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六十八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贾至(三)

◇ 议杨绾条奏贡举疏

礼部奏每岁贡人依乡举里选,敕令议者。谨按夏之政尚忠,殷之政尚敬,周之政尚文,然则文与忠、敬,皆统人之行也。且谥号述行,美极於文,文兴则忠、敬存焉。是故前代以文取士,本文行也。由词以观行,则及词也。宣父称颜子不迁怒,不贰过,谓之好学,至乎《春秋》,则游夏之徒不能措一词,不亦明乎?间者礼部取人,有乖斯义。《易》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关雎》之义曰:「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盖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故延陵听诗,知诸侯之存亡。今试学者以帖字为精通,而不穷旨义,岂能知迁怒、贰过之道乎?考文者以声病为是非,而惟择浮艳,岂能知移风易俗化天下之事乎?是上失其源,而下袭其流,乘流波荡,不知所止,先王之道,莫能行也。夫先王之道消,则小人之道长;小人之道长,则乱臣贼子由是生焉。臣杀其君,子杀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渐者何?谓忠信之陵颓,耻尚之失所,末学之驰骋,儒道之不举,四者皆由取士之失也,夫一国之士,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赞扬其风,系卿大夫也,卿大夫何尝不出於士乎?今取士试之小道,而不以远者大者,使干禄之徒,趋於末术,是诱道之差也。夫以蜗蚓之饵,杂乘沧海,而望吞舟之鱼至,不亦难乎?所以垂乘饵者皆小鱼,就科目者皆小艺。四人之业,士最关於风化。近代趋仕,靡然同风,致使禄山一呼而四海震荡,思明再乱而十年不复。向使礼让之道宏,仁义之风著,则忠臣孝子,比屋可封,逆节不得而萌也,人心不得而摇也。且夏有天下四百载,禹之道丧,而殷始兴焉。殷有天下六百祀,汤之法弃,而周始兴焉。周有天下八百年,文武之政废,而秦始并焉。观三代之选士任贤,皆考实行,故能风俗淳一,运祚长远。秦坑儒生,二代而亡。汉兴,杂三代之政,宏四科之举,西京始振经术之学,东京终持名节之行,至有外戚窃位、强臣擅权、弱主孤立、母后专政,而社稷不陨,终彼四百,岂非学行扇化于乡里哉?厥後文章道弊,尚於浮侈;取士术异,苟济一时。自魏至隋,仅四百载,三光分景,九州阻域,窃号僭位,德义不修,是以子孙速颠,飨国咸促。国家革魏、晋、梁、隋之弊,承夏、殷、周、汉之业,四奥既宅,九州攸同,覆焘亭育,合德天地,安有舍皇王举士之道,从乱代取人之术?此公卿大夫之辱也。杨绾所奏,实为正论。然自典午覆败,中原板荡,戎狄乱华,衣冠迁徙,南北分裂,人多侨处。圣朝一平区宇,尚复因循,版图则张,闾井未设,士居乡土,百无一二,因缘官族,所在耕筑,地望系数百年之外,而身皆东西南北之人焉。今欲止依古制,乡举里选,犹恐取士之未尽也,请兼广学校,以宏训诱。今两京有太学,州县有小学,兵革一动,生徒流离,儒臣师氏,禄廪尚无,贡士不称行实,胄子何尝讲习?独礼部每岁擢甲乙之第,谓宏将劝,不其谬欤?祗足长浮薄之风,启侥幸之路矣。其国子博士等,望加员数,厚其禄秩,选通儒硕生,间居其职。十道大郡,量置大学馆,令博士出外兼领,郡官召置生徒,依乎故事。保桑梓者,乡里举焉;在流者,庠序推焉。朝而行之,夕见其利。如此,则青青不复兴剌,扰扰由其归本矣。人伦之始,王化之先,不是过也。谨议。

◇ 工部侍郎李公集序

《易》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然则唐虞赓歌,殷周《雅》、《颂》,美文之盛也。厥後四夷交侵,诸侯征伐,文王之道将坠地。於是仲尼删《诗》、述《易》作《春秋》,而叙帝王之书,三代文章,炳然可观。洎骚人怨靡,扬、马诡丽,班、张、崔、蔡,曹、王、潘、陆,扬波扇飙,大变风雅,宋、齐、梁、隋,荡而不返。昔延陵听乐,知诸侯之兴亡。览数代述作,固足验夫理乱之源也。皇唐绍周继汉,颂声大作,神龙中兴,朝称多士。济济儒术,焕乎文章,则我李公,杰立当代。於戏!斯文将丧久矣!习郑卫者,难与言《咸》、《《音》之》节;被毡裘者,难与议周公之服。而公当颓靡之中,振洋洋之声,可谓深见尧舜之道、宣尼之旨,鲜哉希矣!观作者之意,得《易》之变,知《书》之远,究《诗》之微,极《春秋》之[B14A]贬,可谓孔门之弟、洙泗遗徒。至其逸韵,扬波扇飙,糟啜ㄤ,时有婉丽之什、浮艳之句,皆牵於诏旨,迫於时事,然亦言近而兴深,语细而讽大,罔有不含六经之奥义,览者其知夫子之墙乎?至先大夫与公有皮、鲍之知,公嗣子吏部侍郎季卿与至有声誉之好。德业度量,弱岁闻之於趋庭;文学编简,中年得之於吏部。所见异辞,所传异文,敢不序焉?夫其游夏之文学,不备颜子之德行;许、郭之机览,未闻班、张之赞述。而公文与行协,识与才并,是故大名震於当代,德庆流於後叶,不其伟欤!

◇ 送蒋十九丈奏事毕正拜殿中归淮南幕府序

天子以淮海多虞,黎人未,命旧相崔公董之。公以封略所覆,澄清是图,辟柱史蒋公佐之。如翰负风,以石投水,於兹五稔,方隅克定。乃朝天阙,将命述职,帝用嘉之,进其命秩。七月流火,言旋幕府,懿亲良朋,宠行惜别。曰:兵兴十年,九州残弊,生人凋丧,植物耗竭,行者罹锋刃之艰,处者困求夺之累,岂不以连率之败类、使臣之无耻?独扬州一隅,人尚完聚,屡遇海岛震荡,再当河南离叛,亟供职役之繁,而室家相保,耕绩未罢,得非崔公之贤乎?公之贤而其佐可知矣。今朝廷多故,戎狄未服,塞门不扃,人心惊骇。鱼盐之殷,舳舻之富,海陵所入也。齿革羽毛,元玑组,东南所育也。匡时之谟,富人之术,幕府所画也。岂伊方隅是赖,得不勉欤?时临歧赠言,盍各有望,众君子之志其诗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