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三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苏端

端,肃宗朝比部郎中。太常谥杨绾曰文贞,端持异议。帝恶其言丑险不实,贬巴州员外司马。

◇ 驳司徒杨绾谥议

古者美恶无私,裒贬必当,将以嘉善而退恶,为列辟之明典也,可不慎欤?今谨详前谥文贞者,稽法考事,恐非光允时论,发扬来训矣。夫道德博闻曰文,清白守节曰贞。且元载与司徒友敬殊深,推为长者,首举清要,人莫与京。及司徒宠望渐高,载畏其逼,又知载隳坏纪纲,心贰於君,既惧其疑,因而疏,有口皆知载恶,而独曾无一言。或有发载之恶,证告未明,抱诚坐法者。司徒时居上列,奏达非难,不能因此披衷正词,全志士之命,露凶狡之私,而乃晏安自泰,优游过日。使元载祸夸大灭身,竟劳圣上防伺之虑,岂守节不隐耶?岂怀道无毒耶?非谓文贞明矣。洎元载将谋不忠,罔聪蔽圣,啬恩於下,招怒於上。使北塞人劳,有过时之戍;西郊虏入,无吊灾之惠。磁、邢忠义之士,将死复生;梁、宋伤夷之人,或寒或馁。搜访旌恤,中外所急,载皆绝之,使王泽不及於下,为行路所嗟。而杨公当圣上维新之时,居天下得贤之望,诚宜不俟终日,造次速言。乃寂寥启悟,禁闭谟猷,贪食万钱之赐,虚承一心之顾。使防河之人,家闻《采べ》这叹;近甸诸邑,多兴《祈父》之忧。岂慈惠爱人乎?既曰不慈不惠,何以谓之文;有隐有毒,何以谓之贞乎?古者诸侯有国,卿大夫有家,上以报祖宗,下以处子孙之义也。杨公历处厚俸,人谓儒宗,曾不立家,又无私庙。宁使人老阙敬祖之礼,位极亡祭祀之宫,凡在衣冠,谁不叹恨?又乖大义克就愍仁接礼之义矣,曰文与贞,曷可以议?圣人立谥,有公无私。所以周宣不敢私于父,谥曰厉;汉宣不敢私於祖,谥曰戾。百王明制,历圣通则。昔公叔文子有死卫之节,修班制之勤,社稷不辱,方居此谥。爰及太宗初魏公徵有匡救公直之忠;中宗末苏环有保安不夺之节。所以诸贤甚众,谥文贞者不过数公。至於燕公张说,先朝辞翰之臣,名节昭著,省司尚谓不可,至今人故称之。由是言之,乌可比德?请牒大常,更详他谥,以守彝章。庶乎青史之笔,不乖於周汉;黄泉之魂,免惭於苏魏。谨议。

◎ 姚南仲

南仲,华州下わ人。乾元安装制科登第,授太子校书,历御史中丞,改给事中,出为陕虢观察使。贞元中迁郑滑节度使,授尚书右仆射。十九年卒,年七十四,赠太子太保,谥曰贞。

◇ 谏近城为陵墓疏

伏闻贞懿皇后今於城东章敬寺北以起陵庙,臣不知有司之请乎,陛下之意乎,阴阳家流希旨乎?臣愚以为非所宜也。谨具疏陈论,伏愿暂留天眷而省察焉。臣闻人臣宅於家,君上宅於国。长安城是陛下皇居也,其可穿凿兴动,建陵墓於其侧乎?此非宜一也。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见也。是以古帝前王葬后妃,莫不凭邱原,远郊郭。今则西临,宫阙,南迫康庄,若使近而可见,死而复生,虽在西宫,待之可也。如骨肉归土,魂无不之,章敬之北,竟何所益?视之兆庶,则彰溺爱;垂之代累明德,此非所宜二也。夫帝王者,居高明,烛幽滞。先皇所以因龙首建望春,盖为此也。今若起陵目前,动伤宸虑,天心一伤,数日不平。且匹夫向隅,满堂为之不乐;万乘不乐,人其可欢心乎?又暇日起歌动钟於内,此地皆闻,此非宜三也。伏以贞懿皇后坤德合天,母慈逮下,陛下以切轸旒,久俟蓍黾。始谥之以贞懿,终待之以亵近,臣窃惑焉,非所以称述后德,光被下泉也。今国人皆曰:「贞懿皇后这陵迩於城下者,主上将日省而时望焉。」斯有损於圣德,无益於贞懿。将欲宠之,而反辱之,此非宜四也。凡此数事,实玷大猷,天下咸知,伏惟陛下熟计而取其长也。陛下方将偃武靖人,一误於此,其伤实多。臣恐君子是非,史官裒贬,大明忽亏於掩蚀,至德翻後於尧舜,不其惜哉!今指日尚遥,改卜何害?抑皇情之殊眷,成贞懿之美号。(下阙)

◎ 李至远

至远始名鹏,赵州高邑人。上元时制策高第,勋吏部员外郎中,迁天官侍郎,出为壁州刺史。卒年四十八。

◇ 唐维州刺史安侯神道碑

夫招摇东指,寰区识天下之春;渖涨北临,川谷有朝宗之地。况乎皇明发而万物睹,天衢亨而四奥宅,故以骤险浮深,同文协轨者也。若乃壤邻骄子,家号名王。握葱野之瑰奇,氵敕蒲源之粹液。井蛙自许,既累嗤於越子;风鸿且遇,仍嗣美於宅侯。则大将军安侯其人矣。

侯讳附国,其先出自安息,以国为姓。有隋失驭,中原无何;突厥乘时,籍雄沙漠。侯祖乌唤,为颉利吐发,番中官品,称为第二。王庭虽局,方冠射雕之勇;帝乡何远?空郁卫牛之气。父フ汗,望日月於中衢,奋羽毛於边服。势同鹊起,功随豹变。贞观初,率所部五千馀人朝,诏置维州,即以フ汗为刺史,拜左武卫将军,累授左卫右监门卫二大将军,封定襄郡公。寄等连城,荣超合垒,析圭胙土,时议称之。侯运偶千年,才标一日,服太阿而善断,览介石以知机。有顾鹑笼,实怀先觉,乃心凤,奚叹後予。於是拔迹泥沙,翻飞霄汉,亦以贞观四年,与父俱诣阙下,时年一十有八。太宗见而异之,即擢为左领军府左郎将,寻令与鸿胪丞赵德楷谕旨於吐谷军。虏安宁之巢,敢恃螳螂之斧,旅拒成命,逼迫行人,遇困加威胁,举步逢艰阻。侯以命有所系,静以体之,节不可失,贞以守之,虽弦矢屡移,而铁石无改。既而加兵一荡,凶氛四彻,竟获全归,佥以为苏、武郑众,不独高於前代矣。玺书叹述,迁本府中郎将,赍布帛五百,又加秩为忠武将军行本职。十九年,太宗扬鉴暂抚,清海俗於三韩;驻跸聊麾,骇天声於六汉。侯功参末将,绩预元戎,诏论功授上柱国,封驺虞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就徽元年拜右领军将军,馀如故。荷元天之广运,承湛露以阳,蒲璧开南面之尊,兰盛北军之宠。门驱四马,匣纽双黾。薄墓归来,辉光不独於三子;辨色而入,前後方参於五侯。叠荩流轩,徽枝岌で,足以震辉都鄙,讴谣氓庶。寻丁定襄公忧,执丧无替於少连,让爵自先於季札。及其字人按部,和风布政,使幼艾不怀,猷渠不惊。非树其长,莫谙其俗。以此高乎,兼本官,复拜为使持节维州诸军事维州刺史。朝咨良牧之能,物喜吾君之子。入虔戎政,缛共宿於星庐;出变夷歌,扇重晖於日域。龙朔中随府易名,改为左戎卫将军,总章年进为右戎卫大将军,刺史勋封并如故。日观崇岩,封峻霄三五之声已邈,八九之迹难追。天子洁坛场,疏圭璧,报功崇德,腾茂实於石间。侯亦励熊罴,从金鼓,前清後御,罄忠勤於玉帐。咸亨初追封斯阀,仍本封进爵为子,加邑四百户。方当降锡上樽,行升右地,啸洪崖而自狎,揖浮邱以曾举。而殷相肇梦,晋寝成妖。古谢今形,仙禽致是非之难;寒凝暑退,大椿属摇落之期。哀哉!奄以调露二年二月十八日,寝疾终於神都,春秋八十有三。永隆二年二月二十三日,葬於雍州长安县孝悌乡之原,礼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