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五十二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许敬宗(二)

◇ 代御史王师旦弹莒国公唐俭文

臣闻古人莅职。不膳池鱼,前良罢官,尚留家犊,拔园葵而自洁,垂往哲之通规,饮吴水而齐清,标曩代之遗则。若乃营求不已,贪猥无厌,徇私利而黩官方,挟朝权而侮天宪,有一於此,必明科。风闻唐俭往任尚书之日,付托前盐州刺史张臣合遣录事参军张正表、元大节等,专令检校牧放私羊,所判文书,自云检示约束剪毛之货易,州僚判署,潜立公文,市司勘佑,一同官案。并有放羊人康莫贺咄所署文牒,共称牧长。依问巡察使杨,状与所声秩同。谨按前兵部尚书光禄大夫莒国公唐俭,门资斗食,器劣瓶筲,在势为优,唯闻酒德,席宾常满。无匪博徒,以逐兔之微庸,属凤翔之兴运,功未参於执帛,赏已茂於桓圭,效无补於经纶,位乃隆於常伯。由是越自泥滓,超骧汉。甲第高门,与绛灌而并列;朱轮翠盖,共吴邓以齐驱。宠出勋前,化家开国,任超才表,挥翼在梁。沥胆隳肝,未答谬官之刺;驿魂飞魄,岂谢匪服之荣?反复乘此恩波,肆其壑之性;凭慈惠渥,纵其奸慝之心。敢以私产,托於州将。刍豢交易,并立案於曹司;牧圉家童,咸假署於名级,情包僭拟,家有擅除,以此论愆,深惊视听,稽诸往册。国有常科。其盐州刺史张臣合,昔在部符,宠膺繁露,趋其势位,擅役官僚,资给贪夫,成其败类,顺行私令,汨乱天纲,请皆付法,以清攸ル,无任嫉恶之至。谨奉白简以闻。

◇ 请立皇太子疏

臣闻元储以贵,立嫡之义尤彰;罔敢同名,正本之文逾显。所以内崇宗庙,外重郊社,取鉴前王,行之自久。陛下宪章千古,含育万邦,爰立圣慈,母仪天下。继而皇后生子,合处少阳,出自涂山,是谓吾君之允,夙娴胎教,宜展问竖之心。乃复为孽夺宗,降居藩邸。纵然养德,犹韬甲馆之符;未慕承华,尚阻商山之道。是使前星匿彩,瑶岳韬峰。臣以愚诚,窃所未喻。且今之守器,素非皇嫡,永徽爰始,国本未生,权引彗星,越升明两。近者元妃载诞,正允降神,重光有融,爝晖宜息。安可以滥兹皇统,叨据温文?国有诤臣,孰逃其责?谨按《春秋左氏传》云,隐公元年春,不书即位,摄也。昔宋武公生仲子,有文在其手,曰为鲁夫人。故仲子归於我,生桓公。是以隐公立而奉之,自营菟裘,逊而归老。孔子其让嫡,旌於比事之书。又《东观汉史》云,光武皇帝子︹居长,建武之初,为皇太子,及皇后阴氏有子曰庄,繇是︹不自宁,固求逊位,帝乃从之,封︹为东海王,竟以庄为太子,是为孝明皇帝。窃惟息姑克让,可以思齐,刘︹守藩。宜遵往轨,追踪太伯,不亦休乎?踵武延陵,固当安矣。宁可反植枝干,久易位於天庭;倒袭裳衣,使违方於震位?蠢尔黎庶,云谁系心,垂裕後昆,将何播美?又且父子之际,人所难言。事或批鳞,必婴严宪。臣窃为身计,苟且随流,尸禄偷荣,故知无咎。伏自思忖,荷《耳丐》先朝,引於陋巷之中,申以後车之礼。台画象,十有八人,三纪於兹,唯臣仅在,趋事陛下,绵历二坊。叨处调护之流。滥齿正人之伍,荫璇华於苑,雕朽木以为容,推銮毂於天衢,偶鸡树而徒老。常思勉力,少报洪恩,既属天步康宁,效沈族而无所;太阶平晏,须焚宗而靡由。今兹家嗣执,下枝当璧,孟侯沦屈,大典未申。臣既分职文昌,典司嘉礼,位陪宗伯,弗敢旷官,效命之秋,宜在兹日。所以思不出位,轻叫帝阍,冒严威,干斧钺,忘忌讳,竭精诚。天或弗违,从其至理,朝闻夕殒,忭若登仙。如塞谠言,谴其刍瞽,煎膏染鼎,亦所甘心。仍望奉见,指陈彝典。

◇ 笾豆数议

按令,光禄式祭天地日月岳镇海渎先蚕等,笾豆各四;祭宗庙,笾豆各十二;祭社稷先农等,笾豆各九;祭风师雨师等,笾豆各二。寻此式文,事深乖谬。社稷多於天地,似不贵多。风雨少於日月,又不贵少,且先农先蚕,俱为中祭,或六或四,理不可通,先农之神,尊於释奠,笾豆之数,先农乃少,理实差舛,难以因循。谨按《礼记·郊特牲》云:「笾豆之荐,水土之品,不敢用亵味而贵多品,所以交於神明之义也。」此即祭祀笾豆,以多为贵。宗庙之数,不可逾郊。今请大祀同为十二,中祀同为十,小祀同为八。释奠准中祀,自馀从座,并请依旧式。

◇ 郊祀燔柴先焚後祭议

简新礼,祭毕,收玉帛牲醴,置於柴上,然後燔柴燎坛之左。臣敬宗谨按,祭祀之礼,必先降神。周人尚臭,祭天则燔柴,祭地则瘗血,祭宗庙则芮萧灌鬯,皆贵气臭,用以降神。礼经明白,义释甚详。委柴在祭神之初,理无所惑,是以《三礼义宗》等并云,祭天以燔柴为始,然後行正祭;祭地以瘗血为先,然後行正祭。又《礼论》说,太常贺循上言,积柴旧在坛南燎,祭天之牲用犊左胖,汉仪用头,今郊用胁之九个,太宰令奉牲胁,太祝令奉圭璧,俱奠燎薪之上。此即晋氏故事,亦无祭末之文。既汉仪用牲头,头非神俎之物,且祭末俎皆升,右胖之胁,唯有三礼。贺循既用祭天之牲左胖,复云今仪用胁九个,足明燔柴所用,与升俎不同。是知自在祭初,别燔牲体,非於祭末,烧神馀馔。此则晋氏以前仍遵古礼,唯周魏以降,妄为损益,纳告庙之币,事毕瘗埋,因改燔柴,将为祭末。事无典实,礼阙降神。又燔柴正傺,牲玉皆别。苍璧苍犊之流,柴之所用;四圭も犊之属,祀之所须。故郊天之有四圭,犹祀庙之有圭瓒,是以周官典瑞,文势相因,并事毕收藏,不在燔例。而今新礼引用苍璧,不顾圭瓒,遂亦俱燔,义既有乖,理难因袭,又燔柴作乐,俱以降神,则处置之宜,须相依准。柴燎在左,作乐在南,求之礼情,实为不类。且《礼论》说积柴之处,在神坛之南,新礼以为坛左,文无典故。请改燔柴为祭始,位乐悬之南,外之内。其阴祀瘗埋,亦请准此。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