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二百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聿凑

凑字彦宗,京兆万年人,永淳二年解褐婺州参军,六迁司农少卿,加银青光禄大夫。开元时迁右卫大将军,封彭城郡公,拜太原尹兼节度支度营田大使,卒年六十五,赠幽州都督,谥曰文。

◇ 谏征安西疏

臣闻兵者凶器,不获已而用之。今西域诸蕃,莫不顺轨,纵鼠窃狗盗,有戌卒镇兵,足宣式遏之威,非降赫斯之怒,此师之出,未见其名。

臣又闻安不忘危,理必资备,自近及远,强干弱支。是以汉实关中,徙诸豪族。今关辅户口,积久逋逃,承前先虚,见犹未实。属北虏犯塞,西戎骇边,凡在丁壮,征行略尽,岂宜更慕骁勇,远资荒服?又一万行人,诣六千馀里,咸给递驮,并供熟食,道次州县,将何以供?秦陇之西,人户渐少,凉州已去,砂碛悠然,遗彼居人,如何得济?又万人赏赐,费用极多;万里资粮,破损尤广。纵令必克,其获几何?傥稽天诛,无乃甚损。请令计议所用所得,校其多少,即知利害。况用者必费,获者未量,何要此行,顿空畿甸?

且上古之时,大同之化,不独子子,不独亲亲。何隔华戎?务均安靖。洎皇道谢古,帝德惭淳,犹尚绥怀,不崇征伐。有占风觇雨之客,无越海逾山之师。其後汉武膺图,志恢土宇,西通绝域,北击匈奴,虽广获珍奇,多斩首级,而中国疲耗,殆至危亡。是以俗号平,君称盛德者,咸指唐尧之代,不归汉武之年。其要功不成者,复焉足比议?惟陛下图之。

◇ 论谥节愍太子疏

臣闻王者发号施令,必法乎天道,使三纲叙十等咸若者,善善明,恶恶著也。善善者,悬爵赏以劝之也;恶恶者,设刑罚以惩之也。其赏罚所不加者,则考行立谥以贬之,所以劝诫将来也。斯并至公之大猷,非私情之可徇,故箕、微获用,管、蔡为戮。谥者,臣议其君,子议其父,而曰灵、曰厉者,不敢以私而乱大猷也。则其馀安可失衷哉?

臣窃见节愍太子与李多祚等,拥北军禁旅,上犯宸居,破扉斩关,突禁而入,兵指黄屋,骑腾紫微。孝和皇帝移御元武门以避其锐,亲降德音,谕以顺逆,而太子据鞍自若,督众不停。俄而其党悔非,转逆为顺,或回兵讨贼,或投状自拘。多祚等伏诛,太子方自逃窜。向使同恶相济,天道无徵,贼徒阙倒戈之人,侍臣亏陛戟之卫。其为祸也,胡可忍言?於时臣任将作少匠赐通事舍人内供奉。其明日,孝和皇帝引见供奉官等,雨泪交集,谓曰:「几不与卿等相见。」其为危惧,不亦甚乎?臣每思之,不胜愤毒。今圣朝雪罪礼葬,谥为节愍,以臣愚识,窃所惑焉。

夫臣子之礼,严敬斯极,故过位必趋,蹙路马刍有诛。昔汉成之为太子也,行不敢绝驰道。当周室之衰微也,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王孙满犹以其不卷甲束兵,讥其无礼,知其必败。由是言之,则太子称兵宫内,跨马御前,悖礼已甚矣,况将更甚乎?而可谥,此臣所未喻也。

以其斩武三思父子而嘉之乎?然弄兵讨逆,以安君父,可也。当解甲於朝以请罪,而乃欲因自取之。是竞为逆,可谥乎?此又臣所未喻也。

将废韦氏而嘉之乎?然韦氏逆彰义绝,虽诛之亦可也。当此时也。韦氏未有逆彰,未为义绝。韦则母也,太子子也,岂有废母之理乎?且既非中宗之命而废之。是劫父废母,亦悖逆也,可谥乎?此又臣所未喻也。

夫君或不君,臣安可不臣?父或不父,子安可不子?借如君父有桀纣之行,臣子无废杀之理,况先帝功格宇宙,德被生灵,庙号中宗,谥曰孝和皇帝,而逆命之子,可谥乎?此又臣所未喻也。

昔献公惑骊姬之谮,将杀其太子申生。公子重耳谓之曰:「子盍言子之志於公乎?」太子曰:「不可,君安骊姬,是我伤君之心也。」曰:「然则盍行乎?」曰:「不可,君谓我俗弑君也。天下岂有无父之国哉?吾何行如之?」使人辞於狐突曰:「申生不敢爱其死,虽然,吾君老矣,子少,国家多难,伯氏苟出而图吾君,申生受赐而死。」再拜稽首,乃自缢。其行如是,其谥仅可为恭,今太子之行反是,可谥为节愍乎?此又臣所未喻也。

昔汉武帝末年,江充与太子有隙,恐帝晏驾後为太子所诛,会巫蛊事起,充典理其事,因此为奸,遂至太子宫掘蛊,得桐木以诬太子。时武帝避暑甘泉宫,独皇后太子在,太子不能自明,纳其少傅石德谋,遂矫节斩充,因败逃匿,非称兵诣阙,无逆谋於父,然身死於湖,不葬无谥。到如帝时,有男子诣北阙,自称卫太子,制使公卿识视,至者莫敢发言。京兆尹隽不疑後至,叱从吏收缚之。或曰:「是非未可知,且安之?」不疑曰:「诸君何患於卫太子?昔蒯聩出奔,辄拒而不纳,春秋是之。卫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来自诣,此罪人也。」遂送制狱,天子闻而嘉之。曰:「公卿大臣,当用经术明於大义者。」及後太子孙立为天子,是曰孝宣皇帝,太子方获礼葬,而谥曰戾。今节愍太子之行比之,岂可同年而语?其於陛下,又犹子也,而谥为节愍乎?此又臣所未喻也。

昔项羽之臣丁公,常将危汉高祖。高祖谓之曰:「二贤岂相厄哉?」丁公乃止。及高祖灭项氏,遂戮丁公以徇。曰:「使项王失天下者丁公也。」夫戮之大义,至公也,不私德之,所以诫其後之事君者。今节愍太子之为逆,复非欲保护陛下,其可谥乎?此又臣所未喻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