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二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萧颖士(二)

◇ 为李中丞作与虢王书

某还,奉问,垂示报鲁郡克捷,官军乘胜,进取东平。捧对三复,实深兼慰。逋鬼稽诛,遂淹气序,芟夷济濮,陵虐洙泗。虽游魂送死,所当翦灭,而命师授律,必俟英威。四郎挺雄烈之姿,荷专征之任。允文允武,终古罕俦;惟亲惟贤,方今莫二。故能将士愤发,忠勇争先,遗孽殄殆,只轮不反。俾彼危城,蔚为强镇,必将长驱许下,席卷浚郊。解滑台之围,刷襄邑之耻,在是行矣。此皆明大夫善任才,而抑军将之能用命也。岂徒咫尺汶阳,而久劳其师旅哉?迟企大捷,预宽忧负。天气渐寒,伏惟尊体动止康胜。即日蒙免,末由拜觌,增以勤系。所调兵粮,事资军国,唯力是视,曷敢差池?谨遣江阳令杜万往谘禀。

◇ 与崔中书圆书

违奉累月,伏增驰结。首冬渐寒,伏惟相公尊体动止康裕,敬想表妹珍仪、外甥休慰。时事孔棘,出於虑外。京邑倾沦,主上迁播,率土臣子,衔涕痛心。相公应期服务德,康济危难,保翊圣躬,安社稷。勋逾曩昔,道贯前修,海隅苍生,孰不幸这甚!况在旧故,荣庇特深。某自中州隔越,流播汉阴,遂至江左。淮南节度使召掌书记,兼补此官。羁窘之辰,幸忝俸禄。然任翰墨,罕参筹议,徒怀所见,莫获申述。窃惟二京未复,ビ氛方炽。灵武、太原,虽称官军甚盛,而两河南北,无月不遭寇祸。顷者濮阳、东平,中都、郾城,相继失守。灵昌、颍川,皆累战之馀,今未解围。上蔡、汝南,近又奔溃。虢王之镇河南,亦有政刑,而百城馑乏,兵力未振。河北自六月不闻克捷,井陉路亦云未通。河东、绛郡,复传先陷。淮南、山北,境内贼垒,户寡人贫,徵促弊竭,众心危惧,莫有固志。则兵食所资,独江南两道耳。

楚越之地,重山积阻,江湖浩漫。乐兴、永嘉,南通岭表,北至吴会,皆境濒巨海。自古平日,常备不虞,中原或扰,不无盗贼为患。固宜察其要害,增以兵力,擢文武良材,以镇捍之。先奉七月十五日敕,盛王当牧淮海。累遣迎候,尚仍在蜀。今副大使李中丞,华胄茂德,平时良守,清静临人,贪暴敛迹。虽古龚、黄、召、杜之化,无以先之。然与今时经略,颇不甚称。所莅谨守科条,爱惜府库。江淮三十馀郡,仅徵兵二万,已谓之劳人。将卒不相统摄,兵士未尝训练。淮左、江东三十馀郡,无一良二千石,岂惟不才,乃皆中人以下之不逮。其间败衄,略难胜述。比者吴郡晋陵江东海陵诸界,已有草窃屯聚,保於洲岛,剽掠村浦,为害日滋。若朝廷不时遣贤王,即就镇求选博通宏略之士,以辅佐之,特许不计阶次,超拔才雄,以居将守,倘一朝寇南侵,陵蹈淮,冲要阙缮完之备,甲兵无抗击之利,江海馀孽,因而啸聚,则长江之南,亦从此而大溃矣,复何观衅虏庭、指日清荡哉?

某虽不敏,尝览旧史,见古今成败之策、江山阴易之势多矣。忝职幕宾,言不见录,长宵叹息,不觉饮泪。方思虞诩之任朝歌,见疑守将,古今一也。幸他日风尘,早辱惠爱。今虽卑贱,礼数悬绝,仰惟无大故则不弃之义,或当未赐疏掷耳。衔愤万里,远陈短见,亦惟相公留听无忽。尚书房公、门下崔公,往不自意,并陈盛德一顾之末。然若非相公为小人贫贱之交,不敢辄申狂简,轻冒抵触。《书》不云乎,「三后叶心,同底於道」,亦何必人人别疏哉?在相公言之耳。亲弟某乙,久在巡内,或垂记识。自多故以来,信问阻绝,酸心痛骨,未期一见。时维小人之承旧爱之故,惠提奖之私,非所敢望。如或假以公乘,使江淮获一亲集,死生骨肉,不胜幸甚!末由拜贺,无任下情,谨因贺赦使附状不宣。萧某顿首。

◇ 为邵翼作上张兵部书

月日,应武艺超绝举某乙谨上书侍郎公执事:某汝颍儒家子,先人以文至尚书郎。今仆不肖,持七尺之躯,蹶张角力,为[B14A]衣者所不见礼。犹复决短策,希馀光,愿以羸庇之形、忽微之气、三寸之舌、百金之义,一朝而委诸执事。将纳之耶?拒之耶?呜呼!苟或拒之,士亦未易知也,试为执事言之。仆幼闻礼经,长习篇翰,多举大略,不求微旨,且尤好史臣之言,自秦汉迄於周隋,驰乎千馀载间,天人秘理,军国奇画,皆耳剽其论,而为文未尝不喜润色。求官乃拙,莫能进取,顾人事所先,则天资所阙。虽欲从士大夫之後,高谈抵掌,取当代名,其不可得也审矣。然每读太史公书,窃慕穰苴、乐生之高义,常愿一戎车之殿,指麾部分,为天子干城。近臣不知,明主未识,从欲奋决,孰为引致?嗟乎!使古之二子,复与仆同时於今,虽有败晋强燕之谋,亦不能自达也明矣!所谓论干戈於揖让之代则悖者,信哉!是以伛偻其形,惭沮其色,与披坚执锐之伍,以驰逐击刺为容。虽欲耻之,其可得已?侍郎亦不可谓仆无学而轻之。今圣主居安虑危,有备无患。以侍郎为深寄,故专任简稽之司,岂不欲旁求爪牙、式遏寇虐?故将七擒是择,宁止百中为奇?则孙子之谋,长于减灶;杜侯之力,曾不跨鞍?盖古之有善阵不战者,未闻以投石拔棘为全军也。侍郎懋衮之後,为善是学,朝称伟才,物饱宏议,固当缵韦平之业,为社稷之臣。使小人得驰驱下风,计画见用,比萧何、韩信之事,顾不美乎?侍郎必不以仆为狂,使待罪末品,参一旅之长,受偏师之任,羽书狎至,烽火交驰,察以时候,占其气物,标利害之形,相山泽之险,乍聚乍散,一阴一阳,飙驰雷动,千变万化,使兵不血刃,势如川。与夫搴一旗,斩一卒,崎岖行阵之末,以徼赏求名者,何其远欤!如或人非废言,事有可验,又得出疆场之外,奉咫尺之书,因宜料敌,随事制变,使千古忠臣之节,凛然复存。则苏武虏中,尚能雪;傅生幕下,必斩楼兰。此亦一奇也,侍郎又不可谓仆大言而疑之。以侍郎有卓立杰出之姿,虚心待士,贵不骄物,故小人越上下之分,持得失之端,私布之於侍郎,期不以众人见遇也。侍郎用仆亦今日,否亦今日,屈伸待命,惟所进退。某再拜。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