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3部 卷二百四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峤(五)

◇ 为汴州司马唐授衣请预斋会表

臣某言:臣母氏齿发既衰,风气弥积,寝兴乖豫,定省不安。陛下降视万方,俯矜一物,哀老母虚羸之疾,ê愚臣煎迫之私,宏以不匮之思,布以非常之泽,使得暂辞藩岳,别梁郡之帷;旋赴京都,求越人之砭石。自班舆首路,潘宅来归,承厚荫於四天,接欢言於九族。虽名医上药,研秘术而未尝;而佩德感恩,觉沈疴之半愈。属千龄启旦,十号登枢,演金石之微言,呈玉毫之宝相。三千国土,俱传贝叶之文;亿万天人,并入莲花之会。臣六时空念,五起未宁,思酬顾复之恩,愿假招提之福。傥获书名檀供,厕影法筵,罄归依回向之心,受清净菩提之果。实望三身覆育,开梵帝之仙坊;十善护持,发医王之秘藏。永离灾厄,长登福寿,上以祈龙象之深惠,下以申乌鸟之恳诚。岂惟区区阖门,独荷於仁覆,故亦悠悠法界,永覃於孝理。不量浅薄,敢轻上祈,尘黩威严,伏增战越,臣某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 为百寮请加王慈徵等罪罚表

臣某等言:伏见逆人王慈徵等,并擢自凡庸,累承恩奖,遂得叨荣秩,职此禁戎,任切爪牙,寄同心膂。而忠勤之志,莫效於鹰;悖逆之愆,反同於枭獍。向使邪谋不泄,阴计遂成,将恐变起宫闱,祸生肘腋:此实灵之所切齿,臣子之所寒心。若但以恒科,委之常宪,何以明大憝之愆咎,杜元凶之觊觎?望请污其官室,に之都市,用遵雷电之象,允叶春秋之义,则衣冠塞望,夷夏甘心。无任愤切之诚,谨冒死陈请,臣某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谨言。

◇ 请令御史检校户口表

臣闻黎庶之数,户口之众,而条贯不失,按此可知者,在於各有管统,明其簿籍而已。今天下之人,流散非一,或违背军镇,或因缘逐粮苟免岁时,偷避徭役。此等浮衣寓食,积岁淹年,王役不供,簿籍不挂,或出入关防,或往来山泽。非直课调虚蠲,阙於恒赋,亦自诱动愚俗,堪为祸患,不可不深虑也。或逃亡之户,或有简察,即转入他境,还行自容。所司虽具条科,颁其法禁,而相看为例,莫适遵承,纵欲纠设其愆违,加之刑罚,则百州千郡,庸可尽科?前既依违,後仍积习,简获者无赏,停止者获原,浮逃不悛,亦由於此,今纵更搜简,而委之州县,则还袭旧踪,卒於无益。

臣以为宜令御史督察简校,设禁令以防之,垂恩德以抚之,施权衡以御之,为制限以一之:然後逃亡可还,浮寓可绝。所谓禁令者,使闾阎为保,递相觉察,前後乖避,皆许自新,仍有不出,辄听相告,每纠一人,随事加赏,明为科目,使知劝沮。所谓恩德者,逃亡之徒,久离桑梓,粮储空阙,田地荒废,即当赈其乏少,助其修营;虽有欠赋悬徭,背军离镇,亦皆舍而不问,宽而勿徵;其应还家,而贫乏不能致者。给程粮,使达本贯。所谓权衡者,逃人有绝家去乡,离本失业,必乐所住,情不愿还,听於所在隶名,即编为户。夫顾小利者失大计,存近务者丧远图,今之议者,或不达於变通,以为军府之地,户不可移,关辅之人,贯不可改,而越关继踵,背府相寻,是开其逃亡,而禁其割隶也。就令逃亡者多,不能总计割隶,犹当计其户口等量为节文,殷富者令还,贫弱者令住。简责已定,计料已明,户无失编,人无废业,然後按前躅,申旧章,严为防禁,与人更始。所为限制者,逃亡之人应自首者,以符到百日为限,限满不出,依法科罪,迁之边州。如此则户无所遗,人无所匿矣。

◇ 为左丞宗楚客谢知政事表

臣某言:臣志识无取,才艺缺然,叨豫葭莩,遂班秩,弹冠受檄,曳组登朝。内府尸荣,已招官谤;中台揆务,愈尘政本。圣恩无限,天造不赀,仍屈帝难,俾参皇极。西雍之羽,仍所庶几;东郭之毫,敢陈诚请?九霄徒邈,三舍不回,严命必行,颜何置?方持画虎,且对群龙,遂以契瓶,谬膺和鼎,空焉作砺之命,岂庶磨铅之功?拜宠临,伏增惭惕,无任悚戴屏营之至,谨奉表陈谢以闻。

◇ 谢加授通议大夫表

臣峤言:伏奉恩制,加臣通议大夫守成均祭酒兼检校文昌左丞,馀如故。荣过望表,庆溢身涯,荷宠恩,蹈冰临,臣峤中谢。臣燕雀之羽,多谢于飞翻;蜉蝣之衣,久惭於忝窃。属秦人望幸,虞帝卜征,万骑时巡,不陪游於渭北;四关留镇,独延欷於周南:劬劳异羁勺之臣,宠渥均庙堂之士。燕弱黍,分隔於阳和;楚塞轻茅,遂承于雨露:仰平分而载跃,抚留滞而成欢。惠重邱山,徒深于舞;身轻粪壤,岂议於答酬?无任喜戴惭惶之至,谨附某官奉表陈谢以闻。

◇ 谢赐优诏矜全表

臣峤言:臣植性愚陋,禀质庸疏,过蒙恩私,特垂奖饰,擢自泥滓之下,之云霄之上。参豫机密,接奉轩墀,宠光百僚,荣被九族,殒身未能以答施,灰骨不足以明恩。属日月齐明,乾坤交泰,弓旌出,俊盈朝,非亲非贤,无艺无识,猥将齐竽入吹,谬以郑璞为珍。昔综铨衡,有惭简要,署置过当,泾渭莫分,致令外削氓黎,内倾府藏。烦扰之弊,既伤於国体;谤讪之咎,允集於臣躬。是用仰惭公朝,下积私惧,顾循支离犬马之疾,恐玷或朴鸾之群。不敢仍劳准绳,实愿自甘屏黜,言布心腹,辄以陈祈。而愚虑不周,愆违自速,有命遄降,营魂载飞,岂徒绝望邱园?固有甘心鼎镬。忽蒙圣恩悬察,慈旨曲矜,爰集簪缨,谕以丝绂,许臣以无愆衡镜,怪臣以辄谢盐梅。察臣诚款之心,知其忧国;览臣狂愚之奏,谓合事宜。谴让之中,恩多而责少;含容之内,善详而过略:本将因愆而获戾,翻以诮而蒙荣。惟大造曲成,既蒙再生之惠;小人多幸,方输九死之答。无任欣喜踊跃之至,谨诣明福门奉表陈谢以闻,臣峤诚欢诚喜顿首顿首死罪死罪。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