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3部 卷二百六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王觌

觌,中宗朝官监察御史。

◇ 谏李多祚参乘疏

臣觌言:窃惟庙之礼,在於尊祖奉先,肃事之仪,岂厌惟亲与德?伏见恩敕,令安国相王与李多祚参乘。且多祚夷人,有功于国,适可加之宠爵,岂宜逼奉至尊?将帝弟以连衡,与吾君而共辇,诚恐万方之人,不允所望。昔文帝引赵谈参乘,袁盎伏车前曰:「天闻天子所共乘舆者,皆天下豪英。今汉虽乏人,陛下独奈何与刀锯之馀共载?」於是斥而下之。多祚虽无赵谈之累,亦非卿相之重,不自循省,无闻固让,岂国乏良辅,更无其人?史官所书,将示於後,何袁盎之强谏,独微臣之不及?惟陛下详择焉。

◇ 十八学士图记

夫立身之功,莫大於行道;行道之功,莫大於逢时。行道则孝悌才学有闻,逢时则仁信机谋及物。有其时,无其材,斯固自犬彘也;有其材,无其时,得不愤心涕血欤?则知无代无材,计用与不用耳。高祖起於沛,光武起於南阳,而筹画功勋,独出丰、宛之士。萧丞相从汉高入关,封府藏而收图籍;房太尉从太宗征讨,舍珠玉而采人材:二君子之材,岂偶然也!十八学士皆炀帝之臣,曷ウ於隋而明於唐?是有其材而无其时矣。如晦、元龄,止於一尉,或非好去任,或挂纲徙边;褚亮、虞南,不离下位,或嫉才见谪,或七品十年。暨我国家,则有道兼文武,器重璋者;慷慨大节,临机能断者;仁孝忠直,预识存亡者;洁行检身,而有英略者;好学敏达,详明吏道者;出入军旅,涉历危难者;不惮兵威,树立忠谊者;博闻贞俭,文翰兼绝者;风韵闲雅,善於吟咏者;精练诂训,长於讲论者。夫如是,则立身行道之事,尽在於斯矣,得不冥心契志,以自勖励哉?觌每睹十八学士图,空瞻赞像而已,辄各彩本传,列其嘉绩,庶几阅像者思其人,披文者思其人,非惟临鉴耳目,抑可以垂诫於君臣父子之也。

◎ 张廷

廷,河南济源人。第进士,补白水尉,举制科异等,神龙初为中书舍人,再迁礼部侍郎。开元初累迁少府监,封范阳县男,以太子詹事致仕。二十二年卒,年七十馀,赠工部尚书,谥曰贞穆。

◇ 弹棋赋

其为局也,不徵荆山之璞,不用蓝田之质,兀若元龟之起,烂若繁星之出。约胜负,仗明信,俱分类而抗行,咸背深而列阵。唯智是役,唯贪是慎,败不同奔,斗不齐进。晓之者敌众多以寡少,懵之者起径寸犹万仞。徒观其弹射万变,精妙入神,口与心计,行随意新。作气者直抟乎九天之上,犹檀乐而旁击;受敌者横坠乎九地之下,甘弃置而归仁。行必假道,居必择邻,冲危以陷其雨虎,陪险更生乎一秦。至若狂生侠少,使气为主,顾怀将吝,动越规矩,竞缘局而斜衡,争隔矢而曲取。既向角而散乱,复当中而赞聚苟万一之偶中,何轻狡之云数?曷若恬和之士,神清意远,岂棋布而兴来,亦手运而情遣。先和容而取则,兼中敌而为善,务专一於道求,宁苟贪於席卷,或聊假以喻大,或有迷而知返。夫局势将毕,观者逾乐,两敌相持,三顾而作。划去者箭飞,分索者星落,眄四隅之豁然,若万里之清廓。

◇ 请河北遭旱涝州准式折免表

臣廷言:伏见景龙二年三月十一日敕,河南北桑蚕倍多,风土异宜,租庸须别,自今以後,河南、河北蚕熟,依限即输庸调,秋苗若损,唯令折租,为常式者。臣闻皇天无私覆,后土无私载,日月无私鉴,阴阳无私毓。是以明王圣帝,则而像之,庆浃万邦,政敷一德。故《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反无侧,王道正直。」伏惟圣朝御历,皇极在人,正朔所覃,率土奉若,百年於兹矣。顷於灾岁,重赋饥人,顿革彝典,特开变例,虽施蛮貊之邦,臣愚犹知不可。况此两道,枕倚大河,南接神州,北通天邑,郡县雄剧,人物昌阜,既类股肱之地,尢宜得其欣心,岂可殊其土风,异其徭赋,不恤灾患,而殚其财力者?即以桑蚕,别加徵税。至如陇右百姓,羊、马是资;山南诸州,椒、漆为利。其或铜、锡、铅、错,货自岩通;蜃、蛤、鱼、监,财自海殖。土物惟性错贡,方隅咸有,涝年并无他税,早岁各准常规,岂独她纤,外之王度?且天灾所降,年莫登,在於贫弱,或至殍堇。生理既甚难恃,人心固未易安,就其忧危,载空杼轴,穷斯滥矣,将无不至。臣效官颍服,实在河南,每见部人,众称冤苦。伏思景龙之际,时多贼臣,有若宗楚客、纪处讷、武延秀、韦温等,蔽亏日月,专擅威权,各食实封,遍河南、河北。属当水旱,屡致蠲除,因而遂矫制命,固非先朝之本意也。伏愿陛下广天成之德,均子育之爱,式崇大体,追复旧章,许河南、河北有水旱处,依贞观、永徽故事,一准令式折免,则在苍生,不胜幸甚!谨因所部司法参军郑元亮奏涝损谨附表以闻。

◇ 请宽宥与张易之往积纤表

臣闻国之威柄,在於赏罚,赏中则人知劝,罚中则人知沮。二者苟得,则四海获安;二者乖宜,则万人无措。况陛下始复初业,甫登宝位,率土禺然,钦伫圣化。凡欲兴事,亦何容易?外有窃议,臣请尽言。至如张易之兄弟,穷罪极逆,苍生苦之,良有岁月,凭托城社,无所告诉。陛下仁圣明断,忧在黎元,一朝诛夷,孰不庆?在於亲故,并合从坐,然量宜制法,理或未宏,何者然也?臣历观自古以来,革故即新之际,莫不先行诛戮,以服众心,此皆素无人望,理藉如此。今陛下先朝子孙,唐德未改,天地之眷,人之望,非陛下而谁?诚宜布恩施德以答之,崇仁尚宽以理之,岂更诛夷,以亏至德?况易之兄弟,荣盛多时,趋附之徒,天下大半。欲尽杀之,则罪不加众;欲少杀之,则法难画一。在都城者,乍可有数;遍四方者,未知几人?反侧者多,不可不察,安之之理,必在於宽。自非至亲,及於谋首,请一原宥,令其自新,仁风大行,在斯一举。臣无任云云。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