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三十八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虞世南

世南字伯施,越州馀姚人。历官陈隋,复事窦建德。入唐为秦府参军,累转秘书监,封永兴县子。年八十一卒,赠礼部尚书,谥曰文懿,图像凌烟阁。

◇ 白鹿赋

惟皇王之盛烈,表帝德之休符。有金方之瑞兽,乃曜质於名都。既驯洽於郊甸,亦腾倚於山隅。素毳呈彩,霜毫应图。宴嘉宾於雅什,偶仙客於天衢。故能著美祥瑞,流名典谟。

◇ 秋赋

观四时之代序,对三秋之爽节。既净而天高,潦将收而水洁。凝珠露之凄冷,镜青山之凄澈。燕违幕而巢空,雁惊群而行绝。於斯时也,登绮阁,临冰观。开雾谷之疏幌,褰轻绡之碧幔。映金波之皎洁,明玉绳之灿烂。看夜鹊之绕枝,望牵牛之隔汉,莲尚香於江浦,草犹青於河畔。

◇ 狮子赋

惟皇王之御历,乃承天而则大。洽至道於区中,被仁风於海外。通凤穴以文轨,袭龙庭以冠带。舍夷言於蒿街,陈万物於王会。渺渺地角,悠悠嶂表。有绝域之神兽,因重译而来扰。其所居也,岩磴深阻,盘纡绝峻。翠岭万重,琼崖千仞。马顿辔而莫外,车摧轮而不进。聚方服之君长,召积风而奉进。尔乃发乌弋,过白狼。逾绝,跨飞梁。越流沙而遥集,超积石而高骧。其为状也,则筋骨纠缠,殊姿异制。阔臆修尾,劲毫柔毳。钩爪锯牙,藏锋蓄锐。弭耳宛足,伺闲借势。暨乎奋鬣舐唇,倏来忽往。目电曜,发声雷响。拉虎吞貔,裂犀分象。碎遒兕於龈腭,屈巴蛇於指掌。践藉则林麓摧残,哮吼则江河振荡。是以名将假其容,高人图其质。罄其威以凌厉,美其风而赞述。鉴倚伏以荣身,乃有识之高轨。彼白猿之骋妙,终取毙於弧矢。虽元豹之幽栖,亦捐躯於岩趾。并同亡而异术,岂行藏之足纪。何兹兽之明智,独出处以殊伦。虽奋武以驯挚,乃知机而屈伸。去金方之僻远,仰元风之至淳。服猜心与猛气,遂感德以依仁。同百兽之率舞,共六扰而来驯。斯则物无定性,从化如神。譬鳞羽变质於淮海,金锡成器於陶钧。当是时也,兆庶欣瞻,百僚嘉叹。悦声教之遐宣,属光华之在旦。臣载笔以叨幸,得寓目於奇玩。顺文德以呈祥,乃编之於东观。

◇ 琵琶赋

若夫巢木为金门之始,转蓬乃玉辂之先。斯盖前古之朴略,而後代之精研。是以鼍鼓质而罕听,苇轻而莫传。笛不为於商律,瑟见毁於繁弦。此皆白圭,玷以成疾。嗟近者之莫言,叹知音之不述。惟皇御极,书轨大同。铄矣文教,康哉武功。既象舞之载设,亦夷歌之远通。乃定八音,论六乐。成均弦诵之艺,制氏铿锵之学。辨新声於变徵,研奇操於清角。镛管咸奏,丝桐毕陈。有琵琶之妙曲,乃越众而超伦。器便时而适用,节每段而逾新。谧四座以倾耳,叹和声之入神。爰诏百辟,备序厥因。於是大司乐进而称曰:臣以末学,闻诸前志。寻斯乐之所始,乃弦鼗之遗事。强秦创其滥觞,盛汉尽其深致。爰有达人,演兹奇器。参古今而定质,拟神明而摅思。慰远嫁之羁情,宽绝域之归志。既而班尔运能,钩绳相设。求嘉木於五岭,取殊材於九折。析文梓而纵分,剖香檀而横列。木瓜贞柘,盘根错节。或锦散而花开,或线萦而绮结。徒观其为状也,则象形斗极,殊姿巧制。随良朴之修短,任规模之巨细。既异材而合体,亦元刂方而就锐。惟适道以从宜,故无取乎凝滞。若乃琢玉范金之巧,雕文镂采之奇。上覆手以悬映,下承弦而仰施。帖则西域神兽,南山瑞枝。屈盘犀岭,回旋凤池。开宝拨以更运,带文绶而旁垂。声备角商,韵包宫羽。横却月於天汉,写回风於洛浦。始闻弦之既调,乃长弄而徐抚。应缓步之疏节,随轻身之妙舞。悲紫塞之昭君,泣乌孙之公主。季伦欢金谷之宴,仲容畅竹林之聚。至如七德昭备,六军凯旋。谐戎麾而威远,合金奏而功宣。咏燕山之已勒,美瀚海之方镌。亦有飞梁邸,游楚馆。闻促柱之再调,听鸣弦之疏弹。叶高文而自远,飞羽觞之无算。又如长河草绿,高楼月下,入小苑而看花,游上兰而藉野,泛澄波而转,息长松而系马。临清流而挥弦,与殊方而俱写。其奇趣则抑扬嘈Γ,联绵断续。纡馀双鹤之金。清壮三秦之曲。望南山之遥翠,见西江之始绿。少年有长命之词,倡女有可怜之调。愿百龄兮眉寿,重千金之巧笑。逮乎嘉客既醉,高宴将阑。浮觞剧饮,披襟极欢。乃摧弦而急调,交酬献之无端。若以河而注海,亦丕来而始弹。盖感物动神,和心悦耳。岂振木之为辈?奚绕梁之足拟?夫道以简易为尊,物以精微为贵。嗟四弦之已约,乃包含於元气。叶笙镛之律吕,参锺石之经纬。於是凤箫辍吹,龙笛韬吟。元掩影,白雪藏音。故以畅皇风之威武,悦大雅之神心者也。

◇ 上山陵封事

臣闻古之圣帝明王所以薄葬者,非不欲崇高光显珍宝,具物以厚其亲,然审而言之,高坟厚陇,珍物毕备,此适所以为亲之累,非曰孝也。是以深思远虑,安於菲薄,以为长久万代之计,割其常情,以定之耳。昔汉成帝造延昌二陵,制度甚厚,功费甚多,谏议大夫刘向上书,其言深切,皆合事理,其略曰:「孝文居霸陵,凄怆悲怀,顾谓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为椁,用絮陈漆其闲,岂可动哉?』张释之进曰:『使其中有可欲,虽锢南山犹有隙;使其中无可欲,虽无石椁,又何戚焉?夫死者无终极,而国家有废兴。』释之所言,为无穷计也。」孝文寤焉,遂以薄葬。又汉氏之法,人君在位,三分天下贡赋,以一分入山陵。武帝历年长久,比葬,陵中不复容物。霍光暗於大体,奢侈过度,其後至更始之败,赤眉贼入长安,破茂陵取物,犹不能尽。无故聚敛百姓,为盗之用,甚无谓也。魏文帝於首阳东为寿陵,作终制,其略曰:「昔尧葬寿陵,因山为体,无封无树,无立寝殿园邑,为棺椁足以藏骨,为衣衾足以朽肉。吾营此不食之地,欲使易代之後,不知其处。无藏金银铜铁,一以瓦器。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无有不发之墓。丧乱以来,汉氏诸陵,无不发掘。至乃烧取玉匣金镂,骸骨并尽,岂不重痛哉?若违诏妄有变改,吾为戮尸於地下,死而重死,不忠不孝,使魂而有知,将不福汝。以为永制,藏之宗庙。」魏文此制,可谓达於事矣。向使陛下德止如秦汉之君臣,则缄口而已,不敢有言。伏见圣德高远,尧舜犹所不逮,而俯与秦汉之君,同为奢泰,舍尧舜殷周之节俭,此臣所以尤戚也。今为邱陇如此,其内虽不藏珍宝,亦无益也。万代之後,人但见高坟大冢,岂谓无金玉也?臣之愚计,以为汉之霸陵,既因山势,虽不起坟,自然高显。今之所卜,地势即平,不可不起。宜依《白武通》所陈周制,为三仞之坟,其方中制度,事事减少。事竟之日,刻石於陵侧,明邱封大小高下之式。明器所须,皆以瓦木,合於礼文,一不得用金银铜铁。使後代子孙,并皆遵奉,一通藏之宗庙,岂不美乎?且臣下除服用三十六日,已依霸陵,今为坟陇,又以长陵为法,恐非所宜。伏愿深览古今,为长久之虑。臣之赤心,唯愿万岁之後,神道常安,陛下之孝名,扬於无穷耳。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