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五十四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杨誉

誉,赠华州刺史志诚父,官右卫副帅慈汾二州刺史,谥曰静。

◇ 纸鸢赋

相彼鸢矣,亦飞戾天。问何能尔?风之力焉。余因稽於造物,知不得於自然。原其始也,谋及小童,徵诸哲匠,蔡伦造纸,公输献状。理纤篾以体成,刷丹青而神王。殷然而髡彼羽翼,邈然而引夫圆吭。膺系纤缕,趾续长绳。俯剧骖之七达,挂高台之九层。形全而和,似斗鸡之养纪氵省。目大不睹,若异鹊之在雕陵。因所好而毛羽,思有遇而骞腾。鄙宋都之退,慕溟海之搏鹏。於是扇以扶摇,纵诸寥廓。绚练倏闪,翕赫忽霍。瞬息而上千寻,咄嗟而游大漠。翔军仰而不逮。况青鸟之与黄雀,彼都人士,瞻贮城隅。初指冲天之鹤,远言拂日之乌,望有尘埃,谓翻形而载旆;听无音响,疑避影以衔芦。始回翔於元气,终出入於高衢。所以羽翮既成,霄自致。期上腾以奋激,何中路之颠坠?力不培风,势将控地。感鱼龙之失水,冀蚊虻之附骥。比画虎之非真,与刍狗之同弃。宁待时而蓄力,信因人以成事,吁嗟鸢兮适时,与我兮相期。知我者使我飞浮,不知我者谓我拘留,啄腐鼠兮非所好,啸茅栋兮增至愁,才与不才且异能鸣之雁,适人之适将同可狎之鸥。我於风兮有待,风於我兮焉求?幸接飞廉之便,因从汗漫之游。当一举而万里,焉比夫榆枋之鸠者哉?

◎ 李延寿

延寿世居相州,贞观中累补太子典膳丞崇贤馆学士,转御史台主簿兼直国史,迁符玺郎卒。

◇ 上南北史表

臣闻史官之立,其来已旧,执简记言,必资良直。是以典谟载述,唐虞之风尤著,诰誓斯陈,殷周之烈弥显。鲁书有作,鹿门贻鉴於臧孙;晋乘无隐,桃园取讥於赵孟。斯盖哲王经国,通贤垂范,惩诫之方,率由兹义。逮秦书既炀,周籍俱没,子长创制,五三毕纪,条流且异,纲目咸张。自斯新以後,皆所取则。虽左史笔削,无之於时,微婉所传,唯称班范。次有陈寿国志,亦曰名家。并已见重前修,无俟扬榷。洎紫气南浮,黄旗东徙,时更五代,年且三百。元熙以前,则总归晋,著述之士,家数虽多,多泛而商略未闻尽善。太宗文皇帝神资睿圣,天纵英灵,爰动冲襟,用纾元览,深嗟芜秽,大存刊勒,既悬诸日星,方传不朽。然北朝自魏以还,南朝从宋以降,运行迭变,时俗污隆,代有载笔,人多好事。考之篇目,史牒不少,互陈闻见,同异甚多。而小说短书,易为湮落,脱或残灭,求勘无所。一则王道得丧,朝市贸迁,日失其真,晦明安取?二则至人高迹,达士宏规,因此无闻,可为伤叹。三则败俗巨蠹,滔天桀恶,书法不记,孰为劝奖?臣轻生多幸,运奉千龄,从贞观以来,屡叨史局,不揆愚固,私为修撰。起登魏国元年,尽隋义宁三年,凡三代二百四十四年,兼自东魏天平元年,尽齐隆化二年,又四十四年行事,编为本纪十二卷,列传八十八卷,谓之《北史》。又起宋永初元年,尽陈真明三年,四代一百七十年,为本纪十卷,列传七十卷,谓之《南史》。凡八代,合为二书一百八十卷,以拟司马迁《史记》。就此八代,而梁陈齐周隋五书,是贞观中敕撰,以十志未奏,本犹未出。然其书及志始末,是臣所修。臣既夙怀慕尚,又备得寻闻,私为抄录一十六年,凡所猎略,千有馀卷,连缀改定,止资一手。故淹时序,迄今方就。唯鸠聚遗逸,以广异闻,编次别代,共为部秩,除其冗长,捃其菁华。若文之所安,则因而不改,不敢苟以下愚,自申管见。虽则疏野,远惭先哲。於披求所得,窃谓详尽。其《南史》刊勘已定,《北史》勘校粗了,既撰自私门,不敢寝嘿,又未经闻奏,亦不敢流传。轻用陈闻,伏深战越。谨言。

◇ 关朗传

府君曰:「先生说卦,皆持二端。」朗曰:「何谓也?」府君曰:「先生每及兴亡之际,必曰用之以道,辅之以贤,未可量也。是非二端乎?」朗曰:「夫象生有定数,吉凶有前期。变而能通,故治乱有可易之理。是以君子之於易,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问之而後行,考之而後举。欲令天下顺时而进,知难而退,此算所以见重於先王也。故曰危者使平,易者使倾。善人少,恶人多。暗主众,明君寡。尧舜继禅,历代不逢。伊周复辟,近古亦绝。非运之可变也,化之不可行也。道悠世促,求才实难。或有臣而无君,或有君而无臣,故全之者鲜矣。」仲尼曰:『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此有臣而无君也。章帝曰:『尧作大章,一夔足矣。』此有君而无臣也。是以文武之业,遂沦於仲尼。礼乐之美,不行於章帝。治乱之渐,必有厥由。而兴废之成,终叹所遇。《易》曰:『功业见乎变。』此之谓也。何谓无二端?」府君曰:「周公定鼎於郏辱阝,卜世三十,卜年八百,岂亦二端乎?」朗曰:「圣人辅相天地,准绳阴阳,恢皇纲,立人极,修策整驭,长罗远羁,昭治乱於未然,算成败於无兆,固有不易之数,不定之期。假使庸主守之,贼臣犯之,终不促已成之期於未衰之运乎?故曰周德虽衰,天命未改。圣人知明王贤相,不可必遇,圣谋睿策。有时而弊,故考之典礼,稽之龟策,即人事以申天命,悬历数以示将来,或已盛而更衰,或过算而不足。是故圣人之法可贵也。向使明王继及,良佐踵武,则当亿万斯年,与天无极,岂止三十世八百年而已哉?过算馀年者,非先王之功。即桓文之力也。天意人事,岂徒然哉?」府君曰:「龟不出圣谋乎?」朗曰:「圣谋定将来之基,龟告未来之事,递相表里,安有异同?」府君曰:「大哉人谋!」朗曰:「人谋所以安天下也。夫天下大器也,置之安地则安,置之危地则危。是以平路安车,狂夫审乎难覆;乘奔驭朽,童子知其必危。岂有周礼既行,历数不延,秦法既立,宗祧能逾乎?噫,天命人事,其同归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