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七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任华

华,元宗时官秘书省校书郎,出为桂州刺史参佐。

◇ 明堂赋

粤若稽古巨唐,千灵累圣,二叶重光;思文烈以宗祀,象天地之圆方。考遗训,建明堂;俯南端之赫赫,扌致北极之锵锵。盘螭黝纠,捧神珠而高翥;游翕习,仰层槛以回翔。星辰出纳於疏牖,虹萦带於轩廊。远而望之,若扶桑吐日生高冈;近而察之,若丛转盖陵昊苍。屹峥嵘以岑立,漫披离而翼张。其奥秘也,懿氵鼻退,灵仙仿佛肃枚枚以实实;眇清爽,日月来往,赫户々以煌煌。阶陛嶙峋而分据,栾栌磊落以相望;实造化之难测,非翰墨之所详。吾君正冠冕,垂衣裳;佩玉玺,腰干将。猛ね列,崇牙张;百揆时序,万国来王。敦行尚年,既在南而近夏;贵仁亲族,乃居东而曰阳。中主尊於太室,西导德於总章;务兢兢之孝理,匪晏晏之乐康。然後知响明之位正,随时之教盛。因方备色,乘五运以顺行;选士养贤,崇四学而敷令。岂直若斯而已哉?其宫十二以象辰,行水四周而为海。堂筵楣径,可以见乾坤之筹策;暑往寒来,可以知六九之变改。室也州之数,总也卦之在;高得黄锺之实,柱悬列星之彩。毕千古之能事,终一人之不宰。至有虞之总期,夏后之太室;殷重屋以五,周太庙以七。伊数君之馀制,各殊途而并逸;虽信美於当年,是无取於今日。别有清河绊鸟,长沙求贽;讨论公玉之图,错综伯喈之议。傥绣桷之有渐,庶青之可致。

◇ 与庾中丞书

中丞ト下:公久在西掖,声华满路,一昨迁拜中宪,台阁生风。甚善甚善!华窃有所怪,请试言之。何者?华自去冬拜谒,偏承眷顾,幸辱以文章见许,以补衮相期,众君子闻之当信矣。华顷陪李太仆诣阙廷,公乃谓太仆曰:「任子文辞,可为卓绝,负冤已久,何不奏与太仆丞?」华也不才,皆非所望,然公之相待,何前紧而後慢若是耶?岂华才减於前日,而公之恩遇薄於兹辰?退思服念,良增叹惋耳。况华尝以三数赋笔奉呈,展手云:「足下文格,由来高妙。今所寄者,尤更新奇。公言之次,敢忘推荐?朝廷方以振举遗滞为务,在中丞今日得非公言之次乎?当公言之次,曾不闻以片言见及,公其意者岂欲弃前日之信乎?华本野人,常思渔钓寻常,杖策归乎?旧山,非有机心,致斯扣击。但以今之後进,咸属望於公,公其留意焉。不然,後进何望矣?任华顿首。

◇ 与京尹杜中丞书

中丞ト下:仆常以为受人恩不易。何以言之?昔辟阳侯欲与朱建相知,建不与相见。无何,建母丧,家贫,假服具,而辟阳侯乃奉百金往衤兑焉。及辟阳侯遭谗而竟获哆者,建之力也。共後淮南王以诸吕之故,诛辟阳侯,而建以曾往来,亦受其祸。是知相知之道,乃是祸福存亡之门,固不易耳。仆到京辇,常以孤介自处,终不能结金张之援,过卫霍之庐,苟或见招,辄以辞避,所以然者,以朱建自试。一昨不意,执事猥以文章见知,特於名公大臣,曲垂翦拂,由是以公为知己矣。亦尝造诣门馆,公相待甚厚,谈笑怡如,仆由是益知公懿德宏远,必能永保贞吉,而与人有终始之分。不然,何乃前日辄不自料,而有祈丐於公哉?若道不合,虽以王侯之贵,亲御车相迎,或以千金为寿,仆终不顾,肯策款段崎岖傍人门庭开强言乎?矧仆所求不多,公乃曰亦不易致,即当分减,然必若易致,则已自致矣,安能烦於公?且凡有济物之心,必能辍於已,方可以成济物之道,公乃曰分减,岂辍已之义哉?况自蒙见许,已经旬日,客舍倾听,寂寞无声,公岂事繁遗忘耶?当不至遗忘,以为间事耶?今明公位高望重,又居四方之地,若轻於信而薄於义,则四方无所取,惟公留意耳。任华顿首。

◇ 告辞京尹贾大夫书

大夫ト下:昔侯嬴邀信陵君车骑过屠门,而信陵为之执绥,此岂辱公子耶?乃所以成公子名耳。王生命廷尉结袜,廷尉俯偻从命无难色,此岂辱廷尉耶?亦以成廷尉之名耳。仆所邀明公枉车过陋巷者,岂徒欲成君之名而已哉?窃见天下有识之士,品藻当世人物,或以君之才望,美则美也,犹有所阙焉。其所阙者,在於恃才傲物耳。仆感君国士之遇,故以国士报君。其所以报者,欲浇君恃才傲物之过,而补君之阙。宜其允迪忠告,惠然来思。而乃踌蹰数日不我顾,意者耻从卖醪博徒游者乎?观君似欲以富贵骄仆,乃不知仆欲以贫贱骄君,君何见之晚耶?抑又闻昔有者,耻为平原君家美人所笑,乃诣平原君请笑者头,平原君虽许之,终所不忍。居无何,宾客别去过半,平原君怪之。有一客对曰:「以君不杀笑者,用君为爱色而贱士。」平原君大惊悔过,即日斩美人头,造者门谢焉,宾客由是复来。今君犹惜马蹄不顾我,况有请美人头者,岂复得哉?仆亦恐君之门客於是乎解体。仆解体者也,请从此辞。任华顿首。

◇ 上严大夫笺

逸人姓任名华,是曾作芸省校书郎者,辄敢长揖,俾三尺之童奉笺於御史大夫严公麾下:仆隐居岩壑,积有岁年,销宦情於浮,掷世事於流水。今者辍鱼钓,诣旌麾,非求荣,非求利,非求名,非求媚,是将观府仰,察浅深。何也?公若带骄贵之色,移夙昔之眷,自谓威足凌物,不能礼接於人,则公之浅深,於是见矣。公若务於招延,不隔卑贱,念半面之曩日,迥亲眼於片时,则公之厚德,未易量也。惟执事少留意焉。且君子成人之美,仆忝士君子之末,岂不敢成公之美事乎?是将投公药石之言,疗公膏肓之疾,未知雅意欲闻之乎?必欲闻之,则当先之以卑辞,申之以喜色,则膏肓之疾,不劳扁鹊而自愈矣。公其善听之,何者?当今天下有讥谏之士,咸皆不减於先侍郎矣,然失在於倨,阙在於怒。且《易》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论语》曰:「君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公之顷者,似不务此道,非恐乖於君屯,亦应招怒於时人。祸患之机,怨雠之府,岂在利剑相击、拔戟相撞?其亦在於辞色相干、拜揖失节。则潘安仁以孙季获罪,嵇叔夜为锺会所图,古来此类,盖非一也。公所明知之,又安可不以为深诫乎?必能遇士则诫於倨,抚下则宏以恕,是可以长守富贵而无忧危矣!成人之美,在此而已矣,念之哉!任华一野客耳,用华言亦唯命,不用华言亦唯命,明日当拂衣而去矣,不知其他。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