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七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王勃(三)

◇ 上拜南郊颂表

臣伏见总章元年十二月四日诏:既清东寇,将觐南岳,甫资元勋,旋窥大典。伏惟皇帝陛下黼藻神器,衔策睿图,用天老之前机,戮防风之後至。为而不恃,悬宝位於中宸,卑以自居,托灵符於上帝。礼凝苍璧,瑞溢元,紫降祜,黄叶矩。微臣学不照古,才不旷时,窥宇宙之神功,睹郊之盛节。时非苟遇,怀雅颂而知归;道不虚行,想讴歌而有志。岂与夫周传考室,裁称栋宇之规;汉奏甘泉,未息嬉游之讽?比兴衰於前代,较驰骤於同衢而已。谨凭天则,辄贡拜南郊颂十章,文不足奇,意有遗美,臣诚惶诚恐。谨言。

◇ 上九成宫颂表

臣某言:臣闻帝机无联,道洽则时邕;灵化不言,功成则颂显。伏惟陛下体元纂极,模神建隧,栋梁三气,庭阶六合。松轩夜警,杳冥姑射之心;茅殿晨凝,寥廓峒山之驾。臣г风太上,庇影华胥。仰衢室而无阶,候襄城而有地。虽望卑平叔,空勤景福之词;而文谢子,愿竭甘泉之思。谨凭天造,辄贡九成宫颂二十四章,攀紫墀而绝望,叫丹阙而累息。臣诚惶诚恐,死罪死罪。谨言。

◇ 为原州赵长史请为亡父度人表

臣某言:臣闻奉忠履义,帝业所资;昭德报功,王风是切。臣亡父故臣使持节都督丰州诸军事丰州刺史上柱国南康郡王士达,往因隋季,预奉皇初。于时九洛未清,双崤尚梗,江淮海岳,王公数十。亡父身羁伪郑,宠极戎庭。扫千载之风,拥三河之士马。情思奉顺,义不图生,绵越寇场,密归诚款。登太行而耀甲,则建德离心;出函谷而扬麾,则王充破胆。天书屡降,手敕仍存。

洎乎九服安,四方无事,谋臣出镇,猛将临边。西穷赤水之源,东究青邱之境。横戈北塞,尽沙漠之风尘;授钺南荒,被之矢石。义形夷险,迹遍疆场。分阃淹荣,悬车遂礼。虽死於牖下,实怀天子之恩;力尽方隅,无愧忠臣之节。

今者归藏有日,先远戒期。陛下德被游魂,惠流枯骨。高班厚禄,已极於生前;列鼓鸣箫,复光於身後。诚非毁灭,所能投报。但臣霜露之感,瞻彼岸而神销;乌鸟之诚,俯寒泉而思咽。希开净福,庶补穷埏。伏惟陛下恢不次之恩,录无涯之请,使获从朝例,赐许度人,济沈识於昏涂,拯亡灵於毁宅。则陛下乾坤之施,既不隔於幽明;微臣蝼蚁之心,岂忘情於家国?是所图也,非敢望也。轻黩冕旒,若坠水谷。

◇ 上百里昌言疏

勃言:乡人奉五月一日诲,子弟各陈百里之术宣於政者,承命惶灼,伏增悲悚。勃闻古人有言:明君不能畜无用之臣,慈父不能爱无用之子。何则?以其无益於国而累於家也。呜呼!如勃尚何言哉?辱亲可谓深矣!诚宜灰身粉骨,以谢君父,复何面目以谈天下之事哉?所以迟回忍耻而已者,徒以虚死不如立节,苟殒不如成名,悔过傥存於已,为仁不假於物。是以孟明不屑三奔之诮而罢匡秦之心,冯异不耻一败之失而摧辅汉之气,故其志卒行也,其功卒就也。此言虽小,可以喻大。此勃所以怀既往而不咎,指将来而骏奔,割万恨於生涯,进一篑於平地者。

今大人上延国谴,远宰边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东瓯而度南海。嗟乎!此皆勃之罪也。无所逃於天地之间矣。然勃尝闻之《大易》曰:「人之所助者信也,天之所助者顺也。是以君子不以否屈而易方,故屈而终泰。忠臣不以困穷而丧志,故穷而必亨。」今交趾虽远,还珠者尝用之矣。《书》不云乎:「弗虑胡获?弗为胡成?」不胜愤激之至,谨上《百里昌言》一部,列为十八篇,分为上下卷,庶竭私款,少裨公政。追思罪戾,若投水谷。谨奉言疏不备。勃再拜。

◇ 上刘右相书

盖闻圣人以四海为家,英宰与千龄合契。用能不行而至,春霆仗天地之威;以息相吹,时雨郁山川之兆。故有元蛟晚集,凭鹤鼎而先鸣;苍兕晨惊,运龙韬而首出。并能风腾雾跃,指麾成烈士之功;蠖屈虬奔,谈笑坐群卿之右。未如越苍海,弃行间,排紫微,谒天子。於是遭不讳之主,拥非常之位。龙章凤黻照其前,锵金鸣玉叠其後。三灵叶赞,超然奉天下之图;四海承平,高步取寰中之托。君侯之富贵足矣,圣朝之付遇深矣。

故知阳侯息浪,长鲸卧横海之鳞;风伯停机,大鹏铩垂天之翼。及其投形巨壑,触丹浦而雷奔;假势灵飚,指青霄而电击。神气洋洋,谓鳞翮使之然也。殊不知两仪超忽,动止系於无垠;万化纠纷,舒卷存乎非我。是以陈平昔之智士也,俯同降卒;百里奚曩之达人也,亲为饿隶。当其背强敌,转康衢,雄虑耿於风,危途迫於朝夕,岂自期荣称相府,西藩开虎据之图;宠冠斋坛,东向举能飞之策?顾盼可以荡川岳,咄嗟可以降雷雨。遂令用与不用,是非於楚汉之间;知与不知,得失於虞秦之际。故曰:死生有数,审穷达者系於天;材运相符,决行藏者定於已。君侯足下可不谓然乎?

借如勃者,眇小之一书生耳,曾无击钟鼎食之荣,非有南邻北阁之援。山野悖其心迹,烟雾养其神爽。未尝降身摧气,逡巡於列相之门;窃誉干时,匍匐於群公之室。所以慷慨於君侯者,有气存乎心耳。实以四海兄弟,齐远契於萧、韩;千载风,托神知於管、鲍。不然,则荷裳桂楫,拂衣於东海之东;菌阁松楹,高枕於北山之北。焉复区区屑屑,践名利之门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