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3部 卷二百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陈子昂(七)

◇ 梓州射洪县武东山故居士陈君碑

君讳嗣,字宏嗣,其先陈国人也,汉末沦丧。八代祖,自汝南仕蜀为尚书令,其後蜀为晋所灭,子孙避晋不仕,居涪南武东山,与唐、胡、白、赵五姓置立新城郡,剖制二县,而四姓宗之,代为郡长。萧齐之末,有太平者,兄弟三人,为郡豪杰,梁武帝受禅,纲罗英豪,拜太平为新城郡守,寻加本州别驾。弟太乐、太蒙,蒙为黎州长史都督护南梁二郡太宇,乐为本郡司马,即君之高祖父也。生曾祖方庆,好道,不乐为仕,得墨子五行秘书,而隐於武东山。生烈祖汤,汤仕郡为主簿,遇梁季丧乱,避时不仕。生皇考广迥,迥早卒。

君即迥之第二子也,少孤而有纯德,恭已饰行,一日三省,家代本以清白崇德,迨君之孤,素业空矣。君有仁兄,养母以孝,君克顺至行,同勤苦节,夏不避暑,冬不避寒,蒸蒸服事。行年四十有五,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爱众而亲仁,无馀力也,以是不忧於道。逮亲终殁,春秋已高,从事不可以养矣,辍禄之学,修养生之道,山壑高居,农野永岁。雅闻汉有王丹者,放居不仕,家累千金以自奉,田稼勤者,载酒肴从之,乡里承化,以相惩沮,叹曰:「彼王丹者,是为政矣,奚其为政也?」由是始改林泽。辟阆田,习山书,务农政,天道时变,地道化成,邱陵泉薮,星岁物,靡不用心也,原田莓莓,黍稷漠漠,汶阳之稼如矣。春日载华,岁聿其秋,白露时降,百收熟,君常乘肩举,省农夫,馈田,刑以肃惰,悦以劳勤,若孙吴之用兵,鸷鸟之搏击也。卓彼甫田,岁取十千,仓库实,崇礼节,恤寡,赈穷乏,九族以亲之,乡党以欢之,居十馀年,家累千金矣。其邻国有俞衣食,带刀剑,椎埋去箧之类,斗鸡走狗之豪,莫不靡之风,驯素节,曰:「里有仁焉,吾何从之也?」遂顿浮窳之节,肃恭俭之规,修孝悌,饰廉耻,将欲效君之素业也。

君时年已耳顺,素无经世之情,林园遗老,元默忘岁,遂保先君武东山之故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於州县也。昔襄阳有庞德公,口有郑子真,东海王霸,西山蜀才,皆避人养德,退耕求志,轩冕不可得而羁,忧患不可得而累,逮於我君,作者五人矣。於戏!古者至人,不利苟得,不务近贵,量腹而食,度身而衣。非其道,万锺不足丰也;非其荣,五鼎不足饪也。躬勤耕稼,植其杖而耘,不答子路之问者,岂我君之徒与?绵绵罗纲,冥冥高鸿,竹竿,穆穆幽龙,其与祸败之辽绝如胡越哉!然则两龚不免於兰焚,二老不免於薇叹,其近贵利邪?夫上无忧悔,下无饥寒,含道以制嗜欲,达命以顺生死,仁以爱身,智以养德,俾尔耆而艾,俾尔昌而炽,君子保之,以永寿考,非我君者乎?享年八十有五,太岁壬辰五月十三日,考终厥命,临终戒曰:「启予足,启予手。吾闻古人有言:『珠玉而瘗之,是暴骸於中原也。』古者不封不树,後代圣人易之以棺椁,吾不敢违圣人,可具棺椁而已。敛以常服,坟无邱陇,吾将庶几以奉先人之清业也。」有子某等,皆能奉遗训,聿从先志,长寿二年龙集癸巳某月某朔日,元月载逾,卜兆时吉,始启殡昭告,奉迁於旧茔武东山之阳,礼也。乡里会葬者千馀人,皆涕泣号慕,悲纯德之不见,咸曰:「君子没矣,仁何以名?陵不朽,匪唯颂声。」小子不敏,谨述乡人之教,其词曰:

肃肃我祖,国始於陈。中裔沦丧,洎此江滨。山川隆郁,鼎氛氲。生我君子,於铄元真。惟孝肃悌,惟仁善邻。乐我耕稼,忘我绅。茫茫田薮,岁也其春。农人肃事,君子犒勤。孰为夫子?植仗而耘。弋者何慕?鸿飞高。楚狂惧殆,夷叔求仁。良时(一作图)终矣,不考於身。我异於是,非隐非沦。抚化随运,安排屈伸。大年既没,长夜何辰?圣达不免,宇宙同尘。桐棺三寸,岂我窭贫?自古有死,吾从圣人。嗟尔百代,子子孙孙。骄奢自咎,天道无亲。思我松柏,恭俭是遵。

◇ 临邛县令封君遗爱碑

叙曰:苍生蚩蚩,其动也直,盖颛蒙乎?圣人颢颢,其汲也教,务皇中乎?则时至其理,树之君公弼其机驭之师之(疑),非能骏尊上帝,保黎元,谁则荷天之宠,析人之爵?行其礼乐,骤睹於中和;裕其廉平,载闻於谣诵:我之遗爱者,不从事於是邪?尝试论之。公名某,字某,渤海人也。昔后稷有德於邰,文王受图於镐,珍符册命,始自於西周;社建侯,奄荒於东土:裘鼎轩冕,有家代焉。曾祖子绣,齐颍川渤海二郡太守霍州刺史。隋通直郎通州刺史。荣分麾盖,道迈循良,时雨洽於齐陈,惠风被於唐楚。祖德於,北齐著作郎,隋扶风郡南阳县令。芸扃(一作编)睹奥,见天下之图;石柱闻琴,知君子之化。父安寿,皇朝尚衣直长怀州司马、豪(一作濠)州刺史、湖州刺史。良二千石,闻乎共理之尊;肇十二州,荣多刺举之首。

公则使君第某子也,冲和诞命,光大含章,实公侯之子孙,有山河之气象。明不外饰,默昭於元机;敏实内融,养蒙於用晦。故其廉不直物,恕不由衷,崇善足以利仁,自疆足以从事,有朋友之信焉,有闺门之肃焉,非夫恭人,其孰能景行行之者也?年始若干,为国子生,言从太学之游,以观先王之道。某年以明经擢第,解褐守恒州参军,秩满,补许州司法参军。许惟旧国,陈实多巫,君子丰明,利用乎狱。载以课最,累加秩焉,又转州司兵参军。丛台ㄚ服,一旦成市,非利器者,政以多荒。公实佐之,官无留事,信矣乎!能其理者有其任,济其业者享其功,我岂蒙求?物思其理。某年选补临邛县令。夫蜀都天府之国,金城铁冶,而俗以财雄;弋猎田池,而士多豪侈。此邦之政,旧难其人,公按辔清途,下车而宰,览其谣俗,永叹於良图;想其风流,慨然於惠化。以为太上之理,因人者也;通变之机,随时者也;必使无讼,不亦由吾?用乎利贞,夫何在物?於是谋其教令,肃其仪刑,敬其事以顺其人,正其文以利其义。以为昔者圣人之务本也,在乎稼穑,有稼穑然後可以养人;故公之劝人也,用天之道,分地之利。以为昔者圣人之利用也,实在财货,有财货然後可以聚人;故公之化居也,贸迁有无,和其众寡。以为昔者圣人之事生也,谨其制度,然後可以富;故公之节用,饮食有节,车服有数。以为昔者圣人之事死也,慎其丧祭,有丧祭然後可以睦人;故公之送死也,葬之以礼,祭之以礼。以为昔者圣人之用狱也,崇其法制,有法制然後可以禁人;故公之恤刑也,唯齐非齐,有伦有要。夫如是者,岂苟其利哉?唯欲洁乎其源,正乎其本,慎之於谋始,要之於用终,将使襄攵矫虔而是以息,孤寡不而是以宁者哉!夫然後磨之以仁琢之以义,使男女异路,班白不提,熙乎其若春,肃乎其若神,然後文以礼乐,几乎以淳朴,道岂远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