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3部 卷二百三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韦嗣立

嗣立字延构,赠秘书监承庆异母弟。第进士,累补双流令,累官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会李峤、唐休请简台阁,分典大州,以嗣立带本官检校汴州刺史。景龙三年转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嗣立与韦庶人宗属疏远,特诏编入属籍,封逍遥公。睿宗立,拜中书令。开元初为太子宾客,坐宗楚客等削遗制事不能执正贬岳州别驾,再徙陈州刺史。七年卒,年六十六,赠兵部尚书,谥曰孝。

◇ 省刑罚疏

臣窃尝闻之:在尧、舜之日,画其衣冠;当文、景之时,岁致刑措:历兹千载,以为美谈。臣伏惟陛下哲钦明,穷神知化,自轩、昊以降,莫之与京,独有往之论法,或未尽善,皆由主司奸凶,惑乱视听。寻而陛下圣察,具详之矣,然竟未能明其本源,察其前事,令天下万姓识陛下本心,尚使四海多衔冤之人,九泉有抱痛之鬼。臣诚愚昧不识大纲,请为陛下始末而言其事。扬豫之後,刑狱渐兴,用法之伍,务於穷竟,连坐相牵,数年不绝。遂使巨奸大猾。伺隙乘间,内包豺狼之心,外示鹰之迹。阴图潜结,共相影会,构似是之言,成不赦之罪,皆深为巧诋,恣行楚毒。人不胜痛,便乞自诬,公卿士庶,连颈受戮,道路藉藉,虽知非辜,而锻练已成,辩占皆合。纵皋陶为理,于公定刑,则谓宫毁柩,犹未塞责。虽陛下仁慈哀念,恤狱缓死,及览辞状,便已周密,皆谓勘鞫得情,是其实犯,虽欲宽舍,其如法何?於是小身诛,大则族灭,相缘共坐者,不可胜言。此岂宿构雠嫌,将申报复?皆图苟成功效,自求官赏。当时称传,谓为罗织,其中陷刑得罪者,虽有敏识通才,被告言者,便遭枉抑,心徒痛共冤酷,口莫能以自明。或受诛夷,或遭殛窜,并甘心引分,赴之如归。故知弄法侮文,伤人实甚。

赖陛下特回圣察,昭然详究,周兴、邱之类,宏义、俊臣之徒,皆相次伏诛。事暴遐迩,而朝野庆泰,若再睹阳和。且如仁杰、元忠,俱罹枉陷,被勘鞫之际,亦皆已自诬。向非陛下至明,垂心省察,则菹醢之戮,已及共身,欲望输忠圣代,安可复得?陛下擢而外之,各为良辅,国之栋,称此二人。何前非而後是哉?诚由枉陷与甄明耳。臣但恐往之得罪者多,并皆此流,则向时之冤者,其数甚众。昔杀一孝妇,尚或降灾,而滥者盖多,宁无怨气?怨气上达,则水旱所兴,欲望岁登,不可得也。陛下傥宏天地之大德,施雷雨之深仁,归罪於削刻之徒,降恩於枉滥之伍。自垂拱已来,大辟罪已下,常赦所不原者,罪无轻重,一皆原洗,被以昭苏。伏法之辈,追还官爵;缘累之徒,普沾恩造。如此,则天下皆知比所陷罪,元非陛下之意,咸是虐吏之辜。幽明欢欣,则感通和气;和气下降,则风雨以时;风雨以时,则五丰稔;岁既稔矣,人亦安矣,太平之美,亦何远哉!伏愿陛下深察。

◇ 请崇学校疏

臣伏闻古先哲王立学官,所以掌教国子以六德、六行、六艺,三教备而人道毕矣。《礼记》曰:「化民成俗,必由学乎!」学之於人,其用盖博。故立太学以教於国,设小学以化於邑,王之诸子,卿大夫士之子,及国之俊选皆造焉。八岁入小学,十五入大学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是以教洽而化流,行成而不悖。故自天子至於庶人,未有不须学而成者也。国家自永淳已来,二十馀载,国学废散,胄子衰缺,时轻儒学之官,莫存章句之选。贵门後进,竞以侥幸班;寒族常流,复因陵替弛业。考试之际,秀茂登,驱之临人,何以从政?又垂拱之後,文明在辰,盛典鸿休,日书月至,因籍际会,入仕尤多。加以谗邪凶党来俊臣之属,妄执威权,恣行枉陷。正直之伍,死亡为忧,道路以目,人无固志,有执不挠之怀,徇至公之节,偷安苟免,聊以卒岁。遂使纲领水振,请托公行,选举之曹,弥长逾滥。随班少经术之士。摄职多庸琐之才,徒以猛暴相夸,能清惠自勖,使海内黔首,骚然不安。赖陛下忧劳,频有处分,然革弊斯近,此风尚馀,州县官寮,贪鄙未息。而望事必循理,俗致康宁,求之於今,不可得也。

陛下诚能下明制,发德音,广开庠序,大敦学校,三馆生徒,即令追集。王公已下子弟,不容别求仕进,皆入国学,服膺训典。崇饰馆庙,尊尚儒师,盛陈奠菜之仪,宏敷讲说之会。使士庶观听,有所发扬,宏弊道德,於是乎在,则四海之内,靡然向风延颈举足,咸知所向。然後审持衡镜,妙择良能,以之临人,寄之调俗,则官无侵暴之政,人有安乐之心。居人则相与乐业,百姓则皆恋桑梓,岂复忧其逃散而贫窭哉?今天下户口,亡逃过半,租调减耗,国用不足,理人之急,尤切於兹。故知务学之源,岂惟润身进德而已,将以安人利国,安可不务之哉?

◇ 谏滥官疏

臣闻设官分职,量才择吏,此本於理人而务安之也。故《书》曰:「在知人,在安民。知人则哲,能官人安民则惠,黎怀之。能哲而惠,何忧乎兜?何畏乎有苗者也?」是明官得其人,而天下自理矣。古者取人,必先采乡曲之誉,然後辟於州郡;州郡有声,然後辟於五府;才著五府,然後之天朝。此则用一人所择者甚悉,擢一士所历者甚深。孔子曰:「譬有美锦,不可数纤学制。」此明用人不可不审择也。用得其才则理,非其才则乱,理乱所系,焉可不深择之哉!今之取人,有异此道,多未甚试效,即顿至迁擢。夫趋竞者人之常情,侥幸者人之所趣,而今务进不避,侥幸者接踵比肩,布於文武之列。有文者用理内外,则有回邪赃污上下败乱之忧;有武者用将军戎,则有庸懦怯弱师旅丧亡之患。补授无限,员阙不供,遂至员外置官,数倍正阙。曹署典吏,困於承,府库仓储,竭於资奉。国家大事,岂甚於此?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