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3部 卷二百九十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张九龄(八)

◇ 请郊见上帝议

伏以天者百神之君,王者所由受命也。自古继统之主,必有郊配之义,荩以敬天命、报所受也。故於郊义,则不以德泽未洽、年未登凡事之故而阙其礼。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谓成王幼冲,周公居摄,犹用其礼,明不可废也。汉丞相匡衡曰:「帝王之事,莫重乎郊祀。」董仲舒又云:「不郊而祭山川,失祭之事,且逆於礼,故《春秋》非之。」臣谓衡、仲舒古之知礼,皆以郊之祭所宣先也,陛下绍休圣绪,於今五载,既光太平之业,未行大报之礼,考之於经,义或未通。今百嘉生,鸟兽咸若,夷狄内附,兵革用弭,怠於事天,恐不可以训。愿以迎日之至,升紫坛,陈采席,定天位,则圣典遵矣。

◇ 宋庆礼谥议

庆礼在人苦节,为国劳臣,一行边陲,三十年所。户庭可乐,彼独安於传递;稼穑惟艰,又能实於军廪。莫不服劳辱之事,而匪懈其心;守贞坚之规,而自尽其力。有一於此,人之所难,况营州者,镇彼戎夷,扼喉断臂,逆则制其死命,顺则为其主人,是称乐都,其来尚矣。往缘赵文作牧,驭之非才,自经隳废,便长寇孽,故二十年,有事东鄙,僵尸暴骨,败将覆军,荩不可胜纪。大明临下,圣谋独断,恢祖宗之旧,复大禹之迹,以数千之役徒,无甲兵之强卫,指期遂往,禀命而行。於是量畚筑,执鼓,亲总其役,不愆所虑,俾柳城为金汤之险,林胡生腹心之疾,荩为此也。寻而罢海运,收岁储,边亭晏然,河朔无扰,与夫兴师之费,转输之劳,较其优劣,孰为利害?而云所亡万计,一何谬哉!及契丹背诞之日,惧我犄角之势,虽鼠穴自固,而驹物无侵,盖张星彼都,系赖之力也。安有践其迹以制其实,贬其谥以徇其虚?采虑始之谤声,忘经远之权利,义非得所,孰谓其可?请以所议,更下太常,庶表行之迹可寻,易名之典不坠者也。

◇ 应道侔伊吕科对策第一道(并问)

问:兴化致治,必俟得人;求贤审官,莫先慎举。圣朝受命,於今百龄,尧封比屋,魏纲斯顿,史曹之职,衡镜攸归,岁时高集,士窬累万。借使崔、毛重起,裴、乐复存,观貌察言,且犹未暇,考行徵实,其可得乎?若远循汉魏之规,复存州郡之选,即务辞会府,权归外台,牧守之明,何法能鉴?变通之要,厥路奚由?文武之道,并用无偏,军旅之制,事宣经远,而越骑飞,皆出畿甸。丁年负甲。耆日释戈,亡殁盖多,军容每阙。今欲均井田於要服,遵兵赋於革车,恐俗滋深,虑始难就,揆今酌古,其衷若何?且惠在安人,政惟重,顷承平既久,居泰易盈,编户流亡,农桑莫瞻,精求良吏,未之能补。遂其宽施,则莫惩游食;峻其科禁,则虑扰疲人:革弊适时,应有良术。子等并明於国体,允应於旁求,式陈开物之宣,无效循常之对。

对:嗣鲁王道坚所举道侔伊吕科徵仕郎行秘书省校书郎张九龄,伏览睿问,大哉国体!九品流弊,尝所懵焉,幸因对扬,庶言其可。古者诸侯贡士,司徒论士,必讲礼观能,乡举里选。故十五十八之岁,大学小学之节,诵习以时,教化以礼:则孝悌之行,可知於乡曲;政事之业,可升於国朝,先王务教,此其大者。及周道既衰,斯文将丧,秦氏灭学,唯力是亲,仁义大坏,俊造亦亡。汉高以马上非礼,复修三代之事;魏武以军中是务,权立九品之仪:後代因循,莫能改作,纷纷横调,滔滔皆是,天下公器,可谓伤心。伏惟陛下神启睿图,天佑明德物不终否,故受之以泰;弊不遂极,鼎之以新:涤瑕荡秽,今其时也。伏愿图之:夫正其本者万事理,劳於求者逸於使,岂有大明御宇,虑此假权之人?循良择人,安得谢恩之议?是则外台会府,真若满於贮中;济理适时,复何殊於掌上者也。且有备无患,亡战必危,是以振旅茇舍之仪,羽林飞之卫,汉家徵选,咸出五陵,周制供王,不窬千里:此以均其远近,会其中正,王者之制,岂虚乎哉?必开井赋於要服,俾褒益於畿甸,虽经始之规,何施不可?而图远之业,犹愿勿遵。且将振九品之颓纲,维百王之绝略,使官有位次,资有等衰,才苟不侔,时所勿取。使夫能者代上帝之理,议者息高门之谈,吏精其心,人享其利,流庸不日而来复,耕桑何忧乎不稔?动之斯应,绥之斯来。若惟作法於末途,非救弊之本意,盛德大业,孰与归乎?某怖栗尘埃,栖栖非得言之地;慷慨禾莠,因献策之时。何敢望焉?尽心而已。谨对。

◇ 第二道

对:王道务德,不来不强臣;霸道尚功,不伏不偃武:此劳逸异数,得失可名,故曰务广德者昌,务广地者亡。是时汉武事胡,岂比重华之羽?秦皇戍越,奚拟公刘之橐囊?虽古人有言,引之者有同於河汉;而王者大化,行之者必本於唐虞:不亦然乎?此则开基之大者也。国家因已有之地,广无私之仁,犬戎即叙,肃慎入贡,若力不能救,岂惟桓公之耻?征在其苏,是必成汤之怨。然而《春秋》所贵惟义,所在内诸夏而外夷狄,此明中国恐弊,不兴异域之功;下人苟安,何惜救兵之举?则知吊伐之义,随时之道也,今颇弊,抑非其时。至如守塞则侯应之言为得,斥地则蒙恬之弊可知:前事昭昭,足为明戒者也。必欲系单于之颈,裂匈奴之肩,奚背恩,受制於北虏;小人发愤,请议于东征。谨对。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