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八十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元结(一)

结,河南人。天宝十三载进士,擢右金吾兵曹参军,摄监察御史,为山南西道节度参谋。以讨史思明功迁监察御史裹行,进水部员外郎。代宗立,拜道州刺史,进容管经略使,加左金吾卫将军。卒年五十,赠礼部侍郎。

◇ 说楚何荒王赋(上)

梁宠王召君史问曰:「史之记事,无有遗乎?」对曰:「有之。臣楚人也,请说楚人之遗事。昔闻臣何荒王使钓翁相水,相置浮宫之所,相用え钓之处。翁曰:『臣相水多矣,不能悉说,请说湘江之流。有龙有泷,其至险也,实回山如斗,τ壁若合;阳崖阴壑,景气常杂;崩流激声,空响相答。则有君峻束,喷喷触沃;冲回繁漩,圮崖开谷。故众声相喧,积气相昏,[B225]阗深沈;出入千里,常如凝阴。是以鱼经其中,皆鬣秃鳞脱,亏腮嚅煦。忽为渊流,瀛瀛油油;蕴淳无声,岛屿若浮。则有厌波涛湍险之苦者,必於其间养鳞让鬣,休游施舒。如此之处,皆曰鱼都。君王审之,无易此乎?荒王眺叹曰:「钓翁早父,其思隘欤!乃欲置吾於湘水一曲,钓罗病鱼。吾自相水洞庭可矣。」

於是命造え钓,於是命造浮宫。令え钓所至,渊无藏龙;令浮宫所状,与仙府比同。宫有天兀龙殿,当居史端,实灵巫鬼祝女,司宫侍何荒王,而公族国卿,莫得至焉。宫有サ台揭拔,类拟天都,薰珍钿涂;缨佩垂纡,金珠玉炉;萧清泠,馥芬敷。臣何荒王於此台上,与妊女雩姝;双歌闲徐,矣然自娱。宫有堂岑房,句馆艨廊;载戏儿奴妓官、谐奴内臣、宫姥优倡;乃玩器不名,《同戈》维官傍。宫有联需,负土以为囿;囿多夭草媚木,淫禽鬼兽。宫有海同之阙,仡倔解悬;左曰瑞风,右曰祥烟。宫有四门,青气白,丹景元寒。然後始为城,匝宫屯备,交战禁御,{林山}罗攒峙。其馀骇鲸之良、飞龙之舫、凫艋鹤、罗宫上下者,千里相望。浮宫可御,而え钓无成。臣何荒王乃浮浮宫於都龙之漩泠,出洞庭之南氵英,将观蛮师夷人,与渔者试え钓於沅湘会氵尾。臣何荒王始见积鱼之山,而喜色未起。及见罘犹畜,委钓未施。已潆洄渊γ,周袤千里。え中之鱼,皆触蹙锻骇。投跳委垒,可以荐车。臣何荒王辇於其上,而心始喜。是日置鱼监,拜纲尉;钓尹司纶,各有等次。又有类龙学鳇,肘钓┩钅刃,鹏腾鹗跃,潜深错扌索,得怪鱼状龙者,皆差授官爵。」宠王闻之喜曰:「吾国无有长流激湍、平湘大渊,而不知有此乐也。始知城池官馆,为拘我之邸;山泽鹰犬,为劳我之方。当诵记所闻,归学而主。」君史证曰:「不然。须臣言已,或可听焉。臣闻浮宫之成也,臣何荒王令群臣:有後为浮司不为浮茅者族,百姓能率为浮家共为浮乡者复;男子能湍游上下者为王宾,女子能渊居移日者为王嫔。未及一年,遂变楚俗。川原有楚室之乡,江湖有骈舟之曲;家见湍上之悲,户闻临渊之哭。时野有叹曰:「呜呼!有国者非喜爱亡国,有家者非喜爱亡家。当取其亡也,如喜爱者耶?』今君上喜爱浮宫え钓,令臣下喜爱浮司浮乡,吾恐君臣各迷,而家国共亡。此实楚正士叹臣何荒王,臣愿君王惊惧为心,指此为箴。」

◇ 说楚何惑王赋(中)

宠王禹然,复问君史曰:「更有记乎?曰:「有之,甚妖怪也。何故不说?宠王曰:「当必为吾说之。」对曰:「臣闻天鄙有山,山有玉鼓。实有天《鬼》,扣之歌舞;声媚金石,韵便宫羽。」宠王曰:「生休矣,吾将购之。」君史证曰:「不可。臣所不欲说者,惧君王好之。君诚不忘欤,臣请备说,其可好乎?昔臣何惑王用阍嬖之谋,肆极荒淫;更经年岁,凿险填深。转饣鬼通千里,万金五译;臣妾借喻其心,然後云获。非灵女抚鼓,而天《鬼》不舞;非{女}女引和,而天《鬼》不歌。天《鬼》舞,一容化,一分眄,一祥,一宛袂,臣何惑王见之,舒舒曳曳,若多醇酎而不知所制。天《鬼》歌,一化颜,一主顾,一更声,一换气,臣何惑王听之,矣矣懿懿,若已酎昏而不知所至。天《鬼》歌舞,臣何惑王气如阳春,始霁时雨;天《鬼》不歌舞,臣何惑王心若已丧,而颓坏不主。呜呼天《鬼》,惑人至此!呜呼天《鬼》,媚人至斯!如有《鬼》《宾页》,辅之,使臣何惑王之心无所不欲,使臣何惑王之意无所不为。独言选女,於馀可知。其选女也,岂止嬴[A134]?及{女}未笄,将龉将《齿》,将与将{女}。可喜美者,母姨负抱,姑姊引提;诣於王宫,字籍王闺。然後割楚国庙右,为天《鬼》作宫;分楚国社阳,为《鬼》《宾页》作馆。悉楚国之好,奉之已穷;於所奉之心,其犹未满。楚国之人,已悲咨冤怨,日苦其毒。其臣惑王尚熙忄夷敷娱,日思未足。

「野有直士,触而证曰:『大王溺於天《鬼》,惑於《鬼》《宾页》,不顾宗庙遂亡、人民如何,下命其令。云舞者能变一度,歌者能变一声;应《鬼》乐之节数,充寡人之性情。且能富其亲族,又能贵其父兄。至於母姨姑姊,皆能与之封邑,以为世荣。令行逾月,楚俗绵化。女忘蚕织,男忘耕稼;里开学歌之馆,乡筑教舞之榭。遂使黄钟、大吕,生溺惑之声;《孤竹》、《空桑》,起怨离之调。变风俗於一欢,忘正始於一笑。大王未觉,遂不节损,此所谓凿颠覆之源、造乱亡之本。今之所好则妖恶之物,所为又怪鬼之事;羲轩之耳必不肯听,尧禹之心必不肯喜。』臣何惑王悟之,於是使嬖臣挟玉鼓与《鬼》乐,使阍尹抱天{女}《鬼》《宾页》,锁以金索,系於石人,沈之深渊,飞楫而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