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六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徐有功

有功名宏敏,避讳以字行。国子博士文远孙。举明经,补蒲州司法参军,袭封东莞县男。武后朝累转司刑少卿,改司仆。长安二年卒,年六十二。赠司刑卿,中宗立,加赠越州都督。

◇ 论天官秋官及理匦愆失表

臣有功言:自陛下即位已来,海内官员一定,而天下选人渐多。掌选之曹,用舍不平,补拟乖次,应留即放,应放翻留,嘱请公行,颜面罔惧。遂使嚣谤满路,怨ゥ盈朝,浸以为常,殊无愧惮。又往属扬豫构祸,时多逆节,鞫讯结断,刑狱至严。革命以来,载祀遽积,馀风未殄,用法犹深。今推鞫者犹行酷法,不依律文,妄称异端,建立证据,构为罪状,舍法用情,格律昭然,无心遵奉。断事则不依款占,不据条间,状表生情,法外构理,率心任意,轻重自由,天下称冤,莫不缘此。

陛下九重严秘,万机事总,何能一一躬览,事事亲详。近臣畏罪而不言,大臣重禄而不奉,遂令刻薄之吏,弊法未悛。士子朝臣,屏气累息,皆不自保,恐坠网罗。又陛下所令朝堂受表,设匦投状,空有其名,竟无其实,并不能正直。各自防闲,延引岁时,拖曳来去,叫阍不达,挝鼓不闻,抱恨衔恩,吁嗟而已!至诚所感,和气必伤,岂不由受委任者不副天心。是陛下务欲使申其冤。是有司务在增重其枉,尘垢圣德,隐蔽宸聪者,是臣等不胜死罪死罪。臣今请考选官铨注不平,致令在外怨ゥ者,臣即察访,纠而弹之,获其曲状,望贬考夺禄,以鬼其心,罪仍依法。其刑狱推断之官,有行酷法,妄加诘断,臣即按验,奏而劾之,获其枉状,请即付法断罪,亦准前条,夺禄贬考,以惭其德。其三司受表,及理匦申冤使,不速与夺,致令拥滞。有理不为申者,亦望准前弹奏,贬考夺禄。凡在百僚,咸蒙委任,君臣之际,义在无猜,寄托之隆,无过考选。今人监视,全无付信,徒为证见。翻使有词不知,每事委之,使臣得摇霜笔。其监考选御史,望请总停。然臣昔处法司,缘蒙独用,臣愚无以上答至造。愿以执法酬恩,无纵诡随,不避强御,猛噬鸷击,是臣之分。如天恩允臣所奏,请降敕施行,庶不越旬时,亦可以除残革弊,荆措不用,天下幸甚。

◇ 驳郭奉一论苏践言等处绞奏

践言、践忠,良嗣之子,缘其父逆,并合绞刑。但为敕称屈法申恩,特降非常之霈。又言念劳志切,惟旧情深,特免斫棺之刑,宽其籍没之典,两节皆具特字,信知恩是非常。父免斫棺之刑,子无缘坐之死。既宽籍没之典,理绝收录其家。按《名例律》云:「因罪人以致罪。若罪人遇恩原减,亦推罪人原减法。」又云:「即缘坐家口虽以配没,罪人得免者亦免。」斫棺为其父逆,因父致其绞刑,父既特遇殊恩,子便不拘常律。践言等并即不合缘坐处,尽录奏言。

◇ 驳论徐馀庆处斩奏

谋反大逆,罪极诛夷,殄其族未足以谢愆,污其宫宁可以塞责?今据馀庆罪状,颇共虺冲交涉,为冲理债,违敕是情,於冲致书,在反为验。既属永昌恩赦,在庆罪即合原。状据永昌元年赦曰:「其与虺贞等同恶徒党,魁首既并伏诛,其支党事未发者,特从赦原。谨详魁首两文,在制非无所属。」《尚书》曰:「歼厥渠魁。」《名例律》曰:「造意为魁首,即其帅首乃元谋魁帅。首谋已露者既并伏法,支派党与未发者特从原宥。」有伏诛既标并字,足明魁首无遗。馀庆赦後被言发觉,即为支党,必其庆是魁首,当时寻已伏诛。若从魁首逃亡,亦应登时追捕。进则不入伏诛之例,退则又异追捕之流,将同魁首结刑,何人更为支党?况非常之恩,千载空遇;莫大之罪,万死蒙生。岂令支党之人,翻同魁首;应坐之伍,更入死条?嫉恶虽臣子之心,好生乃圣人之德。今赦而复罪,即不如无赦;生而又杀,则不如无生。窃惟圣朝,伏当不尔。馀庆请依後断为支党处流。

◇ 驳论邱神鼎处斩议

邱之弟,兄反弟合没官,凭状以推,事迹可验,在於继结,理固难逾。羊羔称投荆河,并作两个皂袄。假令事实,终在赦前。况乃涉虚,何以为据?往时纵犯,今日方告,准赦据敕,不合更推。使人为鼎著皂衣,将为叛逆,曹司以烧文状,处以叛谋,窃寻此涂,颇伤苛酷。且衣之五彩,随人好尚,武夫一著,岂限元黄?烧书虽匪赦前,推勘须穷窟穴。或言《周易》,作道卜书,既元抛诸厕中,又云鼎自裂破。书既著В,便非反书。必是反书,论何事?为是簿帐,为是职谶图,竟不甄明,遂无承疑,即处以斩,乃没其家。请更审详,务令允当者。

◇ 再驳论邱神鼎罪议

赦前纵实合免,恩後谋状未诚。不反何为烧书,法家无文臆度。使人的知是反,鞫案何不具言?当时抚状朦胧,奏後方便勉略。人命至重,一死不可再生;王法须平,居轻无宜入重。恐乖泣辜之惠,方亏祝网之慈,在愚所窥,请更商度者。

◇ 论李思顺罪议

谋危社稷,罪人反条。自述休徵,坐当妖例。反依斩法,妖从绞论。言著成文,犯标定状,状在事难越状,文存理无弃文。若违状以结刑,舍文而断狱,则乘民何俟衔勒,遏流岂用堤防?今判官处以反谋,句司批从妖说。不耻下问。窃欲当仁。李思顺解《大经》,韦秀称共窃语,私解明非众说,窃语不合人知。处实惟出秀辞,是非更无佗让。纵解三五年少,只是自述休徵,既异结谋之踪,元非背叛之事。即从叛逆,籍没基家,便是状外弃文,岂曰文中据状?请依程仁正批妖不众处流三千里者。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