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5部 卷四百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崔甫

甫字贻孙,太子宾客沔子。举进士,累迁中书舍人。德宗朝贬河南少尹,召拜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改中书侍郎。年六十薨,赠太傅,谥文贞。

◇ 请召对待制官奏

伏以先天二年令,群臣直日待制,以备顾问,自今以後,准元敕文官一品以下,更直待制。待奏事官尽退,然後趋出,便於两廊赐食,待进止,至酉时後放。陛下闲暇之际,时有召问,庶或上裨圣政。

◇ 奏猫鼠议

右。今月日,中使吴承倩宣进止,以笼盛猫鼠示百寮。臣闻天生万物,刚柔有性,圣人因之,垂训作则。《礼记·郊特牲》篇曰:「迎猫,为其食田鼠也。」然则猫之食鼠,载在祀典,以其除害利人,虽微必录。今此猫对鼠不食,仁则仁矣,无乃失於性乎?鼠之为物,昼伏夜动,诗人赋之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又曰:「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其序曰:「贪而畏人,若大鼠也。」臣旋观之。虽云动物,异於麋鹿麇兔,彼皆以时杀获,为国家用。此鼠有害,亦何爱而曲全之?猫受人畜养,弃职不修,亦何异於法吏不勤触邪、疆吏不勤捍敌?又按礼部式具列三瑞,无猫不食鼠之目,以此称庆,臣所未详。伏以国家化洽理平,天符荐至,纷纶杂沓,史不绝书。今兹猫鼠,不可滥厕。若以刘向《五行传》论之,恐须申命宪司,察视贪吏,诫诸边候,无失徼巡,则猫能致功,鼠不为害。臣忝枢近,职司聪明,不揆狂愚,辄献公议。谨议。

◇ 广丧朋友议

殿中侍御史安定皇甫政,字公理,故尚书左丞之子,文行兼茂,不忝前烈,雅度精识,其俦盖寡。甫昔年尝为左丞使介,而公理又余之族甥,故狎焉。大历七年,余寓滁,而公理寓楚,适有来讯,示余以所著《丧朋友议》,余美其重礼义,有古之遗范,瞻望德门,轨躅无替,亦感思者之所慰幸也。公理又谂余曰:「政自从事於文,舅氏未尝以一言见诲,岂所望哉?盍示今议之利病,猗欤公理。」年未四十,班在赤墀,簪笔持简,为王近臣。顷又佐廉问,董淮海之部,名遂矣,权厚矣。固当缓步阔视,光车美服,为贵为达而已矣。乃不遗我讠叟狭,不略我衰惫念噬肤之戚,收门吏之旧,周爰谘询,以师道见待。吾亦何有,但美子之求益不倦。虽一勺而进,可以浸天壤;一卷之多,可以镇方域。况其渺弥既广,崭已峻,增之廓之,於成名乎必矣。皇甫氏有子哉!因览斯议,忽忆永泰中於穆鄂州宁会客席,与故湖南观察韦大夫之晋同宴,适值有发远书者,知郑郴州炅、知庞歙州,或以疾而殁,或遇戕於盗。韦氏出涕沱若而言曰:「二刺史之晋之交友也。」於是敛匕箸,离筵席,因归於所次而哭之三日。人来吊之者,韦则尽哀长号,不徒戚容而已。

又间岁,甫佐江南西道连帅魏尚书,时属幕中之参佐有加官者,聚合乐饵,卜日为宴。宴前行人至,知团练副使考功邢郎中宇捐馆於荆南,邢与魏乡国接近,且琊郎中则诸魏之出,於尚书为内外昆弟。适受朝命,为尚书ヘ。仆感杜篑规平公之事,将入言於府主,请罢宴,若不可,则请彻乐卒事。而同列之士,恶我者嗤鄙之,词充刃於听,谓我樵夫农叟之智也。好我者颦戚而相诲曰:「慎无以方枘施圆凿,自取辱焉。」谆谆如不能已。仆懦夫也,因是而自悔。乃其宴也,大庖具酒车,倾郑卫之女,列於宾席之末,俳优侏儒,设於公堂之下。昼日不足,继之以烛,使膳平均值炊来酌曰:「旷饮斯!」必当见舆曳之无算,又焉得终其词哉?使我不言,适其宜也。今者追想,韦湖南犹孔门之训,其他则吾不知,因纵言之,以报公理。示之义当矣,又何以规?议既成,客谓甫曰:「韦湖南、魏江西二观察,颇尝知其风味,公直简谅,魏则先之,饰情强仁,韦之志也。今吾子之论,无乃剥魏而附韦乎?且子魏之上介也,论议不隐,恐非《春秋》内鲁故宋之义,盍辨焉?」甫应之曰:「噫!宁以他规我,是论也,吾复之熟之有日矣。韦湖南之晋饰情强仁,诚如来议。」《礼》不云乎,「先王制礼」,贤者俯面就之,不肖者企而及之。子张曰:「先王制礼,不敢不至焉。」韦氏之丧朋友,纵不由衷,说与夫二者之义合矣。吾虽欲不与,其可得哉?至於故府公魏尚书,公直简谅,清身敬职,郡人戴於下,朝听满於上,狼籍甚盛,岂造次之所尽哉?但於邢副使之丧,若忍悲而就宴,可谓哀乐失其节。乃《左氏传》所载乐祈告人曰:「君与叔孙其皆死乎!」及子招栾忧之谓也。若情不至焉,率而为宴,则《礼》经所谓直情而径行者,「戎狄之道也」,吾虽欲勿议,又不可得也。且吾之所论者,因皇甫公理所著《丧朋友议》,故纵言及之,非敢于定二观察之裒贬。韦湖南吾取节焉而已矣,来议又以吾尝为魏公使介,今兹著论,异於《春秋》隐鲁故宋者,兹又近而非中也。仆才虽不腆,中台之剧曹郎,且兼柱下史,有名於著定矣。受命为尚书介,弥缝润色之职事,安可见责以敬故君之礼。

呜呼!晋悼公魏绛之君也,绛戮悼公之弟;韩厥赵宣之所任也,厥戮宣子之仆。及其终也,悼公谢魏绛曰:无重寡人之过。宣子曰:可贺我矣。而绛、厥无罪焉。岂不慎重当公正之世,论议之与刑罚,当岂异哉?子何见过深也。呜呼!天下有至公,有至当。知贤而举用之,至公也。临事而平处之,至当也。各守其分,复何尤哉?自汉徐孺子於故举主之丧,徒步千里,而行一祭,厚则厚矣,其於传继非可也,历代莫之非也。近日张荆州九龄又刻石而美之,於是後来之受举为参佐者,报恩之分,往往过当。或挠我王宪,舍其亲戚之罪负,举其不令子孙,以窃名位。背公私党,兹或近之,时论从而与之,通人又不救,遂往而不返。徐生徐生,得非失中之履霜也。常积愤懑,因而书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