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四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安期

安期,宗王卿百药子,贞观初累除主客员外郎,龙朔中为司列少常伯参知国事,出为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咸亨初卒,谥曰烈。

◇ 对高宗用才当忘亲雠论

十室之邑,且有忠信,天下至广,不为无贤。比见公卿有所荐进,皆劾为朋党,滞抑者未申,而主荐者已訾。所以人人争噤默以避嚣谤。若陛下忘其亲雠,旷然受之,惟才是用。塞谗毁路,其谁敢不竭忠以闻上乎?

◎ 孔颖达

颖达字仲远,冀州衡水人。太宗平洛,授文学馆学士。贞观中累除太子右庶子,加散骑常侍,封曲阜县子,拜国子祭酒,图形凌烟阁。二十二年卒,赠太常卿,谥曰宪。

◇ 明堂议

巨伏寻前敕,依礼部尚书豆卢宽、国子助教刘伯庄等议,以为从昆仑道,上层以祭天,下层以布政。又寻後敕云,为左右阁道,登楼设祭。臣谨按六艺群书百家诸史,皆名基上曰堂,楼上曰观,未闻台观重楼之上而有堂名。《孝经》云:「宗祀文王於明堂。」不云明楼明观,其义一也。又明堂法天,圣王示俭,或有翦蒿为柱,葺茅作盖,虽复古今异制,不可恒然,犹依大典,惟在朴素。是以席惟藁秸,器尚陶匏,用茧栗以贵诚,服大裘以训俭。今若飞栖架迥,绮阁凌,考古之文,实堪疑虑。按《郊祀志》,汉武明堂之制,四面无壁,上覆以茅,祭五帝於上座,祀后土於下防。臣以上座正谓基上,下防惟是基下。既云四面无壁,未审伯庄以何知上层祭神,下有五室?且汉武所为,多用方士之说,违经背正,不可师祖。又豆卢宽等议云,上层祭天,下层布政,欲使人神位别,事不相干。臣以古者敬重大事,与接神相似,所以朝觐祭祀,并皆在庙,岂有楼上祭祖,楼下视朝?阁道楼,路便窄隘,乘辇则接神不敬,步陟则劳曳圣躬,侍卫在傍,百司供奉,求之典诰,全无此理。臣非敢固执愚见,以求已长,伏以国之大典,不可不慎。乞以臣愚表下群臣详议焉。

◇ 易正义序

夫易者象也,爻者效也。圣人有以仰观俯察,象天地而育群品;行雨施,效四时以生万物。若用之以顺,则雨仪序而百物和;若行之以逆,则六位倾而五行乱。故王者动必则天地之道,不使一物失其性;行必协阴阳之宜,不使一物受其害。故能弥纶宇宙,酬酢神明,宗社所以无穷,风声所以不朽。非夫道极元妙,孰能与于此乎,斯乃乾坤之大造,生灵之所益也。若夫龙出於河,则八卦宣其象;麟伤於泽,则十翼彰其用。业资九圣,时历三古。及秦亡金镜,未坠斯文;汉理珠囊,重兴儒雅。其传《易》者,西都则有丁孟京田,东都则有荀刘马郑。大体更相祖述,非有绝伦。惟魏世王辅嗣之注,独冠古今。所以江左诸儒,并传其学,河北学者,罕能及之。其江南义疏十有馀家,皆辞尚虚元,义多浮诞。原夫易理难穷,虽复元之又元,至於垂范作则,便是有而教有。若论住内住外之空,就能就所之说,斯乃义涉於释氏,非为教於孔门。既背其本,又违於注。至若复卦云:「七日来复。」并解云:「七日当为七月,谓阳气从五月建午而消,至十一月建子始复,所历七辰,故云七月。」今按辅嗣注云:「阳气始剥尽至来复时凡七日。」则是阳气剥尽之後,凡经七日始复。但阳气虽建午始消,至建戌之时,阳气犹在,何得称七月来复?故郑康成引《易纬》之说,建戌之月,以阳气既尽,建亥之月,纯阴用事,至建子之月,阳气始生,隔此纯阴一卦,卦主六日七分,举其成数言之,而云七日来复。仲尼之纬分明,辅嗣之注若此,康成之说,遗迹可寻。辅嗣注之於前,诸儒背之於後,考其义理,其可通乎?又《蛊卦》云:「先甲三日,後甲三日。」辅嗣注云:「甲者创制之令,又若汉世之时甲令乙令也。」辅嗣又云:「令洽乃诛,故後之三日。」又《巽卦》云:「先庚三日,後庚三日」辅嗣注云:「申命令谓之庚。」辅嗣又云:「甲庚皆申命之谓也。」诸儒同於郑氏之说,以为甲者宣令之日,先之三日而用辛也,欲取改新之义,後之三日而用丁也,取其丁宁之义。王氏注意,本不如此,而又不顾其注,妄作异端。今既奉敕删定,考察其事,必以仲尼为宗;义理可诠,行以辅嗣为本。去其华而取其实,欲使信而有徵,其文简,其理约,寡而制众,变而能通。仍恐鄙才短见,意未周尽,谨与朝散大夫行太学博士臣马嘉运、守太学助教臣赵乾叶等对共参议,详其可否。至十六年,又奉敕与前修疏人及给事郎守四门博士上骑都尉臣苏德融等对敕使赵宏智覆更详审,为之正义,凡十有四卷。庶望上裨圣道,下益将来。故叙其大略,附之卷首尔。

◇ 尚书正义序

夫书者,人君辞诰之典,右史记言之策。古之王者,事总万机,发号出令,义非一揆。或设教以驭下,或展礼以事上,或宣威以肃震曜,或敷和而散风雨。得之则百度惟贞,失之则千里斯谬。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丝纶之动,不可不慎。所以辞不苟出,君举必书,欲其昭法诫、慎言行也。其泉源所渐,基於出震之君;黼藻斯彰,郁乎如之后。勋华揖让而典谟起,汤武革命而誓诰兴。先君宣父,生於周末,有至德而无至位,修圣道以显圣人,芟烦乱而翦浮词,举宏纲而撮机要,上断唐虞,下终秦鲁,时经五代,书总百篇。采悲翠之羽毛,拔犀象之牙角。罄荆山之石,所得者连城;穷汉水之滨,所求者照乘。巍巍荡荡,无得而称;郁郁纷纷,於斯为盛。斯乃前言往行,足以垂法将来者也。既乎七雄已战,五精未聚,儒雅与深同埋,经典共积薪俱燎。汉氏大济区宇,广求遗逸,采古文於金石,得今书於齐鲁。其文则欧阳夏侯二家之所说,蔡邕碑石刻之古文,则两汉亦所不行。安国注之,实遭巫蛊,遂寝而不用。历及魏晋,方始稍兴。故马郑诸儒,莫睹其学,所注经传,时或异同。晋世皇甫谧独得其书,载於帝纪,其後传授,乃可详焉。但古文经虽然早出,晚始得行。其辞富而备,其义宏而雅,故复而不厌,久而愈亮。江左学者,咸悉祖焉。近至隋初,始流河朔。其为正义者,蔡大宝巢猗费顾彪刘焯刘炫等,其诸公旨趣,多或因循帖释,注文义皆浅略,惟刘焯刘炫最为详雅。然焯乃织综经文,穿凿孔穴,诡其亲见,异彼前儒,非险而更为险,无义而更生义。窃以古人言语,惟在达情,虽复时或取象,不必辞皆有意。若其言必托数,经悉对文,斯乃鼓怒浪於平流,震惊飚於静树,使教者烦而多惑,学者劳而少功。过犹不及,良为此也。炫嫌焯之烦杂,就而删焉。虽复微稍省要,又好改张前义。义更太略,辞又过华,虽为文笔之善,乃非开奖之路。义既无义,文又非文,欲使後生,若为领袖,此乃炫之所失,未为得也。今奉明敕,考定是非,谨罄庸愚,竭所闻见,鉴古今之传记,质近代之异同,存其是而去其非,削其烦而增其简。此非敢臆说,必据旧闻。谨与朝散大夫行太学博士臣王德韶、前四门助教臣李子等谨共铨叙。至十六年,又奉敕与前修疏人及通直郎行四门博士骁骑尉臣朱长才、给事郎守四门博士上骑都尉臣苏德融、登仕郎守太学助教骑尉臣随德素、儒林郎守四门助教骑尉臣王士雄等对敕使赵宏智覆更详审,为之正义,凡二十卷。庶对扬於圣范,冀有益於童稚。略陈其事,叙之云尔。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