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华(四)

◇ 质文论

天地之道易简,易则易知,简则易从。先王质文相变,以济天下。易知易从,莫尚乎质,质弊则佐之以文,文弊则复之以质。不待其极而变之,故上无暴,下无从乱。《记》曰:「国奢则示之以俭,国俭则示之以礼。」礼谓易知易从之礼,非酬酢裼袭之烦也;俭谓易知易从之俭,非茅茨土簋之陋也。盖达其诚信、安其君亲而已。质则俭,俭则固,固则愚,其行也丰肥,天下愚极则无恩;文则奢,奢则不逊,不逊则诈,其行也痼瘠,天下诈极则贼乱。故曰不待其极而变之。固而文之,无害於训人;不逊而质之,艰难於成俗。若不化而过,则愚之病,浅於诈之病也;无恩之病,缓於贼乱之极也。故曰莫尚乎奢也。奢而後化之,求固而不获也。利害迟速,不其昭昭欤!前王之礼世滋,百家之言世益,欲人专一而不为诈,难乎哉!吉凶之仪、刑赏之级繁矣,使生人无适从。巧者弄而饰之,拙者眩而失守,诚伪无由明,天下浸为陂池,荡为洪流,虽神禹复生,谁能救之?夫君人者修德以治天下,不在智,不在功,必也质而有制,制而不烦而已。太康,启子、禹孙,当斯时,有尧舜遗人,亲受禹之赐。国为羿夺,内则夏之六卿,外则夏之四岳,而羿浞愚弄斗争,内外斗默然,一以听命,至少康艰难而後复。由是观之,则圣有谟训何补哉?汉高除秦项烦苛,至孝文元默仁俭,断狱几措。及武帝修三代之法,而天下荒耗,则文不如质明矣。汉氏虽历产禄、吴楚之乱,而宗室异姓,同力合心,一举而安。且汉德结於人心,不如夏家;诸吕吴楚之强,倍於羿浞。安汉至易,而复夏至难,何也?周德最深,周公大圣,亲则管蔡为乱,远则徐奄并兴,四夷多难,复子明辟。兼虞夏商之典礼,後王之法备矣,太平之阶厚矣,至成王季年而後理,唯康王垂拱,囹圄虚空。逮昭王南征不返,因是陵夷,则郁郁之盛何为哉?周法六官备职,六宫备数,四时盛祭,车服盛饰。至於下国,方五十里,卿大夫士之多,军师之众。大聘小聘,朝觐会同,地狭人寡,不堪觐谒。大何得不乱?小何得不亡?《记》云:「周之人强仁穷赏罚,」故曰殷周之道,不胜其弊。考前後而论之,夏衰失於质而无制,周弱失於制而过烦故也。愚以为将求致理,始於学习经史。《左氏》、《国语》、《尔雅》、《荀》、《孟》等家,辅佐五经者也。及药石之方,行於天下,考试仕进者宜用之。其馀百家之说、谶纬之书,存而不用。至於丧制之缛、祭礼之繁,不可备举者以省之,考求简易、中於人心者以行之,是可以淳风俗,而不泥於坦明之路矣。学者局於恒教因循,而不敢差失毫,古人之说,岂或尽善?数骨肉之罪而[B14A]叔向,不忍闻之言而书昭伯,敬龟荚之信而陈偻句,使不仁之人萌芽贼心,而仁义之士闭目掩卷,何如哉?其或曲书常言,无裨世教,不习可也。则烦溃日亡,而易简日用矣。海内之广,兆民之多,无聊於烦,弥世旷久。今以简质易烦文而便之,则晨命而夕周,逾年而化成。蹈五常,享五福,理必然也。孔子言「以约失之者鲜矣」、「与其不逊也宁固」,《传》曰「以欲从人则可」,《记》曰「大乐必易,大礼必简」,颜子曰「无施劳」,经义可据也。如是为政者,得无以为惑乎?

◇ 三贤论

或曰:吾读古人之书,而求古人之贤未获,嗟夫!遐叔谓曰:无世无贤人,其或世教不至,沦於风波,虽贤不能自辩,况察者未之究乎?郑卫方奏,正声间发,极和无味,至文无彩,听者不达,反以为怪谲之音,太师乐工,亦皆失容而止。曼都之姿,杂於憔,被絮,蒙萧艾,美鬼夷伦,以为陋。此二者既病不自明,又求者亦昏。将剖其善恶,在迁政化,端风俗,则贤不肖异贯,而後贤者自明,而察者不惑也。余兄事元鲁山而友刘萧二功曹,此三贤者,可谓之达矣!

或曰:愿闻三子之略。遐叔曰:元之志行,当以道纪天下;刘之志行,当以六经谐人心;萧之志行,当以中古易今世。元齐愚智,刘感一物不得其正,萧呼吸折节而获重禄,不易一刻之安。元之道,刘之深,萧之志,及於夫子之门,则达者其流也。然各有病:元病酒,刘病赏物,萧病贬恶太亟、奖能太重。元奉亲孝,居丧哀,抚孤仁,徇朋友之急,莅职明於赏罚,终身贫,而乐天知命焉。以为王者作乐崇德,殷荐上帝,以配祖考,天人之极致也。而词章不称,是无乐也,於是作《破阵乐词》。是乐也,协商周之《颂》。推是而论,则见元之道矣。刘名儒史官之家,兄弟以学著称,乃述《诗》、《书》、《礼》、《乐》、《春秋》为《五说》,条贯源流,备今古之变。推是而论,则见刘之深矣。萧以史书为繁,尢罪子长不编年陈事,而为列传,後代因之,非典训也。将正其失,自《春秋》三家之後,非训齐生人不录,次序缵修,以迄於今。志未就而殁。推是而论,则见萧之志矣。元处师保之席,瞻其形容,不俟其言而见其仁。刘被卿佐之服,居宾友之地,言理乱根源、人伦隐明,参乎元精,而後见其妙。萧若百炼之钢,不可屈折,当废兴去就之际、一生一死之间,而後见其大节。视听过速,欲人人如我,志与时多背,恒见诟於人。取其中节之举,是可以为人师矣。学广而不偏精,其贯穿甚於精者。又文方复雅商之至,当以律度百代为任,而古之能者往往不至焉。超蹈孤厉,不可谓不知言也。茂挺父为莒丞得罪,清河张惟一时佐廉使,按成之。茂挺初登科,自洛至莒,道邀使车,发词哀乞。惟一涕下,即日舍之,且曰:「萧赞府生一贤才,资天下风教,吾由是得罪亦无憾。」夫如是,得不谓之孝乎?或曰:三子者各有所与游乎?遐叔曰:若太尉房公,可谓名公矣。每见鲁山,则终日叹息,谓予曰:「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尽矣。」若司业苏公,可谓贤人矣。每谓当时名士曰:「使仆不幸生於衰俗,所不耻者,识元紫芝。」广平程休士美端重寡言,河间邢宇绍宗深明操持不苟,宇弟宙次宗和而不流,南阳张茂之季丰守道而能断,赵郡李伯高含大雅之素,族子丹叔南诚庄而文,丹族子惟岳谟道沈邃廉静,梁国乔潭德源昂昂有古风,宏农杨拯士扶敏而安道,清河房垂翼明志而好古,河东柳识方明遐旷而才,是皆慕於元者也。刘在京下,尝寝疾。房公时临扶风,闻之,通夕不寐,顾谓宾从曰:「挺卿(集本作「柄卿」,《英华》亦作「柄卿」,注云:「《唐书》作捷,一作挺。」)若不起,无复有神道。」尚书刘公每有胜理,必诣与谈,数日忘返,退而叹曰:「闻刘公清言,见皇王之理矣。」陈郡殷寅直清有识尚,恨言理少对,未与刘面,常想见其人。河东裴腾士举精朗迈直,弟霸士会峻清不杂,陇西李广敬仲坚明冲而粹,范阳卢虚舟幼直质方而清,颍川陈谠言士然淡而不厌,吴兴沈兴宗季长专静不渝,颍川陈兼不器行古之道,渤海高适达夫落落有奇节,是皆重於刘者也。工部侍郎韦述修国史,推萧同事。礼部侍郎杨浚掌贡举,问萧求人,海内以为德选。汝南邵轸纬卿词举标干,天水赵骅卿才美行纯,陈郡殷寅直清达於名理,河南源衍季融粹微而周,会稽孔至惟微迹而好古,河南陆据德邻恢恢善於事理,河东柳芳仲敷该练故事,长乐贾至幼邻名重当时,京兆韦收仲成远虑而深,南阳张有略维之履道体仁,有略族弟邈季遐温其如玉,中山刘颖士端疏明简畅,颍川韩拯佐元行备而文,乐安孙益盈孺温良忠厚,京兆韦建士经中明外纯,颖川陈晋正卿深於诗书,天水尹徵之(集本、《英华》作「徽之」,《英华》又注云:「一作」微)。诚明贯百家之言,是皆厚於萧者也。尚书颜公,重名节,敦故旧,与茂挺少相知。颜与陆据、柳芳最善,茂挺与赵骅、邵轸洎华最善,天下谓之颜萧之交。殷寅、源衍睦於二交之间。不幸元罢鲁山终於陆浑,刘避地逝於安康,萧归葬先人殁於汝南。今复求斯人,有之无之?是必有之,而察之未克也。三贤不登尊位,不享下寿,居易委顺,贤人之达也;不蒙其教,生人之病也。予知三贤也深,故言之不怍云。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