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七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柳浑

浑字夷旷,一字惟深,本名载,襄州人。天宝初进士,累除衢州司马,弃官隐武宁山。召拜监察御史,除殿中侍御史。大历中累迁尚书右丞。贞元元年迁兵部侍郎,封宜城县伯,三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五年卒,年七十五,谥曰贞。

◇ 请禁田季羔货宅奏

故尚书左丞田季羔,公忠正直,先朝名臣。其祖父皆以孝行旌表门闾,京城隋朝旧第,季羔一家而已。今被堂侄伯强进状,请货宅召市人马,以讨吐蕃。一开此门,恐滋不逞。讨贼自有国计,岂资侥幸之徒?且毁弃义门,亏损风教。望少责罚,亦可惩劝。

◎ 柳识

识字方明,代宗朝官左拾遗。

◇ 为润州太守贺赦表

臣某言:臣闻元气氤氲,生成道达;圣王教化,恩煦流行。自昔仁寿之时,皆同宽大之典。伏见五月二十九日恩制,昭洗庶狱,廓清万,亿兆欣戴,人神叶心。臣某中贺。伏惟宝应元圣文武皇帝陛下体元立极,至德提运,俗阜和平之理,天垂景福之祥。故得年谷大丰,五兵不用,仓廪既实,礼义兴行。此以道合(一作洽)羲轩,功格天地。陛下圣德之至,劳谦恤隐,犹虑淳风未溥,罹咎或多,务宽典刑,以广覆载。当一阴始生,盛阳用事,言念冒犯惨酷,幽闭囹圄,降元猷涣汗之恩,赞朱明长养之气,而使省躬者自新有路,怀生者得遂其情。枯朽重沐阳和,烟助为喜色,元元感戴,皆见圣明,(一作慈)。遇此昌时,生灵何幸?臣忝庶职字人,不任忭舞欣跃之至。

◇ 草堂记

海昏县东北一二里有澄陂。永泰初,检校左司郎中兰陵萧公置草堂於陂上,偶然疏凿,从其易也。虚楹东向,清旷十里,傍有古树密竹,一如篱落。澄漪风篁,终日不厌,非出非处,优游中道,於兹三年矣。柴条为门,蔬圃取给,怡愉色充,止足於斯。士君子皆仰其清达也,清而多爱,达而弥约。曩昔持宪,仁德恤刑,进退之道,道皆可劝。予学史者也,得而纪述,思简予天下之士。往岁天子自凤翔归於上都,大兵之後,秦人陷法抵冒者众,疑似诖误者倍之。皇纲初振,国典未一,公职在畿甸,位卑才露,京尹器之,委以决狱,惟刑之恤,上简帝心。向三年,迁以持宪,历台三院,折狱如初,或如丝棼,因我绳直,盖亦多矣。不其才难,未止於此。当此之时,寇逆虽却,而犹金方播气,事多阴胜。公仁勇中发,忘危与众,前後按乎?旧狱,察色见情,疑似当刑,口伏心怨,果断出之者数百人。去其智是饰非,盘根难状,为无辜之害者,亦十数人。持宪如此,仁乎至哉!向使生全爱养之心,不备乎?阴阳运用之才,则视人残伤,空叹息而已,焉能密网之中,多所济活?昔人有生全之功,高门待封者,欲人行之,所以彰其善意也;知止足者,委顺志之,所以晦其善也。其意不同,同归於德;其德虽异,观各有宜。《诗》曰:「恺悌君子,人之父母。」此之谓也。予家於修江之上十年矣。兹地阻远,兵戈不至,而犹日见乎罢人货鬻之怨,时闻乎豺狼凌肆之残。春对乎凄风苦雨之音,秋经乎炎燠札瘥之气。又见野有此,当益感叹而已。大历二年正月七日,左拾遗柳识述。

◇ 新修四皓庙记

国之所以病者,在乎名分差,赏罚谬,贱妨贵,孽代宗,河决树颠,可拱而俟。夫圣人作则,必建皇极,叙彝伦,植礼为务,坦顺为路,使尊有定位,下无觎心。《春秋》垂子贵母贵之文、年钧德钧之说,侄娣审於左右,文质殊其後先。等威著明,条贯纤悉,选师保以教之,设疑丞而辅之。春诵夏弦,一物三善。故刑於寡妻,文王之所以正家道也;抗法伯禽,周公之所以致颂声也。昔申后黜而小弁赋,子朝宠而王室乱。献公从筮,晋祀如纟延,楚建遇谗,芊姓累棋。列於格言,垂作殷鉴。汉高皇帝提三尺剑,奋布衣,夷秦翦项,南面而帝。及乎疏孝惠,私赵王,本根一摇,海内失望。向使安车空驾,羽翼不来,蹈金寒离之踪,成母爱子抱之计,四百之祚,岌乎殆哉!非四公之高名,不能割汉祖肌肤之爱;非留侯之奇策,不能振大贤金玉之音。然而显晦异宜,语默殊用。涂山玉帛,有栉风沐雨之劳;陋巷简瓢,无被缨冠之责。兼济独善,相与背驰,唯四先生两有之矣。往者明祠颓坏,靡有孑遗,太傅兼中书令许国公爰命经营,不日而就。栋宇甚美,神形若生,如裁兔鹿之书,似指狼羊之喻。松凉桂燠,白霞丹,坐视天倪,时闻地籁。公秀发人瑞,雍容国桢,本於忠孝,文以礼乐,每绝编而嗜学,常吐哺以迎宾。至於戡定之懋勋,廉察之殊政,则铭於彝器,藏在史官。宜有如季文子者请之,太史克者诗之,非昧者所宜造次道也。公以为四先生避秦乱,逃汉禄,而所立利泽,如揭日月。彼佩金印,乘朱轩,食万锺,润九里,而括囊避事,全躯保孥。闻四贤之风,可以有立志矣。故公之饰是庙也,见圣王固本之制焉,有诗人《伐檀》之志焉,岂特烛耀岩穴、旌贲隐沦而已?

◇ 琴会记

君子之座,必左琴右书,雅好阅古,古亦置於舟车也。大历六年,浙西观察使苏州刺史兼御史大夫赞皇公祗命朝於京阙。春正月,夕次朱方,刺史樊公称江月当轩,愿以卮酒侑胜。居无何,赞皇公弦琴,樊公和之。演操相应,澄清抚绥,递为伯牙,更为子期。琴动人静,琴酣酒醒,清声向月,和气在堂,春风犹寒,是夜觉暖。罢宴之后,赞皇顾润州曰:「见明珠者始贱鱼目,知雅乐者方鄙郑声。自朴散为器,真意在琴。与众乐同出於虚,独能致静;同韵五音,独能多感;同名为乐,独偶圣贤。是宜称德,切近於道。昔尧以美利利於天下,曲名始畅,自舜禹至於夫子不止。且声著哀思,或当戚自陈。其後居常玩之,和理所措。若然者,宁袭陶公真意空拍而已?岂袭胡笳巧丽,异域悲声?我有山水桐音,宝而持之,古操则为,其馀未暇。」是知赞皇所好,无非训典,似有道而犹重之若此,况乃真有道之士乎?辄纪述所论,贻诸达者。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