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华(二)

◇ 与弟莒书

三兄报汝:吾疹疾一定,汝忧吾疾,令吾将息,一一用汝语,念汝知之。且作判官,事中丞叔父,小心戒慎,不离使司。昔田仁、任安,俱为大将军舍人,卧马厩中。无何,诏大将军出征匈奴,遣大夫赵禹选大将军官属。舍人衣服鲜明,二子冠带憔,赵禹独与二子言论於禁中,即日召见,皆拜二千石。汝有二子之实,未遇赵公之举,马厩高眠,古今一也。又仲尼尝为委吏,叹曰:「富贵如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魏舒为郎官,时属沙汰,乃幞被而出,自言曰:「当自我始。」大才当大用,如时人不识,何为叹愤哉?先师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汝能自修,况事叔父?吾之休废,永无荣耀於伯仲之间,自非深仁高义、长才厚德,又焉肯惠於朽坏枯木哉?莒省吾书,当努力也!不次,三兄报。

◇ 与表弟卢复书

八月八日,外兄李华敬简卢十五弟则之处:秋风渐高,路出泗上,将诣职役,如所料乎?往返劳止,当与时俱畅也。华疹疾无聊,贤姊与诸君寻常耳,福卿渐减,弟勿忧之。与弟别来十馀年,比闻在代朔之地,明时道举出身,乃能上为寡姊,下为孤甥,求为雁门主簿,束身戎马之间,始终无过之地,此一难也。时方艰危,动隔生死,骨肉妻子,寄在河朔,一身万里,省姊淮南,此二难也。丧乱以来,时多苟且,松贞玉粹,亦变颓流,唯弟卓然,介立寒俗,文词学问,守正不移,金石之声,氵今然在听,此三难也。五姓之中,卢为峻茂,根源上古,历世著明,降及圣唐,仁贤不绝。外家陵替稍久,弟其勉之。卢氏有谌翁祭法,又世以书闻,华恨未见,弟为广访求也。南祖分於何祖?帝师今有四房,谁各承後?弟为华具条流相报也。顷撰军器舅神道碑,後其房族由来,意欲如军器之志,广外家之美,令万代闻见,不复讨谱牒也。华质性钝弱,而慕汲黯、卜式之直,晚岁思夫子互乡之见。林宗、贾淑之後,若悟此道,仁在其中。《坤·元》之说曰:「含宏光大,品物咸亨。」《大雅》曰:「既明且哲,德合天德。」老氏所宏,夫子所述,既自以为戒,亦规弟持正也。弟正直太过,不能容纳时人,以是相箴,努力无忽!近有郑五书信否?四姊处得消息无?不次,华敬简。

◇ 与外孙崔氏二孩书

八月十五日,翁告崔氏之子两孩省:吾出身入仕,行四十年,晚有汝母,已养汝二人矣。吾逮事裴氏、郑氏、崔氏诸姑、于氏堂姑,皆贤明淑哲,为内外师范,意欲与汝言之。裴氏姑恩慈,见吾一善,未尝不流涕祝吾成立。见吾伯仲书题,诲责疏略,话及旧事,云无此例;吾伯仲书题比今日中外书题,其间疏密不啻百十也。吾小时犹省长幼,每日两时栉盥,起居尊行,三时侍食,饮良讫然後敢食,犹责不如礼。今者诸子日出高眠,争览盘器,何曾有此仪?可为叹息!世教如此,何得不乱?妇人亦要读书解文字,知今古情状,事父母舅姑,然可无咎。《诗序》云:「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是《关雎》之义也。」《易》曰:「主中馈,无攸遂。」妇人但当主酒食、待宾客而已,其馀无自专之礼。《诗》云:「将翱将翔,佩玉琼琚。」此奉舅姑、助祭祀之仪也。又曰:「将翱将翔,弋凫与雁。」此主酒食、待宾客之仪也。礼经所载,汝其记之。又妇人将嫁三月,教於公宫;祖庙既毁,教於宗室。嫁则庙见,不见庙者,不得为妇。今此礼凌夷,人从苟且,妇人尊於丈夫,群阴制於太阳。世教沦替,一至於此,可为堕泪!汝等当学读《诗》、《礼》、《论语》、《孝经》,此最为要也。吾小时南市帽行,见貂帽多、帷帽少,当时旧人,已叹风俗。中年至西京市,帽行乃无帷帽,貂帽亦无。男子衫袖蒙鼻,妇人领巾覆头。向有帷帽幂离,必为瓦石所及。此乃妇人为丈夫之象、丈夫为妇人之饰,颠之倒之,莫甚於此。触类而长,不可胜言,举其一端,告及汝耳。勿谓幼小,不遵训诫。所见所闻,颓风败俗,故申明旧事,不能一一也。阿马来,说汝诵得数十篇诗赋,丽丽已能承顺十五市颜色,十七伯极锺念。吾旅病,乍闻甚慰,意凡人不患尊行不慈训,患身不能承顺耳。汝承十五市仁慈,十七伯训诱,又质性柔顺,当不扶自直,吾所告者括羽汝耳。不次,翁告崔氏二子省。

◇ 赠礼部尚书清河孝公崔沔集序

文章本乎作者,而哀乐系乎时。本乎作者,六经之志也;系乎时者,乐文武而哀幽厉也。立身扬名,有国有家,化人成俗,安危存亡。於是乎观之,宣於志者曰言,饰而成之曰文。有德之文信,无德之文诈。皋陶之歌,史克之颂,信也;子朝之告,宰之词,诈也;而士君子耻之,夫子之文章,偃、商传焉,偃、商殁而孔、孟轲作,盖六经之遗也。屈平、宋玉哀而伤,靡而不返,六经之道Т矣。论及後世,力足者不能知之,知之者力或不足,则文义寝以微矣。文顾行,行顾文,此其与於古欤!帝唐文行大臣太子宾客赠礼部尚书博陵孝公崔氏,讳沔,字若冲,安平公岂之少子也。世为德表,门为上族。振发纯英,滋渐名训,大包淑和,高厉遐清。行先乎孝,艺裕乎文;资孝可以股肱王室,揆文可以弼成邦教。进士登第,举贤良方正对策第一,召见拜校书郎,历陆浑主簿。朝廷以公直躬正词,擢左补阙,以公嫉邪忿佞,除殿中侍御史;文端武淑,迁起居舍人;学该典礼,拜尚书祠部员外郎;议事惟允,迁给事中;立言成训,改中书舍人;辞乞就养,授虞部郎中;节高天下,擢御史中丞;刚亦不吐,降著作郎;道冠儒林,迁秘书少监;动为人范,除左庶子;宜均大政,拜中书侍郎;望尊地逼,出为魏州刺史;人惟求旧,入为左散骑常侍贰东宫居守、集贤院学士、秘书监、太子宾客兼怀州刺史。罢州复职副守,薨於位,时开元二十四年冬仲月旬有七日,春秋六十七。赠礼部尚书。海内冠带,涕哀宗师。公为御史,缓输诚之囚,持国属之罪。为给事中,拒贵幸怙恩之诏,削大臣忤旨之刑。为中丞,数发太仓,减上林禽鸟之给,以赈艰食。陕东之人,仆而复起。宦官犯法,执以按劾,权宠屏息,朝章大行。权贡举时,得陆尚书景融、来扬州、宋上党遥、宋兵部鼎等,佥为国器。在中书,诏命之出,上考天时,下从人心。异於斯者,必替其否。在魏州,属雨水败稼,乃弛禁便人,先行後闻,活者万计。公自为常侍宾客,恒任介正,德播天下,而不容於朝,置之散地,竟孤其道,时乎?初公与元兄御史浑齐名,弱冠游京师,缙绅儒学之士,皆曰:「崔氏伯仲,必至台司。」既而御史君夭没,公终於副守,则向之所属,适为人恸。悲哉!公之侍疾也,孝达於神祗;居忧也,哀贯乎天地。丧期有数,而茹蔬终身。慈不贷奸,贞不肆直,道胜而齐物,德全而及人。博厚崇高,笃实有耀,俦於古烈,盖鲁卫之君子欤!在魏州,车驾东巡关外诸侯,公为上第,由是分掌选署,仕进之族知劝焉。亲友邻里,饥者待公而炊,寒者待公而裘,尝之奠,待公而後具。故禄廪虽厚,家未尝足。开元中,天下富穰,车服过制。公菲饮食,卑宫室,濯衣汗冠,俾人瞻我而化,其不化者亦惭乎心矣。见天下之善如不及,从而佐之;见天下之不善如扌突汤,从而诲之。则卒蹈於中庸,翻然於不迪,已过半矣。中朝议政或疑,群谋未允,公援六经,伸百氏,覆於时事,事举其中,天下莫不讽诵焉。文集经乱离多散逸,今其存者二十九卷。长子成甫,进士擢第,校书郎、陕县尉,知名当时,不幸早世。嗣子甫,论撰《先志》一卷,为第三十卷,传祖祢之美,合於礼经。见公文章,知公行事,则人伦之叙、治乱之源备矣,岂唯化物谐声、为文章而已乎!奉诏修《道德经疏》,藏於三阁,行乎天下,反魏晋之浮诞,合立言於世教,其於道也至乎哉!甫纯孝而文,直清而和,希公门者,谓公存焉。明发不寐,泣次遗文,以华北州邻壤、婚姻之旧,尝趋公门,备阅家编,甫代华为校书郎,华以是味公之道也熟,词则不敏,有古之直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