十三万两,其疋段杂货,百万有馀,皆是文帐脱遗,并同巳弃之物。今所收获,即是羡馀,悉合移入杂库,以供别敕支用者。」其时特宣进止,悉依所奏施行。太府少卿韦少华抗表上陈,殊不引伏,确称「每月申奏,皆是见在数中,请令推寻,足验奸计」。两司既相论执,理须辨鞫是非,臣等具以奏闻,请定三司详覆。若左藏库遗漏不谬,隐匿固合抵刑;如度支举奏是虚,诬诳亦宜得罪。陛下既不许差三司按问,又不令检奏辨明。度支言太府隐漏至多,而少华所任如旧;太府论度支奸欺颇甚,而延龄见信不渝。枉直两存,法度都弛。以在库之物,为收获之功;以常赋之财,为羡馀之费。罔上无畏,示人不惭,此又罪之大者也。

国之府库,用置货财。物合入官,则纳於其内;事合给用,则出乎其中。所纳无非法之财,所出无不道之用,坦然明白、何曲何私?而延龄险猾售奸,诡谲求媚,遂於左藏之内,分建六库之名,意在别贮赢馀,以奉人主私欲。曾不知王者之体,天下为家,国不足则取之於人,人不足乃资之於国,在国为官物,在人为私财,何谓赢馀,复须别贮?是必巧诈以变移官物,暴法以刻敛私财,舍此二途,其将焉取?陛下方务崇信,不加检裁,延龄既怙宠私,益复放肆,遂录积久逋欠,妄云察获奸赃,总计缗钱八百馀万。听其言则利益虽大,考其事则虚诞自彰:或是水火漂焚,或缘旱涝伤败;或因兵乱散失,或遭寇贼襄攵;或准法免徵,或经恩合放;或人户逃逸,无处追寻;或纲典拘囚,不克填纳;或没入店宅,岁久摧残;或收获舟船,年深破坏。类皆如此,难以殚论。在人者并无可科徵,属官者悉不任货卖,但存名额,虚挂簿书。大抵钱谷之司,皆耻财物减少,所以相承积累,不肯涤除,每当计奏之时,常充应在之数。延龄苟称察获,遂请徵收,恢张利门,诱动天听。贻诮侮於方岳,贾愁怨於黧,于兹累年,一无所得,其为疏妄,亦曰殆哉。陛下姑欲保持,曾无诘问;延龄谓能蔽惑,不复惧思。奸威既沮於四方,愉态复行於内府。由是蹂躏官属,倾倒货财,移东就西,便为课绩,取此适彼,遂号羡馀,愚美朝廷,有同儿戏。诸州输送布帛,度支不务准平,抑制市人,贱通估价,计其所折,即更下徵,重困疲,展转流弊,既彰忍害,且示不诚。及其支送边州,用充和籴,则於本价之外,例增一倍有馀。布帛不殊,贵贱有异。剥徵罔下,既以折估为各;抑配伤人,又以出估为利。事多矛盾,交骇物情。穷边穑夫,痛愤切於骨髓;下土编户,冤叫彻於苍。而延龄以冒取折估为公忠,苟得出估为胜利,所谓失人心而聚财贿,亦何异割支体以徇口腹哉。殊不寤支体分披,口安能食;人心离析,财岂能存。此又罪之大者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