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八十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王勃(四)

◇ 上从舅侍郎启

某启:一昨弟勋至,奉命以宪台诗十首垂示。气横霜署,彩洞扃。绣衣兼藻肆之华,白简控元机之奥。仙骢在驭,践文路而驱神;冠獬下临,望词林而直指。某质惟茅艾,名隔绅,虚г自出之荣,每愧诸甥之列。恩华曲被,诲诱傍临,识谢知音,荣深睹奥。虞韶忽奏,听律吕而忘疲;楚匣遥开,仰光芒而不暇。昔孔融之逢元礼,罕睹高文;王粲之谒伯喈,终惭懿戚。援今企古,议德畴恩,荷栗兼储,悲欣两集。但才非酷似,攀宅相而多惭;慕切如存,临渭阳而增感。不胜荷戴屏营之至。

◇ 上武侍极启

某启:某闻元螭掩耀,光销赤堇之芒;白鹤摧辉,影灭青胡之宝。由是紫氛霄耿,指牛汉而忘归;丹水神迷,道骊泉而罔悔。其有龙文已远,轻图兕之功;鱼目滥持,自拟灵蛇之色。循荣览分,朝闻夕可。君侯缔华椒阁,席宠芝扃,粲貂冕於金轩,藻龟章於玉署。月开鸾镜,怀精鉴以分形;霜湛虬钟,蕴希声而待物。吞九溟於笔海,若控牛涔;抗五岳於词峰,如临蚁垤。驰魂雾谷,忻逢紫岫之英;驿思霞邱,伫接青田之响。某北岩曲艺,东皋下节,攀翰苑而思齐,亻素文风而立志。迹疲千里,未陪丹毂之游;叶契三英,尚隔黄衣之梦。谨凭洪贷,辄录旧文,轻敢上呈,列之如右。涓波有托,望日谷以驰诚;钟鼓无施,伏雷门而假息。谨启。

◇ 再上武侍极启

某启:一昨不缘媒绍,轻承盼饰,祗宠相惊,俯仰无地。何则?循方极弊,尚亏风雨之间;抚翼濡鳞,犹失江湖之上。况乎九天鹏术,一代龙门,荣枯舛致,山川在目,而可以追腾白日,忘言於咫尺之书;干突青,投迹於寻常之境?徒以北林增秀,弱翰知归;东壑流谦,纤鳍未已。神交道合,君侯昭片善之荣;千载一时,下走得长鸣之所。是用谬凭高奖,曲撰芜音,游海无际,过雷自。虽黄金激愤,指秦路而方穷;苍璧惭恩,伏焦原而未远。谨启。

◇ 上李常伯启

某启:某间杞林腾秀,羽族知归,谷流谦波臣有托。然则朝光八圣,尚欣牧竖之词;道济五残,未隔舆人之诵。谨凭斯义,辄呈宸游东岳颂一首。当仁不让,下走无惭於自媒;闻善若惊,明公岂难於知我?龙门高远,眇黄道而无阶;爵里既投,叫丹阍而有地。伏愿停左右,曲流国士之恩;广进刍尧,俯息樵夫之议。轻陈径捷,退用彷徨。

◇ 上皇甫常伯启

某启:一昨奉命,令写新对台策及前後旧文,谨凭国士之恩,敢进舆人之颂。窃以龙镳就路,驽骏相悬;鹊镜临春,妍虽自远。亦有飞霜匝地,兰萧衔共尽之悲;列火埋冈,玉石抱俱焚之惨。然则知音罕嗣,流水空存;至宝不同,荆山有泪。君侯饰扬刍议,提奖芜词,白圭成再见之荣,黄金定一言之重。鹏飚既接,仰迳而将趋;龙阪可登,指星台而有望。循襟佩德,抚事知恩;山岳有轻,河汉无极。谨启。

◇ 再上皇甫常伯启

某启:自恭陈薄伎,祗奉话言,咳唾成恩,盼睐为饰。征夫击节,方思孤竹之风;壮士寒心,实有长杨之作。谨凭严命,轻呈《乾元殿颂》一首。将冀导江至海,常以笔札见知;南馆西园,遂与簪缨为伍。德虽无尽,攀骥尾而方遥;生也有涯,比鸿毛而非重。谨启。

◇ 上吏部裴侍郎启

某启:猥承衡镜,骤照阶墀。本惭刀笔之工,虚荷雕虫之眷。殊恩屡及,严命频加,责光耀於昏冥,课宫商於寂寞。进退惟谷,忧喜聚门。诚恐下官冒轻进之讥,使君侯招过听之议,贵贱交失,恩爱两亏。所以战惧盈旬,迟回改朔,怀郑璞而增愧,捧燕珉而自耻。某性惟懵昧,识谢沈冥。蒙父兄训导之恩,藉朋友琢磨之义,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忠孝为九德之源,故造次必於是;审名利为五常之贼,故颠沛而思远。虽未之逮也,亦有其志焉。孔子曰:「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今者接君侯者三矣,承招延者再矣,抑亦可以言乎?

夫文章之道,自古称难。圣人以开物成务,君子以立言见志。遗雅背训,孟子不为;劝百讽一,扬雄所耻。苟非可以甄明大义,矫正末流,俗化资以兴衰,国家由其轻重,古人未尝留心也。自微言既绝,期文不振。屈宋导浇源於前,枚马张淫风於後。谈人主者,以宫室苑囿为雄;叙名流者,以沈酗骄奢为达。故魏文用之而中国衰,宋武贵之而江东乱。虽沈、谢争骛,适足兆齐梁之危:徐、庾并驰,不能止周陈之祸。於是识其道者卷舌而不言,明其弊者拂衣而径逝。潜夫昌言之论,作之而有逆於时;周公孔氏之教,存之而不行於代。天下之文,靡不坏矣。国家应千载之期,恢百王之业,天地静默,阴阳顺序。方欲激扬正道,大庇生人,黜非圣之书,除不稽之论。牧童顿颡,思进皇谋;樵夫拭目,愿谈王道。崇大厦者非一木之材,匡弊俗者非一日之卫,众持则力尽,真长则伪销,自然之数也。

君侯受朝廷之寄,掌范之权,至於舞咏浇淳,好尚邪正,宜深以为念者也。伏见铨擢之次,每以诗赋为先,诚恐君侯器人於翰墨之间,求材於简牍之际,果未足以采取英秀,斟酌高贤者也。徒使骏骨长朽,真龙不降,才饰智者奔驰於末流,怀真蕴璞者栖遑於下列。《易》不云乎:「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失之毫,差以千里。」《书》不云乎:「敝,化奢丽,万世同流。馀风未殄,公其念哉!」嗟乎,盖有识天人之幽致,明国家之大体,辨焉而不穷,酌焉而不竭,抱膝无闷,盱衡自得。彼悠悠小技,焉足为君侯道矣?自非奉闲宴,接清谈,未可一二言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