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二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王维(二)

◇ 对官门误不下键判

〈安上门应闭,主者误不下键〉

设险守国,金城九重;迎宾远方,朱门四辟。将以昼通阡陌,宵禁奸非,眷彼阍人,实司是职。当使秦王宫里,不失狐白之裘,汉后厩中,惟通赭马之迹。而乃不施金键,空下铁关。将谓尧人可封,固无狗盗之侣;王者无外,有轻鱼钥之心。过自慢生,陷兹诖误。而抱关为事,空欲望於侯嬴;或犯门有人,将何御於臧纥?固当无疑,必严科。

◇ 与工部李侍郎书

一昨出後,伏承令从官将军车骑至陋巷见命,恨不得随使者诣舍下谒。才非张载,枉傅元以车相迎;德谢侯生,辱信陵虚左见待。古人有此,今也示闻,所以阑踊惕息,通夕不寝。维自结,即枉眷顾,侍郎素风,维知之矣。宿昔贵公子常下交布衣,尽礼髦士,绝甘分少,致醴以饭。汲汲於当世之士,常如不及,故夙著闻望,为孟尝、平原之俦。及乎晚岁时危,益见臣节。草莽之中,乘舆播越,列郡或弃车走林,畏贼顾望,贡献不至,莫有斗心。侍郎慨然,枕戈泣血,奋不顾命,捍卫圣主。杨奉之以兵奉迎,萧何之运粮致馈,曹洪之以良马济,赵衰之以壶飧从。收合亡骑,缮治兵甲,喻以大义,慰而勉之。然後以剑率卒,执戈前驱,浃旬之间,六军响振,以成兴复之业,岂非侍郎忠节盖世,义贯白日,垂名竹帛,为一代宗臣?诚可爱也。或曰:宗子与国同休,不得不尔也。夫仁弱自爱者,且奔窜伏匿,偷延晷刻。穷蹙既至,即匹夫匹妇自经於沟渎,安能决命争首、慷慨大节、死生以之乎?而能不邀宠於上,不干功於下,不怠邦政,不受私谒。时与风流儒雅之士,置酒高会,金咏先王遗风,然有东山之志。善矣!维虽老贱,沈迹无状,岂不知有忠义之士乎?亦常延颈企踵,响风慕义无穷也。然不敢自列於下执事者,以为贱贵有伦,等威有序。以闲人持不急之务,朝夕倚门窥户,抑亦侍郎之所恶也。而猥不见遗,思曹公命吴质,将何以塞知已之望、报厚顾之恩?内省空虚,流汗而已。辄先驰状,候凉时即躬诣门下奉谢。王维顿首。

◇ 山中与裴迪秀才书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北涉元灞,清月英郭。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材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多思曩昔,携手赋诗,步仄迳,临清流也。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ず。斯之不远,傥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蘖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

◇ 与魏居士书

足下太师之後,世有明德,宜其四代五公,克复旧业。而伯仲诸昆,顷或早世,唯有寿光,复遭播越。幼生弱侄,藐然诸孤,布衣徒步,降在早隶。足下不忍其亲,杖策入关,降志屈体,托於所知。身不衣帛,而於六亲孝慈;终日一饭,而以百口为累。攻苦食淡,流汗,为之驱驰。仆见足下裂裳毁冕,二十馀年,山栖谷饮,高居深视,造次不违於仁,举止必由於道。高世之德,欲盖而彰。又属圣主搜扬仄陋,束帛加璧,被於岩穴;相国急贤,以副旁求,朝闻夕拜。片善一能,垂章拖组,况足下崇德茂绪,清节冠世,风高於黔娄善卷,行独於石门荷条。朝廷所以超拜右史,思其入践赤墀,执牍珥笔,羽仪当朝,为天子文明。且又禄及其室养,昆弟免於负薪,樵苏晚爨,柴门闭於积雪,藜床穿而未起。若有称职,上有致君之盛,下有厚俗之化,亦何顾影步,行歌采薇?是怀宝迷邦、爱身贱物也。岂谓足下利锺釜之禄,荣数尺之绶?虽方丈盈前,而蔬食菜羹;虽高门甲第,而毕竟空寂。人莫不相爱,而观身如聚沫;人莫不自厚,而视财若浮。於足下实何有哉?圣人知身不足有也。故曰欲洁其身而乱大伦,知名无所著也。故曰欲使如来名声普闻,故离身而返屈其身,知名空而返不避其名也。古之高者曰:「许由,挂瓢於树,风吹瓢,恶而去之;闻尧让,临水而洗其耳。耳非驻声之地,声无染耳之迹,恶外者垢内,病物者自我。此尚不能至於旷士,岂入道者之门欤?降及嵇康,亦云顿缨狂顾,逾思长林而忆丰草。顿缨狂顾,岂与免受维絷有异乎?长林丰草,岂与官署门阑有异乎?异见起而正性隐,色事碍而慧用微,岂等同虚空、无所不遍、光明遍照、知见独存之旨邪?此又足下之所知也。近有陶潜,不肯把板屈腰见督邮,解印绶弃官去。後贫,《乞食诗》云「叩门拙言词」,是屡乞而多惭也。尝一见督邮,安食公田数顷。一惭之不忍,而终身惭乎?此亦人我攻中、忘大守小、不(阙)其後之累也。孔宣父云:「我则异於是,无可无不可。」可者适意,不可者不适意也。君子以布仁施义、活国济人为适意,纵其道不行,亦无意为不适意也。苟身心相离,理事俱如,则何往而不适?此近於不易,愿足下思可不可之旨,以种类俱生,无行作以为大依,无守嘿以为绝尘,以不动为出世也。仆年且六十,足力不强,上不能原本理体,裨补国朝;下不能殖货聚谷,博施穷窘。偷禄苟活,诚罪人也。然才不出众,德在人下,存亡去就,如九牛一毛耳。实非欲引尸祝以自助,求分谤於高贤也。略陈起予,惟审图之。维白。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