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3部 卷二百四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峤(八)

◇ 攀龙台碑

粤若太极始构,氤氲含五气之精;元胎既分,鼓舞立三才之位:由太朴而观成象,自流形而臻物备。因乾坤之变化,相后辟之经纶,则知肇创雷,非一圣之事;奄荒区夏,由浸昌之业。是以岐酆受命,武王戢商野之戈;谯亳开基,文后迁汉宫之鼎。若提六合之枢纽,扣二仪之钥,日月既出,方利见於通三;风未和,尚劳谦於初九。蓄宏图於缘鹤之邸,垂庆绪於断鳌之运,屈伸应物而无累於时,进退随方而不违於道:非圣人之睿智,其孰能与於此乎?

大周无上孝明皇帝,讳某字某,太原潍人也。其先出自周平王少子,有文在其手曰武,因以姓氏,居沛之竹邑,晋尚书仆射开府仪同三司薛侯孩其後也。六代祖洽,仕魏,封於晋阳,食采潍,子孙因家焉。夫其受氏中古,开阶上业,轩辕以青龙进驾,配永循机;少昊以元鸟名官,修方正度。高辛之首戴盾,后弃之躬勤稼穑,或四妃分孕,随肩执天下之图;或三圣连衡,踵武司域中之契。宗支继明而袭嘉,帝载重熙而累洽,虽七百休祚,暂迁於质文;而九五尊名,复光於历数。自非庆锺长发,神应远期,人鬼赞其谋猷,乾坤扶其统绪,岂能出入百代,周旋万期?至道淳风,未昏而已旦;洪炉大宝,既旧而还新:家纂迎日之符,门传配天之业。环三辰於斗极,不足比其崇高;灌四渎於沧溟,未能俦其深远。若夫振氓肓德,屈道不王,舄奕於昭穆之间,颉颃於公卿之位,盖详诸史,可得而略。高祖成皇帝,宏才硕量,经文纬武;曾祖章敬皇帝,达学通儒,金声玉振;大父照安皇帝,心冥道德,志挟九区;显考文穆皇帝,理会箭获,名高四海,帝即文穆之第四子也。

母文穆皇后,尝祈晋祠於水滨,得文石一枚,大如燕卵,上有紫文,成日月两字,异而吞之,其夕梦日入寝门,光耀满室,已而怀孕,遂产帝焉。及载诞之宵,梦人称唐叔虞者谓后曰:「余受命於帝,保护圣子。」惊寤而帝已生。明日,紫气氛氲,覆冒其城上,俄而化为五色,仿佛若文绣之衣,左右亲宾,莫不骇异。及长,龙颜方面,身长八尺,背有黑子,象北斗之形。昔者祷於郊,拾卵而兴王业;游乎温洛,吞珠而立帝期(一作基):谯宫诞而青气发祥,猗殿生而丹曦授彩。亦有御兰感梦,皇天之命伯;翦叶开封,上帝之名太叔:咸跻未然之兆,并获将来之应,犹不能比踪神贶,埒美圣符,况龙颜武肩,有含良之骨法;戴钤怀斗,似高密之容状?是故生而圣知,幼而聪达,敏给於论天之始,徇齐於对日之初。甫及胜衣,究缇缃之赜;逮乎束发,殚ひ之巧。淳深孝悌之性,ウ发天机;宏裕仁慈之风,匪因师习。太后尝被重疾,不愈经时,帝扶侍起居,品尝药物,仅逾苍舒称象之岁,未及子建诵诗之年,履不正纟句,衣不解带。及丁荼蓼,号慕呕血,七日无水浆之膳,三年罢盐酪之滋,扶杖而行,殆至毁灭:虽孝文之服勤累载,高宗之谅阴三祀,无以加也。

常有大节,营小方:志立功名,而不求苟得;心重气侠,而动循常宪。道德深富,规模宏远,旷心将江海齐逸,宏量与宇宙同宽。是以单父通人,识其殊异之表;大梁奇士,许以霸王之略。文穆皇帝则哲之鉴,恒易其难,惟几之神,每前其用,尝从容谓主诸子曰:「吾家累仁千祀,积德重叶,馀庆所及,宜在子孙。今观汝曹,悉王佐才也,然草创经纶之际,圣贤驰骛之秋,腾而驭风云,叱咤而成功业,其在士耳。」以如天之圣,用知子之明,隐括所在,锱铢不缪,岂如赵邦谋嗣,惟验於藏宝;楚国择材,更凭於埋璧?及文穆之弃代也,帝庐於墓茔,负土成坟,手植松柏,丧纪之节,复如居穆后之哀。有芝草生於庐前,群乌数万,衔土集於坟上;山中旧多猛兽,行李艰阻,至是皆逃窜绝迹:时人以为纯孝之感焉。

隋高祖雅闻帝名,屡加辟召。友人同郡叔孙贺,博通之士也,阴阳术数,无所不该,谓帝曰:「公状貌非常,但玉理(一作埋)未发耳,终居人上,勿为事先。」帝亦知隋统将终,称疾不应。汉王谅以戚藩之重,作牧太原,亲率官僚,造门致礼,深加敦谕,逼令进发。帝不得已起应明攵,至仁寿宫,属隋文帝寝疾,有敕馆於内史省,以须後命。帝高名宿望,倾动当朝,承风仰流,揖拜无地,衣冠如宗海之赴,士庶均在田之睹。司徒观王雄、左仆射杨素、吏部尚书牛宏、兵部尚书柳述咸与抗礼,延登首席。中郎之下迎王粲,计吏之长揖袁逢,千载风流,复存斯举。帝风仪伟丽,占对说明,朝端改容,左右属目。雄等素钦才辩,欲探阃奥,争出异同,互兴名理,而洪钟有虚受之量,明镜体不疲之德,词同炙果,应若扣机。立定雌黄,既堪嬴后前膝;坐离坚白,足使田巴杜口。观王既特相钦慕,牛宏亦深加敬异:并虚心降节,投分申交。而杨素负才,耻已不若,虽外示接引,而内怀猜忌,私谓观王牛宏曰:「吾观武氏风骨,实有英雄之度,今太平无事,安用此人?不如除之。」王等不答,而柳述又潜遣相工视帝,帝知之,深不自安。会隋文帝崩,因移病出外,素等以为伪迹,从此欲构祸端,赖观王、牛宏营护得免。汉高以英威冠代,取忌范增;刘主以倜傥出群,见疑曹操:比方前事,有若合符。帝既脱网罗,深自隐匿,虽室家追访,犹见睚唤之云;而廛里去还,不就丹陵之日。辞杜城之弋猎,罢雷泽之渔钓,独览前志,长怀古人:有行高於时,有行济於物,辄慷慨击节,殷勤留想:便欲冥道契於一朝,托神交於千载。埙篪唱和,自多跗萼之亲;风景游遨,无乏林泉之兴:岁钭晏也,龙蟠凤戢者久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