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4部 卷三百二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卷三百二  ◎ 施敬本

敬本,润州丹阳人。开元中为四门助教,以太常博士为集贤院修撰,迁右补阙、秘书郎。

◇ 唐昌公主婚礼当移别殿疏

窃以紫宸殿者,汉之前殿、周之路寝,陛下所以负黼、正黄屋、飨万国、朝诸侯、人臣至敬之所,犹元极可见,不可得而升也。昔周女出降於齐,而以鲁侯为主,但有外馆之法,而无路寝之事。今欲紫宸殿会礼,即当人臣摄行,马入於庭,醴升於牖。主人授几,逡巡紫座之间;宾使就筵,登降赤墀之地。又据主人辞称,吾子有事,至於寡人之室。言词僭越,事理乖张,既黩威灵,深亏典制。其问名纳采等,并请权於别所。

◇ 奏旧封禅礼八条

旧礼:侍中跪取沃盥。非礼也。夫盥手洗爵,人君将致洁而尊神,故使小臣为之。今侍中大臣也,而盥沃於人君;太祝小臣也,反诏祝於天神。是接天神以小臣,奉人君以大臣,故为非礼。按《周礼·大宗伯》曰:「郁人,下士二人。」赞裸事,则沃盥此其职也。汉承秦制,无郁人之职,故使近臣为之。魏晋至今,因而不改。然则汉礼,侍中行之,则可矣;今以侍中为之,则非也。汉侍中,其始也微,高帝时籍孺为之,惠帝时闳孺为之,留侯子辟︹年十五为之。至後汉,楼望以议郎拜侍中,邵阖自侍中迁步兵校尉,其秩千石,少府卿之官属也。少府卿秩中二千石,丞秩千石,侍中与少府丞班同。魏代苏则为之。旧侍中亲省起居,故谓之执兽子。吉茂见则嘲之曰「仕进不止执兽子」,是言其为亵臣也。今侍中名则古官,人非昔任,掌同变理,寄重盐梅,非复汉魏执兽子之班,异乎《周礼》郁人之职。行舟不息,坠剑方遥,验刻而求,可谓谬矣。夫祝以传命,通主人之意,以荐於神明,非贱职也。故两君相见,则卿为上傧。况天人之祭,其肃恭之礼,以两君为喻,不亦大乎!今太祝下士也,非所以重命而尊神之义也。然则周汉太祝,是礼矣。何者?按《周礼·大宗伯》曰:「太祝,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掌六祝之辞。大宗伯为上卿,今礼部尚书、太常卿比也;小宗伯中大夫,今侍郎、少卿比也;太祝下大夫,今郎中、太常丞比也;上士四人,今员外郎、太常博士比也。故可以处天人之际,尊极之辞矣。又汉太祝令秩六百石,与太常博士同班;梁太祝令,与南台御史同班。今太祝下士之卑,而居古下大夫之职,斯又刻舟之论,不异於前矣。

又旧礼:谒者引太尉升坛亚献。非礼也。谒者已贱,升坛已重,是微者用之於古,而大体实变之於今也。按《汉官仪》:尚书御史台官属有谒者仆射一人,秩六百石,铜印青绶;谒者三十五人,以郎中满岁称给事,未满岁称权谒者。又按《汉书·百官公卿表》:光禄勋官属有郎中、员外,秩比二千石;有谒者,掌宾赞受事,员七十人,秩比六百石。古之谒者秩异等,今谒者班微,以之从事,可谓疏矣。又旧礼:尚书令奉玉牒。今无其官,请以中书令从事。按汉武帝时,张安世为尚书令,游宴後宫,以宦者一人出入帝命,改为中书谒者令。至成帝,罢宦者,用士人。魏黄初改秘书,置中书监令。旧尚书并掌制诰,既置中书官,而制诰枢密皆掌焉。则自魏以来,中书是汉朝尚书之职。今尚书令玉牒,是用汉礼,其官既阙,故可以中书令主之。

◎ 韦述

述,京兆万年人。举进士,天宝初历左、右庶子,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工部侍郎,封方城县侯。居史职二十年。禄山之乱,抱国史藏於南山。後陷贼,逼授伪官。至德二载,三司议罪,流渝州,为刺史薛舒困辱,不食而卒。广德二年,其甥萧直上疏理述,於苍黄之际,能存国史,以功补过,合г恩宥。乃赠右散骑常侍。

◇ 请优恤苏疏

臣伏见贞观、就徽之时,每有公卿大臣薨卒,皆辍朝举哀,所以成终始之恩、厚君臣之义。上有旌贤录旧之德,下有生荣死哀之美,列於史册,以示将来。昔智悼子卒,平公宴乐,杜蒯一言,方始感悟。《春秋》载其盛烈,《礼经》以为美谭;今古旧事,昭然可睹。臣伏见故礼部尚书苏,累叶辅弼,代传忠清。又伏事轩陛二十馀载,入参谋猷,出总藩牧,诚绩斯著,操履无亏,天不遗,奄违圣代。伏愿陛下思帷盖之旧,念股肱之亲,修先朝之盛典,鉴晋平之远迹,为之辍朝举哀,以明同体之义,使殁者荷德於泉壤,存者尽节於周行。凡百卿士,孰不幸甚!臣官忝记事,君举必书,敢申旧典,上黩宸。希降恩贷,俯垂详择。

◇ 宗庙加笾豆议

谨按《礼祭统》曰:「凡天之所生,地之所长,苟可荐者,莫不咸在。」「水草陆醢,三牲八簋,昆虫之异,草木之实,阴阳之物,皆备荐矣。」圣人知孝子之情深,而物类之无限,故为之节制,使祭有常礼,物有其品,器有其数。上自天子,下至公卿,贵贱差降,无相逾越,百代常行、无易之道也。又按《周礼》:「膳夫掌王之食饮膳羞」,「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饮用六清,羞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瓮。」则与祭祀之物,丰省本殊。《左传》曰:「飨以训恭俭,宴以示慈惠,恭俭以行礼,慈惠以布政。「又曰:「飨有体荐,宴有折俎。」杜元凯曰:「飨有体荐,爵盈而不饮,豆乾而不食,宴则相与食之。」飨之与宴,犹且异文,祭奠所陈,固不同矣。又按《周礼》,笾人、豆人,各掌四笾、四豆之实,供祭祀与宾客,所用各殊。据此数文,祭奠不同尝时,其来久矣。且人之嗜好,本无凭准,宴私之馔,与时迁移。故圣人一切,同归於古,虽平生所嗜,非礼亦不荐也;平生所恶,是礼则不去也。《楚语》曰:「屈到嗜芰,有疾,召宗老而嘱曰:『祭必以芰。』及祥,宗老将荐芰,屈建命去之,曰:『祭典有之,国君有牛享,大夫有羊馈,士有豚犬之奠,庶人有鱼炙之荐,笾豆脯醢,则上下安之。不羞珍异,不陈庶侈,不以私欲干国之典。』遂不用。」此则礼外之食,前贤不敢荐也。今欲取甘旨之物、肥浓之味,随所有者。皆充祭用,苟逾旧制,其何限焉?虽笾豆有加,岂能备也?《传》曰:「太羹不致,粢食不凿,昭其俭也。」《书》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事神在於虔诚,不求厌饫。三年而,不欲黩也;三献而终,礼有成也。《风》有《采苹》、《采蘩》,《雅》有《行苇》、《酌》,守以忠信,神其舍诸?若以今之珍馔,平生所习,求神无方,何必师古?簋可去,而盘盂杯案当在御矣;《韶》、《《音》》可息,而箜篌笙笛当在奏矣。凡斯之流,皆非正物,或兴於近代,或出於蕃夷,入耳之娱,本无则象,用之宗庙,後嗣何观?欲为永式,恐未可也。且自汉已降,诸陵皆有寝宫,岁时朔望,荐以常馔,此既常行,亦足尽至孝之情矣。宗庙正礼,宜依典故,率情变革,人情所难。又按旧制,一升曰爵,五升为散。《礼器》称:「宗庙之祭,贵者献以爵,贱者献以散。」此明贵小贱大,示之节俭。又按《国语》:「观射父曰:『郊不过茧栗,蒸尝不过把握。』」夫神,以精明临人者也,所求备物,不求丰大。苟失於礼,虽多何为?岂可舍先王之遗法,徇一时之所尚,废弃礼经,以从流俗。裂冠毁冕,将安用之?且君子爱人以礼,不求苟合,况在宗庙,敢忘旧章。请依古制,庶可经久。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